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無慮也會焦慮?肇因是多巴胺太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24 日 10:11 | 分類 生物科技 , 科技生活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好萊塢明星喬瑟夫高登李維 (Joseph Leonard Gordon-Levitt) 飾演生活無虞但自尋煩惱又焦慮到恐慌症發作的《柯曼老師》,正是現代人的縮影。全球疾病負擔研究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GBD) 發現,過去 30 年憂鬱症病例數增加 50%,收入最高的地區增幅最大,一名哈佛精神科醫生稱罪魁禍首就是智慧手機,把上網視為「現代皮下注射針」。

有智慧手機後的世界更方便,卻也失去更珍貴的東西。手機好像讓現代人更容易快樂,但也更容易失落焦慮?手機時代讓人更方便創作,更增進共享創作的機會,但經典作品似乎愈來愈少,到底是為什麼?

史丹佛大學精神病學家 Anna Lembke 觀察到類似「柯曼老師」症狀,都發生在健康年輕人身上,他們的家庭、職業、財富都沒有問題,讓他們感到焦慮、憂鬱的問題是多巴胺太多了。

多巴胺並不會帶來快樂,而是激勵我們去做認為會快樂的事。Lembke 表示,過去 75 年神經科學領域最重要的發現之一是快樂和痛苦由大腦同個部分處理,且大腦會努力使它們保持平衡,一旦多巴胺釋放,大腦就會減少或下調受刺激的多巴胺受體數量適應,這導致大腦傾斜到痛苦側平衡,這就是為什麼快樂後通常會出現宿醉或情緒低落感。

如果我們等夠長時間,這種感覺就會過去,中立就會恢復。但如果我們一直不斷刺激多巴胺分泌,每天保持這種模式數小時、數週或數月,大腦的快樂設定點就會改變,導致我們需要繼續做這件事,但再也不是為了快樂,而是為了感覺正常,一旦停止,就會體驗到戒斷任何成癮物質的普遍症狀,焦慮、易怒、失眠、煩躁不安和渴望等。

Lembke 說,我們生活在極其豐富的世界,除了糖和鴉片類藥物等令人上癮的物質,傳訊、上網、網路購物和賭博也是電子成癮,這些數位產品經過精心設計,使用閃爍燈光、慶祝聲音和按讚令人上癮,只需點擊一下就可獲得大獎勵。

代價就是,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痛苦。憂鬱症、焦慮症、身體疼痛和自殺率全世界都在增加,特別是富裕國家。這種對上網的渴望還有個重大危害,就是失去創意。Lembke 說,大腦驅使下,我們總是打斷自己,獲得快速數位刺激,這種一直生活在處理情緒的邊緣大腦,而不是處理未來規劃和解決問題的前額葉皮層,導致我們忘記如何獨自思考,愈來愈難長時間專注繁重任務或進入創意流程。

同時我們也在失去延遲滿足、解決問題及處理各種不同形式的挫折和痛苦的能力。還好這種大腦失衡的現象是可逆的,Lembke 建議病患,暫停使用智慧手機一段時間,讓大腦有足夠時間重置多巴胺平衡。

但減少使用手機非常困難,因一開始會導致大腦愉悅─痛苦平衡向痛苦側傾斜,使我們感到不安暴躁,但如果能維持夠長時間,讓多巴胺恢復平衡,不但能驅走陰魂不散的焦慮感,為大腦騰出空間思考,努力後獲得的快樂也更持久。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