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突然警覺,藥品供應命脈不能被中國掐在手裡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4 月 30 日 11:00 | 分類 國際觀察 ,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新冠疫情暴露美國藥品供應鏈的脆弱性,如何減少對中國製藥業的依賴再度成為美國各界關注焦點。專家指出,華盛頓需要重新思考全球化下藥品供應對國家安全的影響。

上週,美國國會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史密斯(Tina Smith)和盧比奧(Marco Rubio)再次提出兩項立法,要求減少對中國的藥品依賴,確保美國的藥品供應鏈安全。

這些國會議員提出,美國需要制定「關鍵藥物」清單,為國內生產投資提供經濟援助,並要求製藥商向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報告材料來源,還要求調查外國直接投資對國內藥物生產能力的影響。

藥物短缺問題多年來一直困擾美國,而新冠大流行期間,藥品需求激增,製藥工廠被迫關閉,運輸遭延誤,供應鏈受阻,再次突顯維護藥品供應鏈難題。

據美國明尼蘇達大學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的數據,2020 年,治療新冠患者所需的 40 種藥物,近一半出現短缺。常見的鎮痛藥泰諾出現緊缺,這藥品的活性成分對乙酰氨基酚的供應幾乎被中國壟斷。

對華藥品依賴

美國和許多其他國家一樣,大部分藥品來自進口。FDA 估計,80% 藥物原料製造商位於美國境外,大部分在中國和印度。但就在 20 年前,美國、歐洲和日本還是世界大部分藥品關鍵成分的生產地。

致力於解決藥物短缺和品質控制問題的美國非盈利性組織 Civica Rx 的發言人福特(Debbi Ford)表示,美國醫生處方中的大部分是價格較低的非專利藥品,生產鏈轉移完全是因成本問題。

福特告訴美國之音說:「藥品製造已經轉移到中國和其他低成本生產商,原因與其他製造業離開美國的原因相同:成本較低,包括勞動力、監管和環境合規。此外,中國政府在某些情況下直接支持醫藥製造業的發展。」

福特指出,多樣化供應鍊是一件好事,但如果藥品生產集中一個地方,這不符合美國利益。

常用藥物方面,中國幾乎主導全球供應鏈。傳染病研究與政策中心報告指出,「中國占青黴素、左旋多巴和對乙酰氨基酚等藥物所用原料藥近 100%,占其他主要藥物,包括抗糖尿病、抗高血壓藥物、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和其他抗生素原料藥三分之二以上。」

即使是稱為「世界藥房」的美國盟友印度,近 70% 原料藥也是從中國進口。據瑞士信貸集團數據,印度為美國提供超過 40% 非專利藥,但這些藥品成分卻依賴中國。

外部衝擊也在考驗美國藥物供應鏈的韌性。新冠疫情爆發早期,印度宣布限制 26 種藥物成分和使用這些成分的藥品出口,涉及乙酰氨基酚等關鍵藥物。後來印度與中國的邊境衝突更加劇外界對印度製藥業前景的擔憂。

美國和中國日益緊張的關係也是一個重要原因,特別是北京並不掩飾有意將藥品供應武器化的打算。

中國官媒新華社的評論員去年文章指出,「如果這個時候中國報復美國,除了宣布對美旅行禁令,還宣布戰略管控醫療產品,禁止出口美國,那麼美國將會於新冠病毒的汪洋大海滅頂。」

穩定藥品供應鏈

可以肯定的是,美國並沒有對藥品進口依賴產生的國家安全威脅視而不見。

拜登政府近日提出的《美國就業法案》呼籲進行 300 億美元投資,以保護美國人免受未來大流行病影響,包括努力使藥品成分生產回到美國。

之前政府已採取一些激勵措施。據去年通過的《新冠病毒援助、救濟和經濟保障法案》,製造商將獲得直接資助以增加醫療產品的生產。行政命令指示聯邦機構最大限度購買國內製造的醫療產品和藥品。

政府部門還要求推動藥品製造技術。FDA 推出「新興技術專案」,旨在促進藥物生產的創新能力。部門認為,先進的製造技術可使國內藥品製造商比國外製造商更有競爭力。

但上述努力僅是初步,還有很多工作要做。目前圍繞藥品上游供應鏈還有許多問號,雖然 FDA 一直密切監測供應鏈,但並沒有清楚了解製造商使用哪些供應商生產。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副研究員松卡爾(Mariana Socal)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需要建立資訊庫來收集原料生產商的資訊……現在最大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這些藥物原料的來源,因為沒有要求披露這類資訊。」

松卡爾解釋說,很多時候,即使藥物由美國不同廠商生產,但可能初始原料來自同一家廠商,就很可能導致藥物同時出現短缺現象。

她還強調,目標是讓更多而不是全部生產回到美國,確保美國藥品供應鏈不會導致基本藥物持續短缺,並能應付大流行病等全球公共衛生緊急情況。

松卡爾所在的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研究團隊最近報告建議,國會應該授權 FDA 強制評級藥品製造商的供應鏈彈性。FDA 在 2016 年實施類似計畫,但僅要求自願參與。

美國政府問責局的衛生保健主任麥考利(Mary Denigan-Macauley)告訴美國之音,將更多製藥業帶回美國需要政府提供稅收、基礎設施投資和審批等多方協調下的長期支持。

麥考利說:「嚴格的環境法規、建設設施所需的成本和時間,以及獲得有知識的工作人員,都可能成為在美國製造醫療產品的挑戰。」

她表示,在美國建立經 FDA 批准的藥品生產設施成本可能高達 20 億美元,需要 5~10 年才能完成。此外,由於其他國家也在努力將製造業帶回國,美國引回設施的過程將面臨競爭。

(本文由 美國之音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