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裁定 Uber、Lyft 必須視司機為員工,美國大選也牽動共享叫車模式未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0 月 23 日 14:11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共享經濟 ,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從事網路叫車服務的司機是否應視為叫車服務公司的員工?這問題仍存在 Uber、Lyft 與監管部門的訴訟裡。10 月 22 月 Uber、Lyft 總部所在地的加州上訴法院裁定,叫車服務司機必須視為公司員工,叫車公司必須為司機提供法規規定的薪水和福利。

上述訴訟由加州多地區檢察官聯合發起,始於 2020 年 5 月,勞動法新條款生效後叫車服務公司必須將司機列為員工,但 Uber 和 Lyft 拒絕執行。後者認為司機是叫車平台的獨立承包商,並非屬於公司直接管理員工,Uber、Lyft 應該做技術平台開發和經營公司。

之前地區法院庭審 Uber、Lyft 連續兩次敗訴,法官裁定叫車服務公司必須立刻執行勞動法規定,隨後 Uber、Lyft 提起上述並威脅罷工,若必須將司機視為員工,兩家公司考慮暫停加州叫車服務。上訴法庭審理時延後 Uber、Lyft 執行勞動法新規的時間,最終裁定結果出爐前叫車服務可按照現有模式營運。

由於上訴法庭裁定並沒有要求 Uber 和 Lyft 立即執行,而是給予兩家公司過渡期並提出僱用司機的方案,避免最終裁決對叫車公司不利。Uber 和 Lyft 考慮在加州開展業務授權,將叫車服務授權給第三方公司,後者再僱用司機,而非兩家公司直接僱用司機。

Uber 和 Lyft 也有可能選擇繼續上訴至美國最高法院,但勝訴機會不高。之前最高法院判例對僱傭關係的認可對 Uber 和 Lyft 不利。Uber 發言人 Matt Kallman 表示將評估任何上訴方案,但前提是不能傷害到司機利益。除了正在進行的訴訟,叫車服務公司還在關注即將進行的總統大選對勞動法新規的投票結果,一旦涉及將叫車服務司機僱傭關係認定為承包商的 22 號提案被否決,Uber 可能被迫關閉加州部分地區叫車服務,數十萬司機將失去工作。

之前 Uber 和 Lyft 都曾公開表示,一旦叫車服務平台必須將司機納為員工,僱用司機的成本太高,對叫車服務會造成毀滅性打擊。這觀點在上訴法庭遭質疑,成本過高並不能合法化司機失去勞動保障,當違反勞動法大規模發生,公共傷害會遠超過個人利益。

參與訴訟的舊金山檢察管 Dennis Herrera 聲明稱,司機被大公司剝奪合理的工資、帶薪病假和其他福利,勞動法保障他們擁有工作靈活性同時,也能享受僱員應有的權利,實現這個目標的障礙就是 Uber 和 Lyft 的貪心。

Uber 和 Lyft 支持的 22 號提案,希望為叫車服務公司豁免執行勞動法的新條款,允許司機為叫車服務平台的獨立承包商,Uber 和 Lyft 也承諾為司機提供有限的福利。Lyft 發言人 Julie Wood 表示,上訴法庭的裁決​​讓大眾意識到現在比任何時期都需要支持叫車服務的司機,大選時支持 22 號提案。

(首圖來源:Uber

關鍵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