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新 CTO:忠心追隨祖克柏 15 年,一朝上位只因老闆愛上元宇宙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29 日 8:15 | 分類 Facebook , VR/AR , 人力資源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Facebook 將在明年迎接新 CTO。

9月22日,Facebook現任CTO麥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在Twitter宣布明年卸任,要專注家庭和慈善事業,Facebook工作轉為高階研究員,未來偏重技術人才引進和培養。

斯科洛普夫也「引薦」了接任者──安德魯·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

忠心追隨祖克柏的博斯沃思

博斯沃思進入Facebook甚至比斯科洛普夫早2年。2004年哈佛畢業後,博斯沃思至微軟擔任軟體設計,而Facebook開發團隊重要成員普盧默2006年意外去世,故邀請博斯沃思加入。

博斯沃思家族幾代都在庫比蒂諾(Cupertino)和森尼韋爾(Sunnyvale)──兩座距離矽谷不遠的城市──種植杏樹和梅樹,矽谷科技味越發濃重後,這些山坡地也改成馬場。

他非常早就開始關注Facebook,甚至產品上線第二天就註冊。這位Facebook第1,681位用戶一開始並不想接受「小公司」邀請,但比起微軟動輒一年的漫長開發流程,類似事情在Facebook往往只需幾週或幾個晚上就結束。靈感可最短時間實現,這種少有的靈活性讓博斯沃思願意試試。

博斯沃思跳槽前和8位微軟同事吃飯,面試後博斯沃思加入Facebook並成為首批15名工程師之一。日後8位「前同事」有5位都掛上Facebook員工證。

博斯沃思進入Facebook後參與設計如News Feed、Messenger和Groups等許多初始模組,定義Facebook是怎樣的社群軟體後轉戰廣告策略,直到2017年開始構建硬體部門。

▲ 安德魯·博斯沃思。(Source:Facebook

而現在博斯沃思最鮮明的兩個標籤,是Oculus和元宇宙(Metaverse)。

Facebook於2014年以20億美元收購剛成立2年的虛擬實境公司Oculus,7年後Oculus與Portal等硬體業務劃進Facebook Reality Labs(FRL)。FRL前身正是博斯沃思領導創立的AR / VR研發部門,他也一直在FRL負責硬體業務研發。

Oculus等VR設備近年成為元宇宙熱潮的鋪墊。博斯沃思在智慧硬體以外,同時領導Facebook元宇宙計畫,祖克柏表示組建元宇宙產品團隊後,未來的CTO在另一場合表示團隊將設於Reality Labs之下,且Instagram產品負責人Vishal Shah將加入。

CTO人事變動可理解為Facebook試圖從組織架構把元宇宙計畫提到最高層級。正負責元宇宙計畫又長年帶領硬體研發的博斯沃思顯然是最優選擇。

起起伏伏的Oculus

Facebook對元宇宙充滿期待,並希望再次領先時代,底氣來自耕耘多年的Oculus。比起2019年Oculus Quest,去年9月Oculus Quest 2螢幕解析度、更新率等幾項影響沉浸體驗的核心都有提升,並減輕重量,底價則第一次降至300美元以下。技術精進配合疫情催化Oculus Quest 2今年的爆發。

2021年第一季Facebook非廣告營收為7.32億美元,同期相比增長146%,主要動力來自硬體產品Oculus Quest 2爆發增長。年出貨量達1,000萬台的VR硬體產品,業界普遍視為VR進入大眾生活的標誌,分析人士預測Oculus Quest 2今年銷量為700萬至800萬台,逼近臨界點。博斯沃思也表示1,000萬台可能會比預期早到。

2014年,Facebook花190億美元重金收購WhatsApp,又砸30億美元收購前一年才完成1,600萬美元A輪融資的Oculus。這把如今Facebook視為通往元宇宙的鑰匙,收購後很長時間都起起伏伏。

2016年底,Facebook宣布Oculus拆分為行動VR部門,原Oculus CEO布倫丹·伊萊布(Brendan Iribe)擔任PC端VR業務負責人。小米前高層雨果·巴拉(Hugo Barra)隔年初空降接替伊萊布,負責行動端Oculus Go和Quest研發。

此次拆分貫穿Facebook發展行動網路的大背景,PC端與行動端雖然名義上平行,但後者明顯是未來發展重心。這次重組開始,Facebook逐漸收攏對Oculus的掌控,布倫丹·伊萊布也在2018年宣布離職。

這次重組動機在於Oculus PC端銷售遠低於預期,一方面Oculus Rift價格維持600美元,與300美元願景距離很遠,且聚焦PC端又需要忍受長時間研發成本。同時期勁敵HTC Vive及Playstation VR來勢洶洶,靠體感更好的「outside-in」位置追蹤技術或遊戲內容優勢,銷量反超Oculus。

這只是Oculus近年來諸多動盪的其中一景。

Oculus傳奇創始人帕爾默·拉奇(Palmer Luckey)捲入2016年美國大選政治事件,當年9月從大眾視線消失,並在2017年宣布離開公司。2017年5月,帕爾默·拉奇親自招募的Oculus 1號員工戴克斯也證實離開Oculus。

▲ 帕爾默·拉奇。(Source:Flickr/eVRydayVR CC BY 2.0)

這半年間還插一段Oculus與遊戲開發商ZeniMax的官司,重點在VR程式碼版權。彼時從ZeniMax子公司id Software離開並複製公司技術資料、與帕爾默·拉奇共同創建Oculus的約翰·卡馬克是核心人物。法院最終免除約翰·卡馬克賠償責任,確認對Oculus公司主體、帕爾默·拉奇和布倫丹·伊萊布的指控,總賠償金額達5億美元,由Facebook掏錢。

從2013年擔任Oculus CTO的約翰·卡馬克也不滿意VR技術進步速度,2019年離職並轉向AI領域。

動盪下Facebook完成轉換Oculus原始團隊,整體看來和Instagram及WhatsApp歸入旗下後相似,目前Oculus Quest 2售價已實現,Facebook遊戲領域收購布局也為VR遊戲奠定基礎。沒有人看得清元宇宙未來前,掌握Oculus的Facebook是有最多聽眾的傳道者。

祖克柏的意志

相比Mozilla空降的斯科洛普夫,博斯沃思的Facebook血統更純正。所謂血統指的是博斯沃思與祖克柏的關係。兩人大學期間便有交集,祖克柏在哈佛修人工智慧入門課時,博斯沃思擔任助教。

「Facebook在課程結束兩週前誕生,所以顯然他那時並沒有聽我上課。」博斯沃思曾對採訪者說。《Facebook:商業帝國的崛起與逆轉》寫道「博斯沃思曾經的學生祖克柏有驚人的雄心壯志,他告訴博斯沃思,我們將連接世界,成為全球脈絡」,而「博斯沃思被迷住了,從此成為祖克柏的忠實副手」。

起大早的15年老兵終於趕上CTO晚集,背後權衡不一定是元宇宙確定推出日程,卻扎實透露祖克柏的意志,Facebook CEO已是元宇宙最大鼓吹者。

▲ 麥克·斯科洛普夫。(Source:Facebook

2008年祖克柏將斯科洛普夫從Mozilla高價挖來,頂著火狐瀏覽器產品開發負責人光環,正好對付當時行動網路將至未至的浪潮。現在行動網路故事幾乎講完,Facebook社群壟斷地位不再穩固,靠收購Instagram拉籠的年輕用戶也被TikTok等對手漸漸挖走。

分析機構AppFigures數據表示,TikTok下載量大幅提升,Facebook今年5月前後下載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30%。Facebook以前也出現過下載量下滑,但這次大幅下降是第一次,且整體下滑趨勢超過一年。

也是今年中,祖克柏內部演講時表示Facebook將在5年內轉型成元宇宙公司。

Facebook社群業務逐漸失勢,祖克柏選擇還有話語權時提前離開「爛戲」,轉戰另一場戲的前排座位,成為新故事傳道者。新CTO任命是Facebook布局元宇宙的響指,博斯沃思資深背景成為背書,祖克柏要傳遞的訊息是,Facebook仍是充滿生命力的公司,且準備全押元宇宙。

但在新CTO領導下的Facebook會變成怎樣的公司,這問題就像元宇宙本身不確定,且目前更不是重要問題。《財富》將博斯沃思上位定義成「祖克柏任命一名忠誠的士兵」。

某前同事祝賀博斯沃思時,只問「啥時能幫我的Oculus角色加上下半身?」

(Source:Facebook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aceboo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