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得 Xilinx 歸的蘇姿丰會笑丟了 Arm 的黃仁勳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2 月 12 日 11:00 | 分類 GPU , IC 設計 , 晶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8 日軟銀和 Nvidia 發表聲明,Nvidia 660 億美元從軟銀收購 Arm 交易終止。這場長達 16 個月的半導體領域大併購案最後失敗告終,軟銀和 Nvidia 聲明表示:「儘管雙方都有努力,但監管重大挑戰阻礙交易完成,雙方同意終止協定。Arm 將開始準備公開募股。」

由於交易終止,軟銀取得Nvidia之前支付的12.5億美元訂金,Nvidia則能保留20年Arm許可權,回血失敗的軟銀開始籌備Arm上市事宜。同時Arm也因交易終止有人事變動,原IP產品集團總裁Rene Haas將接替Simon Segars成為Arm新首席執行長。

至於人事變動理由,軟銀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長孫正義表示:「隨著Arm為重新上市做準備,Rene Haas是加速Arm增長的正確領導者。同時我要感謝Simon Segars過去30年對Arm的領導、貢獻和投入。」

相比Nvidia失利,另一家晶片巨頭最近順利許多。1月中國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有條件批准AMD以350億美元收購FPGA製造商賽靈思(Xilinx)。最近AMD首席執行長蘇姿丰稱,收購賽靈思將於2022年第一季正式完成。

兩場半導體領域的大併購案,今年一開始就呈現不同結局,也為「宿敵」Nvidia和AMD的長久競爭增添新故事。

從GPU到資料中心處理器,AMD與Nvidia早在半導體領域競爭數十年,玩家大喊「AMD Yes!」的蘇姿豐與「核彈之父」黃仁勳也為自家公司產品常常針鋒相對,口水戰沒少過。如今成功拿下賽靈思的蘇姿豐可謂揚眉吐氣,兩種併購結果也決定了兩家公司的發展方向。

吃瓜群眾有興趣的還有黃仁勳與蘇姿丰的關係:

《天下雜誌》2014年專題報導說:「蘇姿丰與黃仁勳都出身台南,且還有親戚關係。蘇姿丰的外公和黃仁勳的母親是兄妹,算來她得叫黃仁勳一聲表舅」。但蘇姿丰2018年接受朝鮮日報採訪時否認兩人有親戚關係。

兩家公司和執掌者糾葛不只這些。從職業生涯說,1993年就創立Nvidia的黃仁勳,遠比2014年才當上AMD首席執行長的蘇姿丰資深,但鮮少有人提及,AMD其實是黃仁勳矽谷之旅的第一站。1984年年輕的黃仁勳剛從俄勒岡州立大學取得電氣工程學位,接著就去AMD當了兩年晶片工程師,那時蘇姿丰才剛進入麻省理工學院主修電機及矽科技。

誰也想不到30年後,半導體領域的關鍵戰爭會從美國公司的兩名台灣人展開。都有不少粉絲的黃仁勳和蘇姿丰也被網友戲稱為「老黃」和「蘇媽」。而老黃和蘇媽第一次接觸,源於十幾年前頗具爭議的併購案。

2006年AMD收購ATI,震驚半導體業界。1995年AMD贏得與英特爾長達8年的386處理器官司,AMD與英特爾CPU研發生產你追我趕,競爭激烈。2005年英特爾為一舉壓過小弟AMD,力請76歲的戈登·摩爾再次出山,制定大名鼎鼎的「鐘擺」(Tick Tock)戰略,每兩年為一週期,Tick階段升級製程,Tock階段升級處理器架構。「晶片的電晶體每24個月翻一倍,即半導體業的產品性能每兩年翻一倍」。

憑著「鐘擺」,英特爾CPU不管製程還架構都甩開AMD,AMD為了對付英特爾的巨大壓力,收購GPU領域與Nvidia市占率相近的ATI。CES 2007時AMD計算產品部執行副總裁Mario Rivas解釋AMD為何要買ATI。總結有三點,首先,AMD看到通用圖形晶片的潛力,需要圖形處理器業務;其次,AMD需要消費電子業務及ATI當時擁有的20億美元市場。最後,AMD需要CPU與GPU二合一,挖掘潛力。

市場甚至傳言當時Nvidia也是AMD收購目標之一,因價格過高、黃仁勳想當CEO等原因而選擇ATI。AMD既然收購Nvidia的老對手ATI,意味AMD與Nvidia在GPU領域的競爭正式開始。

想消化ATI技術不是短時間能解決的事,此時雙線作戰的AMD可謂壓力山大,CPU領域因2010年發表Bulldozer(推土機)架構,HD6970散熱器和外接供電衝突,導致AMD必須手工磨掉外接供電一角解決散熱問題,導致全稱為Advanced Micro Devices(超微半導體)的AMD又被戲稱為Agriculture Machine Devices(農機設備)──Agriculture Machine Department(農業機械部)。

本來英特爾步步緊逼下苦苦掙扎的AMD,54億美元收購ATI後更元氣大傷,此時連續虧損走到破產邊緣,唯有ATI帶來的GPU市場勉強盈利,甚至不少業界人士表示AMD收購ATI是個錯誤。

此時Nvidia其實也不好過,AMD收購ATI前Nvidia甚至和AMD合作對抗英特爾,如今不僅面臨合作夥伴「背叛」,自家產品Geforce系列也因發熱、高能耗,讓黃仁勳喜得「核彈之父」稱號,英特爾乘虛而入,停止與Nvidia專利交叉共用,開始研發投資3D圖形加速器領域。

PC御三家戰成一團,AMD快要退出戰場之際,蘇姿丰走上舞台。

2014年,44歲的蘇媽接手危在旦夕的AMD。蘇媽在半導體領域已是大神級人物,剛從麻省理工畢業沒幾年就去IBM發明銅技術取代鋁連接半導體晶片技術,使晶片處理速度提高20%,2002年就被麻省理工學院技術評論雜誌評為「35歲以下傑出創新者」。

2012年到AMD之後,與晶片設計領域的大神Jim Keller一起,花了四年研發出Ryzen Zen架構,並規劃好Zen系列發展藍圖,一手救回AMD在CPU領域的劣勢,且英特爾因摩爾定律逐漸失效,淪為「牙膏廠」,14奈米長期難產。

蘇媽帶領下AMD的GPU領域同樣有進展,2019年AMD不顯聲色就發表新一代性價比神卡RX 5700XT,5700XT雖然性能稍比同期Nvidia顯卡差,但較低價格也贏得不少市場和口碑,表現出AMD重回顯卡擂台的決心。

不過後來發展證明,Nvidia不是英特爾。隨著AI技術及深度神經網路迅速發展,老黃技術領域投資逐漸開花結果,每代顯卡都能保證20%甚至30%性能提升,到了Geforce 30系列市場已達「一卡難求」地步。

現在PC御三家競爭呈現犬牙交錯態勢,英特爾CPU第一,AMD CPU及GPU第二,Nvidia GPU第一。AMD為何能在夾縫中過得不錯,還頗受用戶歡迎,網友說法「感謝AMD讓我們有更便宜(更好/更多核)的英特爾用」、「英特爾、Nvidia的研發就靠AMD了」或許有點道理。

以往AMD雖因收購ATI承受巨大財務壓力,但ATI也為AMD打開GPU領域大門,讓AMD在PC和遊戲領域都打開市場,此次AMD併購賽靈思則瞄準資料中心市場,看上賽靈思的FPGA市場領頭羊地位。

FPGA即現場可程式化邏輯閘陣列,為專用積體電路(ASIC)領域一種半客製電路,既解決客製電路不足,又克服可程式化邏輯控制器門電路數有限的缺點,從消費電子、資料中心到5G通訊都有廣泛應用。

簡單說,資料中心業務技術研發離不開FPGA,賽靈思還開發了Versal ACAP異構計算加速平台,服務AI計算的雲端和邊緣端產品。英特爾占據資料中心伺服器晶片市場90%,更早時這數字是誇張的99%,AMD近幾年已經鬆動了英特爾牆角,悄悄占領近10%市場,如果再消化賽靈思技術,有望繼續突破。而早在2013年,英特爾就收購當時FPGA市占率第二的Altera。

老黃也不是當初的核彈之父,資料中心市場超過遊戲成為Nvidia第一大業務。 2020年Nvidia70億美元收購伺服器端到端解決方案廠商邁絡思,以及去年660億美元從軟銀收購Arm,都是布局未來資料中心業務。

做Arm領域伺服器晶片也成為趨勢,近年各網路巨頭紛紛開始自研Arm架構伺服器晶片,如亞馬遜、Google甚至英特爾的老朋友微軟,騰訊、阿里巴巴、華為等也都因不同緣故跳下來,Nvidia也研發了基於Arm架構的多核CPU及DPU(資料處理單元)服務未來資料中心處理器。

可預見的是,資料中心還有不少硬仗要打。老黃丟了Arm,蘇姿丰的Arm(武器)卻更豐富了。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AMD / Nvid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