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出來混總要還,得天獨厚河運資源如今成水患煩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17 日 8:30 | 分類 交通運輸 , 環境科學 , 自然科學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今年 7 月中西歐豪雨造成多國大暴洪,德國災情最慘重,人命損失高達 184 死,財物、公共建設損失更無法計算,即將卸任總理的梅克爾 7 月時宣布通過重建災區預算高達 4 億歐元,至 8 月發現遠遠不足,北萊茵─西伐利亞邦總理阿敏表示,光本邦就需 130 億歐元,全國恐怕需 260 億歐元重建預算。10 日德國聯邦與各邦政府同意 580 億歐元重建預算。

梅克爾將這樣慘痛的損失歸咎於氣候變遷,每逢天災必怪罪氣候變遷似乎是個好理由,畢竟目前整個環地中海區域到處野火肆虐,看起來的確跟全球暖化有關,而土耳其和俄羅斯一邊野火肆虐一邊鬧水災,水深火熱看來也真夠極端了,但這真的能套用到德國災情嗎?

的確,德國大水災時測量到的雨量破當地紀錄,最高雨量紀錄是科隆斯坦海姆氣象站記錄到 24 小時雨量 154 公釐,遠超過先前紀錄 95 公釐,但台灣人看到德國為了這種雨量大驚小怪可會笑破肚皮,6 月 4 日台北台大氣象觀測坪就測得 1 小時雨量 209 公釐,比德國大水災一整天還多,要是下在德國,德國人可不曉得要躲到哪去了。

德國大水災的 7 月 14 日,萊因河支流阿爾河水位還低於 1910、 1804 年大水災水位,也就是怪罪到氣候變遷只是方便的理由,真正理由是德國疏於管理水利,越來越多建築與住家入侵氾濫平原、侵入河道,但沒有相對應的高強度防洪建設,甚至連警告措施都闕如。2002 年歐洲大洪水後,德國計畫建立全面性預警系統,2020 年 9 月測試時卻大多沒用,此次大水災也同樣無用,許多德國災民根本沒收到警告。

德國民眾本有充足的防災準備時間,因西歐大暴洪的大雨並非憑空出現。2002 年後歐盟決議建立歐洲洪水警報系統,2005~2010 年開始實地測試,2012 年後完全運作,此次西歐大暴洪,歐洲洪水警報系統根據氣象預報,早在 4 天之前就警告德國政府,德國民眾卻有很多到水災當天還渾然不覺,導致重大傷亡,本質上是官僚殺人。但梅克爾當然不肯承認執政失敗,探視災情時一律堅稱要全力對抗氣候變遷。

德國會遭受水患,就歷史發展來說,只能說「出來混總要還」,畢竟德國工業基礎就是建立在全國河川水利上,包括鋼鐵大廠蒂森(Thyssen)、軍火大廠克虜伯(Krupp),化工大廠拜耳(Bayer)、巴斯夫(BASF),都靠著萊茵河等水系河運與供水發展。德國境內水系如今仍是全歐洲最綿密,每年協助運輸約 2 億噸貨物,從糧食到燃煤、燃油,享用水的好處,自然也要蒙受水災風險。

德國 21 世紀至今含本次,遭受 3 次較大水災,第一場就是 2002 年歐洲大洪水,當時易北河氾濫水淹德勒斯登;第二場是 2013 年多瑙河與支流因河氾濫導致巴伐利亞受災,兩次水患損失約 420 億歐元。以這頻率,實在很難說極端氣候造成德國水災頻率明顯上升。

忽視依水發展的本質,無視水災風險,沒有做好相對應準備,才是德國遭受重大災情的真正原因。最好的證明,就是同樣的西歐大暴洪,對鄰國荷蘭造成的損害遠小於德國,而荷蘭可是半個國家都低於海平面以下的低地國家。差別就在於,荷蘭從立國開始就一路與水對抗共存,極為重視水的危險性。

西歐大暴洪在荷蘭才真是百年事件,默茲河在林堡的水位達百年來歷史最高點,林堡宣布緊急狀態,7 月 16 日朱利安那運河決堤,撤離 1 萬人,但應對得宜,沒有任何人死亡。全國財產損失控制在 4 億歐元,實際損害只有 2 億歐元,另外 2 億是計算業務停擺的經濟損失。

德國災後重建的關頭,適逢梅克爾卸任的政治大洗牌時間,或許也是重新思考政策方向的時候,該痛定思痛,不要老是打高空,高喊氣候變遷、極端氣候,成天與歐盟各國談判減碳,一邊喊著氣候風險同時,卻不腳踏實地做好水利管理、防災規劃、警告系統,改善對抗氣候風險的能力,每次出事,就推給氣候變遷。

德國甚至連災後重建都緩如牛步,2013 年受多瑙河與支流因河氾濫水災的巴伐利亞已過 8 年,災區如代根多夫都還無法恢復災前常態。若是真的極端氣候,水災來襲頻率大幅上升,以德國政府這副德行,梅克爾留下來的德國,恐怕會遍地都是水災後無法恢復的殘破土地。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