回顧消失的 Intel Centrino:當省電處理器不再是筆電的專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2 月 22 日 0:00 | 分類 筆記型電腦 , 處理器 , 記憶體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究竟是多麼有價值的產品與技術,值得耗費「超過 3 億美元」進行鋪天蓋地的全球性行銷活動?讓類似「烏魚子」的標誌遍布報章雜誌?且還剛好在 2003 年 SARS 風暴的高峰?

2003 年 3 月 12 日英特爾(Intel)發表「Centrino」(迅馳)行動運算技術,英特爾視之為 1993 年的 Pentium 之後,十年來最重要的產品品牌。曾以「唯偏執者得以生存」聞名的英特爾董事長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還稱其為「英特爾的次子」。

Centrino 堪稱英特爾推動產品平台化(Platformization)的重要象徵,將針對筆電打造的省電 CPU、晶片組與剛蓬勃發展的 Wi-Fi,打包起來一起賣,採用的筆電上會多一張烏魚子貼紙,讓消費者享受「身為行動工作者」的尊榮感,然後英特爾就可以發大財。理論上配合英特爾的筆電廠商,應該也會得到來自英特爾的晶片採購回扣(Rebate)和行銷發展基金(Marketing Development Fund,MDF),但究竟收了多少,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了。

(Source:維基百科

除此之外,為何英特爾要大費周章推動 Centrino?Centrino 問世之前,英特爾(含 AMD 等競爭對手)並無針對筆電量身訂做的 CPU,頂多就是弄個現有桌機 CPU 的低電壓版本,且價格高昂,這導致 20 世紀末期隨著無線網路普及和 LCD 面板技術低價化、需求量急速擴大的筆電市場,紛紛出現直接採用桌機 CPU 以便降低成本的風潮,並從二線廠商擴大到東芝(Toshiba)等一線大廠。

雪上加霜的是,英特爾原本計劃滿足筆電市場需求的「Timna」──英特爾史上首顆整合繪圖核心與記憶體控制器的 CPU──因主記憶體還是貴鬆鬆的 Direct Rambus DRAM(RDRAM)而毫無吸引力,最後在 2000 年底難逃腰斬的下場。

產品遇阻,新系列上場救援

英特爾唯一出路只有「開發新產品新技術以創造新價值」,早在 130 奈米製程 Pentium III 上市前,也差不多是確定 Timna 前途無望之際,英特爾位於以色列海法的研發團隊,就啟動第一代 Pentium M「Banias」開發案,估計研發時程不短於 4 年,幾乎是從頭打造全新 x86 核心微架構的必要時間。

即使明眼人一看也知道 Pentium M 骨子裡還是源自 Pentium Pro 的 P6 微架構(還不少人第一時間以為 Banias 是「NetBurst 精簡版」,拜託,差很大耶),只是為了降低功耗,多了很多花樣,像減少 CPU 實際執行的微指令數量、讓 CPU 盡量不做白工的先進動態分支預測、動態關閉用不到的功能單元、快取記憶體區域和系統匯流排、更精細的切換時脈和電壓、提供更多作業系統透過 ACPI 上下其手的電源管理機制等,讓筆電續航力更持久,也更安靜不燙,雖然筆者的大腿實在受不了 X31 熱情洋溢的底部,這對參加 IDF(Intel Developer Forum)時坐在台下看著主題演講「我們多麼省電」的內容,實在是莫大諷刺。

如果站在更遠距離,觀察英特爾的 CPU 產品策略,就不難發現那時候是「三軌共構,分而治之」布局:高階伺服器 Itanium(Intel 和 HP 合作的 64 位元高級房車)、中低階伺服器/工作站/桌機的 Xeon / Pentium 4(目標 10GHz 以上時脈的 NetBurst 微架構)、筆電 Pentium M(Centrino 的心臟),企圖為了不同市場推出「解決方案」。

但英特爾在 Itanium 出師不利,不得不緊急在 Pentium 4 加入 IA-32e(EM64T)應付 AMD x86-64 的威脅,一連串急就章的補救措施,導致 90 奈米製程產品的功耗失控,毀了 NetBurst 體系的產品競爭力,讓 AMD 靠著 K8 大肆進軍高獲利的伺服器市場,不但註定 Itanium 邊緣化的命運,英特爾重回專注 x86 的老路,也讓短命的 NetBurst 被 P6 體系取而代之,「能耗比 」(Performance Per Watt)變成 CPU 技術的顯學。

省電效能比成顯學

當英特爾傾盡全力發展單一 x86 微架構,尤其在 2003 年「砍掉重練,重新開案」、後來從 AMD 手上奪回技術優勢的 Nahelam 時,他們碰到一個麻煩:要怎樣同時在伺服器、桌機、筆電之間取得平衡。很明顯的,乍看之下三者訴求都截然不同,毫無交集。

而這個問題卻也不難得到完美的解答:省電第一,追求最高的能耗比,因為盡其所能的節省企業機房和資料中心電費,也是從當時一路至今的迫切需要,這奠定了未來無論英特爾還是 AMD、x86 還是 RISC 家族,都要先以「保護北極熊」為第一要務的理論基礎。

不過當走到「其實伺服器桌機筆電都是一模一樣的核心」這一步,特別為了標榜筆電最佳化,而維持一個特立獨行的品牌,也逐漸失去意義了。2009 年,也就是 Nehalem 微架構的第六世代 Centrino「Calpella」平台時,英特爾宣稱為了簡化品牌,避免消費者混淆,以今日我們熟悉的 Core i7 / i5 / i3 取而代之,讓 Centrino 慢慢走入歷史,「轉進」英特爾無線網卡的命名,卻過沒多久,也默默無影無蹤。

當然,關於 Centrino 這個品牌的存在價值,亦不乏「這是為了保護英特爾剛起步的無線網路產品有足夠成長空間」之類論述,筆者人生第一台筆電 IBM ThinkPad X31 剛好有幸躬逢其盛,某天自行購買 IBM 原廠採用 Atheros 晶片的 Wi-Fi 模組,一換上去,突然住家周圍就多了一大堆從未見過的 AP,至於背後的意義如何,就請各位自行腦內補完。唯一可確定的是,那張烏魚子貼紙依舊黏在這台 X31 的機殼上,一直沒有撕掉。

(首圖來源:Flickr/Masaru Kamikura CC BY 2.0)

關鍵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