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天賜良機,以色列輸歐天然氣管線計畫蠢蠢欲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3 月 22 日 8: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能源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俄烏戰爭使得歐洲宣示要在數年內擺脫對俄羅斯的能源依賴,但要馬上不用天然氣可不容易,不用管線輸送的俄國天然氣,就得改進口液化天然氣,而全球正搶成一團,另一個想法就是,拉一條新管線吧!於是過去胎死腹中的自以色列輸氣到歐洲的東地中海管線(EastMed)計畫又開始運作。

德國在俄烏開戰後凍結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計畫,不僅新輸氣管線泡湯,既有的俄國天然氣供應也可能隨時因為各種原因中斷,例如歐盟可能決定制裁既有的北溪一號管線輸氣,或俄國以斷氣威脅。若目前俄國天然氣停供,歐洲每年將短缺 4,000 萬噸天然氣,約占總用量 10%。

即使俄國天然氣供應沒有受到戰爭因素影響突然中斷,歐盟與歐洲各國也紛紛宣示要脫離對俄國的能源依賴,為此要尋求替代能源供應來源,其中許多增加進口液化天然氣,但這導致全球價格大漲,並且大搶液化天然氣的並不只歐洲,菲律賓與越南也正大力進口液化天然氣,而台灣能源策略預計達到 5 成燃氣發電,也是必將增加採購液化天然氣。中國 2022 年則原本預計增加進口 850 萬噸液化天然氣。

2021 年亞洲液化天然氣需求原本成長 8%,2022 年在歐洲加入爭搶推升價格下,亞洲需求成長降至 2%,相對的歐洲需求暴增 20%,畢竟歐洲比亞洲能負擔更高的價格,但是老是這樣砸錢搶單也不是辦法,久了歐洲也是會肉痛,最好還是有其他更穩當的天然氣來源。於是過去胎死腹中的東地中海天然氣管線計畫現在成了好主意。

東地中海天然氣計畫是自以色列,經塞浦路斯、希臘至義大利,拉海底管線輸送天然氣歐洲的計畫,最早於 2016 年時宣布,全長 1,300 英哩,其中 1,000 英哩是海底管線,總預算 70 億美元,原本預定 2025 年完工使用,但是當年無法取得需要的融資,原因很簡單,歐洲當時沒有面臨當前的能源危機,且低估本身天然氣需求,正在「碳過敏症」發作,認為天然氣燃燒也是會產生二氧化碳,所以不要任何增加天然氣供給的建設。

可改善歐洲的能源戰略基本問題

本來美國川普政府還為了區域戰略因素力挺該計畫,當美國政權輪替,情勢就更不利,2021 年 1 月,美國拜登政府通知以色列、希臘、塞浦路斯,表達不再支持,說是要應該發展未來的可再生能源輸出,才是對三國與區域有利。也就是拜登與西歐國家有同樣的碳過敏症。另一方面的考量是土耳其與希臘為了東地中海探勘衝突不斷,為了拉攏土耳其共同防俄,只好暫時不與希臘、塞浦路斯太過親近。

以色列並不放棄能源輸出為提升國家外貿與戰略地位的手段,山不轉路轉,2021 年 12 月,以色列總理貝內特與希臘、塞浦路斯總理會談,一邊繼續討論東地中海管線計畫,另外談歐亞互連饋線(Euro-Asia Interconnector)計畫,同樣是自以色列經塞浦路斯、希臘,但鋪的是海底電纜,輸送的是拜登希望的可再生能源綠電。

中東各國為後石油時代未雨綢繆,多國都利用沙漠興建大量太陽能、風能發電,以色列的鄰國約旦就在以色列協助下有大規模太陽能計畫,並與以色列簽署以電換水,交換以色列海水淡化廠生產的淡水。以色列若完成歐亞互連饋線建設,在未來可為中東風/光綠能輸送到歐洲的門戶,歐洲直接取得電力也可降低燃氣發電的天然氣需求。

但是等各國慢慢建設大規模綠能建設,實在緩不濟急,最快辦法還是重啟東地中海天然氣計畫,整個東地中海天然氣蘊藏,高達歐盟 76 年使用量,以色列控制海域蘊藏量高達 260 億桶原油、7.734 兆立方公尺天然氣,以色列可藉由輸氣歐洲,強化與歐洲的結盟關係,更成為能源輸出大國。

雪佛龍執行長 Michael Wirth 在 CERAWeek 年度能源會議透露東地中海天然氣管線的討論重新啟動,雖然興建仍需要數年時間,也非能解燃眉之急,但盡快完工,將可改善歐洲的能源戰略基本問題。俄烏戰爭可說為以色列重新創造良機,不過俄烏戰爭可能不會持續數年,最終能否實現,還是要看歐洲國家的基本國家戰略頭腦有沒有被俄國打醒了。

(首圖來源:EuroAsia Interconne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