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窺鴻海量子運算布局策略,培育人才為首要任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20 日 15:01 | 分類 人力資源 , 量子電腦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現在看量子計算就像數十年前的半導體產業,擁有快速起飛的契機,量子運算時代即將來臨。」鴻海董事長劉揚偉的一句話,點出了量子運算未來無窮的發展潛力,以及鴻海對於量子運算的重視。

為了發展量子運算,鴻海不僅成立了量子運算研究所,同時也與台大 IBM 量子電腦中心攜手合作;而在首屆舉辦的鴻海科技日上,台灣大學 IBM 量子電腦中心主任,同時也是鴻海研究院量子計算研究所諮詢委員張慶瑞,首度揭露了鴻海在量子運算領域的布局計畫,讓外界一窺鴻海在量子運算領域的發展藍圖。

究竟,量子運算為何這麼熱門?常聽見的量子電腦,又跟現在的電腦運算有何不同?其實,所謂的量子電腦,就是利用量子特性的電腦,像是糾纏性、疊加性與量子量測;最重要的是,量子電腦的法則不再採用 01 計算,而是用了一種高維度數學空間的概念來解決所有問題,Hilbert Space 才是量子電腦能徹底擊敗古典電腦的主因。

「一旦量子電腦發展成功,會是全面性的影響,在純量子的應用有許多是現在可能從未想像過的應用,人類的未來生活只會更美好。」張慶瑞在接受採訪時這麼強調。

布局量子運算,鴻海從人才培育做起

然而,所有的研發都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在量子運算領域,台灣目前的人才可說全面不足,因此在政策、教育、技術上都面臨挑戰。張慶瑞認為,要發展量子運算,須先從提升自我認知做起,也就是教育優先,然後找台灣可以操作與從事的面相開始切入。而這,也是鴻海量子研究所優先發展的短期計畫,並共有四大方向,分別是找尋量子研發團隊、實施量子 K-22 教育、量子人工智慧演算法開發與應用,以及矽科技衍生之量子電腦技術研發。

「人才是所有的根本,沒有人才什麼事都不可能做成」,張慶瑞說,不僅 AI 人才,連量子電腦人才在全世界也是十分稀少,所以,台灣的自我培訓可說刻不容緩。目前社會欠缺對量子電腦的足夠認知,提升社會對量子的電腦的認知。只有適當認知後才會了解重要與投入。

也因此,鴻海在量子運算的短期目標共有四大方向,分別是量子電腦的關鍵領域基礎研發,量子研發團隊及量子 K-22 教育,量子人工智慧演算法開發與應用,矽科技衍生之量子電腦技術研發。而量子研究所第一步是建立良好的研發團隊,有了優秀團隊,就會做出良好的研究成果。

量子人才需多元訓練,量子學院勢將成立

那麼,量子人才究竟該如何培育?張慶瑞指出,量子軟體與硬體研發人才需要的訓練非常多元,也就是需要工學院、電機學院的訓練再加上量子訓練;未來必定出現量子學院,這也是量子科技人才的訓練場地。

張慶瑞補充,量子軟體人才可能會需要物理、數學與資訊的綜合訓練,需要掌握量子概念與線性代數,同時也要會建模與撰寫程式。AI 基本的訓練(Training)概念與量子計算概念有頗多差距,但是 AI 人才再培訓會是加速量子計算人才訓練的捷徑之一。

張慶瑞透露,觀念改變是人才培訓的重大挑戰,所以,鴻海量子研究所除了盡快建設優秀研發團隊外,也希望由年輕一代開始培養。目前量子研究所、鴻海教育基金,以及三創基金會和與科技部、台北市皆以合作推廣量子科普,相關高中教材、高中種子教師培訓都已經展開,像是與台北市教育局合作的量子高中種子教師訓練也已經啟動,未來希望在 K-22 的教育中有更多貢獻。

加速量子運算普及,攜手國際大廠是最終目標

而在揭露短期發展目標後,鴻海在量子運算中、長期規劃又是為何?對此,張慶瑞透露,目前初步的進展方向,除了上述所說的人才培育外,也同步在進行 Universal Quantum Computer 與 Quantum Inspired Machine 的演算法研發與最佳化應用研究,初步結果在中小型測試問題上已經有不分進展,未來將進入更具體及複雜體系來研究。這些具體結果在下次鴻海科技日必定可以有更具體結果。

張慶瑞表示,量子電腦的軟硬體是一個龐大的生態系統(Ecosystem),全世界沒有一個企業可發展所有關鍵技術,包括 IBM,富士通(Fujitsu)等都是採取策略聯盟方式進行研發與應用。因此,鴻海未來也會採取這種方式,先是完善人才培育、自行研發軟體,接著再運用台灣既有的矽產業優勢(像是 IC 設計、線路設計),切入量子電腦的元件發展,同時與世界一流業者合作,研發自主性量子電腦產品,加速量子電腦的產業化。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