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裁員潮下的普通人:再見,科技業黃金時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11 月 24 日 8: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科技趣聞 ,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凌晨 1 點 45 分,陳玨(化名)又抬腕看了一下錶,但毫無睡意。今年初畢業好不容易通過 Meta 層層面試,進入 Meta 矽谷總部工作,拿到 Offer 當天,她高興地狂發朋友圈,對即將成為 Metamate 興奮不已。

但工作後不久,整個矽谷氣氛就急轉直下,Meta股價跌跌不休,一直跌到幾天前她在新聞看到Meta即將大裁員。「或波及萬人」幾字讓陳玨心緒不寧,同事群組也爆炸,都在轉發各媒體和論壇消息,急著問真假。然而直到媒體說Meta即將寄發通知的前一天,公司還是靜悄悄。

照新聞所說,矽谷時間凌晨3點Meta將寄發裁員通知,會不會有自己?陳玨惴惴不安。清晨5點25分,陳玨從淺眠醒來。睜眼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手機看信箱,果然未讀郵件躺著一封祖克柏致所有員工的信:Meta裁員1.1萬人,從早上7點開始,每個員工將收到通知。

讀完信陳玨睡意全無。躺在床上滑其他公司的招聘資訊,預習如果被裁下一步應該怎麼辦。7時2分,手機通知收到公司信件,她深吸一口氣打開:「Your Role is Not Affected by Meta′s Layoff」一行大字印入眼簾,陳珏瞬間如釋重負。但她也知道,同一天同時間,1.1萬名同事將離開公司。

2022年以來,全球有1,138家公司宣布裁員,波及人數近21萬人,即將開始的聖誕假期,今年矽谷沒有往日歡樂輕鬆的氣氛,裁員潮陰影籠罩各大科技公司上方。

(Source:layoffstracker)

有人說這是時代洪流,當拉近鏡頭,會看到洪流中有人呼救,有人奮力求生,也有人乘風破浪,一路逆風向前。每個冰冷裁員數字背後,都是各種故事。

潮水退去,我竟是裸泳的那個

和陳玨一樣,Ian(化名)也是Meta一員,但他沒能「生還」。再過25天Ian就到職滿一年,組員還說一起聚餐慶祝,沒想到的是再見提前到來。Ian的小組9人被裁5人,剩下4人也可能轉職到其他部門。

「到現在還不敢相信,上週大家還一起上班、有說有笑,現在整組都散了。」最讓Ian有壓力的還是身分問題,他持H1B工作簽證,被解僱代表離職後60天內要找到新工作。而4個月資遣費,多工作一年再加兩星期薪資,6個月醫療保險,1月13日起離職生效,雖然Meta補償方案比很多公司優厚,也幫Ian留了約3個多月求職時間,但不樂觀的就業市場讓Ian心裡沒底。

一方面最近裁員的美國科技公司太多,很多公司都凍結人事,市場一下湧入大量有經驗的技術人才,競爭陡然加劇。另一方面,很快就要放假了,照慣例,各大公司年底徵才和行政效率都更慢,對有居留問題、60天「緊箍咒」的外國求職者更不利。

「60天不只要拿到Offer,還要完成所有轉換簽證和到職手續。除去放假和工作日行政時間,我們找工作的時間其實很短。」Ian說。得知被裁後其實來不及傷感,都要馬不停蹄開始滑手機了,不過他想去的公司大多凍結人事,只能請人幫忙引薦,或看看新創是否有機會,「我現在目標是聖誕假期前能上岸,才比較保險。」

最近巨頭日子都不好過,Meta大裁員後,亞馬遜也拉開萬人大裁員序幕,還宣布會持續到明年。第一批裁員瞄準Alexa、Echo等智慧家庭設備部門,進公司半年多的Daniel(化名)首被波及。

雖然沒有Ian的身分問題,但仍對Daniel生活造成巨大衝擊。幾個月前拿到亞馬遜大package後,Daniel火速跟女友求婚,兩人貸款買了一間公寓,還買了一輛特斯拉Model Y換掉舊車。如果正常工作,扣掉房貸、車貸和日常開銷,小倆口還有一些結餘,日子還過得去,但突如其來的裁員讓他們不知所措。亞馬遜給被裁員工60天內部轉職時間,薪水照發,但60天後如果找不到空位,就確定被裁。到時兩人就得面對資金鏈斷裂問題。

「找工作時我在亞馬遜和另外一家新創公司之間猶豫,後來覺得大公司更穩定更安全才選擇亞馬遜。沒想到這麼快被裁,現在各組都要自保,找到空位不容易,壓力好大。」Daniel無奈說。

寒冬時沒人絕對安全

矽谷大裁員潮,不是只有資歷短或績效不佳員工受影響,很多公司裁員更像無差別大屠殺,只要所在部門公司不想要,無論副總、經理還是普通員工,更與工作時間多長、績效有多好無關,無一倖免。「我們公司裁員印象深刻或說很意外的是,我覺得很多不該被裁的人也在名單上。」兩個月前經歷Snap 20%大裁員的Leo(化名)說。「幾個被裁老員工對公司業務貢獻良多,能力也很好,怎麼裁也不該輪到他們。」

但回頭看,Leo覺得無關個人,當大規模裁員,很多公司並沒有太多精力研究每人能力如何,而是站在效率最佳角度決定部門去留。如果剛好這業務對公司不太重要,就很有可能遭波及。Snap裁員Leo的部門就整個砍掉,從技術人員到產品經理幾乎全軍覆沒。回想裁員當天,Leo的形容是:冷靜、迅速甚至殘酷。

「我還記得是週三,早上起床看到有個15分one-on-one電話就預感不妙。流程非常制式,HR留下我個人信箱,告知資遣方案,念了一些法律條文就結束了。我雖早有心裡準備,但那刻到來還是不免失落。」結束通話,Leo陸續收到同事告別信,他也寫了一封,就在點擊發送後2分鐘,他的信箱帳號就顯示被鎖住。就像薩諾斯彈個響指,一個接一個人從公司群組消失,「無人生還」氣氛在後來Twitter裁員大戲更濃烈。

從馬斯克宣布接手開始,Twitter裁員就備受關注,外界當時傳說將有75%員工失業。「雖然最後宣布50%,但加上裁員後自動離職,確實也快75%了。」倖存的中階技術管理人員Alex(化名)說,「不過很多細節沒有外面說的誇張,比如馬斯克叫每個人列印程式碼看行數決定去留。」

實際情形是約裁員兩週前,馬斯克從特斯拉調來一批工程師,到Twitter隨機抽人面試,範圍從副總到工程師,基於表現淘汰一批人、暫留一批人。再由留下者推薦,每個門、每小組管理人員照重要性排序,擬出名單。

「其實Twitter裁員不是突然開始,只是範圍很廣,消息並沒有傳遞完整,光部門經理就裁了約90%。」Alex表示。雖然知道自己不受影響,但裁員開始,他仍感受巨大衝擊。高樓將傾時,每個個體都太渺小無法抵擋。週四下午,當Twitter員工陸續收到裁員通知後,開始在各Slack頻道與同事或朋友告別。一時敬禮、愛心符號大洗板,但頻道人數漸漸減少。

「每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有得知懷孕的、還在休產假的、剛買房背巨額房貸的、剛結婚想叫親友參加婚禮的……我們雖然留下來,但沒有任何決定權,也無法為離開的人多爭取什麼,這種無力感要真的經歷過才能體會。」

並非只有悲傷故事

雖然很多人載浮載沉,仍有人不太害怕,反而還有點期待,因把裁員當成放長假機會,有些人則跳出舒適圈,找到更好公司。收到Meta裁員通知後,羅一舟(化名)就訂了春節全家回中國的機票。疫情發生後已三年沒回去,轉眼小女兒都快2歲,正好趁此機會全家回老家看看父母。

在Meta上班時,羅一舟小組壓力較大,加班到晚上9、10點是常態,被裁後反能有段時間調整狀態,過完春節回美國後重新出發。當然羅一舟能如此輕鬆是已拿到綠卡沒有身分問題,另一方面工作十多年儲蓄也夠支撐至少一兩年。

「據我了解,被裁同事很多都收到獵頭公司聯絡,雖然景氣不好,但矽谷仍有大量科技公司在徵人,機會還是不少。且說不定等我放完假,過完冬天經濟就好轉了?」羅一舟笑說。之前被裁的人很多已成功上岸,裁員不但不可怕,反而像拿到額外獎金。Snap裁員潮算較早開始,被裁員工一度覺得運氣很差,其他公司還在高薪擴編,為何自己丟飯碗?但現在回想,都覺得當時被裁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壓力還是有,但並不太焦慮。公司要裁員這件事8月初就有消息,開始是論壇,後來公司管理層確認。」Leo回憶。「因為我的部門不賺錢,當時就猜大概會受影響,8月大家沒事時都在準備別家公司面試了。」

9月1日正式通知後,Leo立馬開始面試,很快就拿到Uber、TikTok等四家公司Offer。目前身邊90%以上離開同事都找到新公司,甚至有人待遇比Snap更好。「當時我們覺得Snap裁員是個案,並不是行業問題,沒料到後來經濟這麼糟糕。現在失業的人壓力比我們大,但我覺得只要沒有身分問題及有工作經驗,堅持找下去,上岸只是時間問題。」Leo正在等換簽證,這段空窗期他也盡力幫助被裁員潮影響的人找新工作。

不讓任何人脫隊

從第二季到目前,矽谷科技公司裁員潮還未停歇,layoffs.fyi網站統計數據,僅11月就有4.2萬名科技工作者被裁。如何在年底假期前找到新工作極有挑戰性,各科技領域紛紛燃起烽火,希望和機會接力相傳。打開LinkedIn,被裁員找新工作的發文下總是充滿陌生人關心、鼓勵及推薦各種工作機會。匿名職場論壇Blind不僅為被裁員者加開瀏覽權限,還會很快推出科技招聘專區。

北美華人社群也動起來。得知Meta將大裁員當晚,也在科技業工作、載歌在谷社群負責人Victor(化名)就開了五個求職互助群,短短2小時滿員,聚集超過1千個華人。有還在找工作的求職者,也有大量還有徵才公司的工程師,大家丟來各家徵才資訊,但幾個群組來回搬運,Victor意識到可能需要更大平台和更有效率搜集傳遞資訊。「太多人需要幫助,通訊軟體訊息時效太短、力量太分散。」

他透過社群資源把華人平台負責人拉成一群,有職場互助協會、各校友會、媒體平台等。Victor驚奇的是,共度時艱的跨社群互助想法一呼百應,大家紛紛站出來願意寒冬送暖,平台從4個變成8個,又從8個變成15個。截至目前有19個平台加入互助行動,影響力涵蓋整個北美。

短短一週,互助平台負責人已雲端開會多次,目標一致:聯合華人力量,盡可能幫助更多人。

求職和徵才資訊雜亂,志願者快速做了網站和LinkedIn主頁,幫助交流和整理資訊。針對最迫在眉睫的簽證問題,也找來移民律師辦講座解惑。負責人也策劃一系列求職講座和活動,如Snap、Google資深工程師的模擬面試平台等。

▲ 跨社群聯合互助行動LinkedIn頁面。

夢醒之後

在美華人團結找工作背後,很多人疑惑為什麼這波裁員潮如此洶湧?十年內科技業經歷高速擴張期,三年買房、十年財務自由的神話在矽谷似乎比比皆是,美聯儲瘋狂印鈔票,科技公司揮金擴張,某業務只要十個人即可運轉,但資本狂歡找來100人負責。員工曬出一個比一個大package,沉浸在「錢多事少福利好」的美夢裡,以為這就是未來生活的模樣。

「與其說去泡沫,不如說科技公司在還兩年前無限制擴張欠的債。不幸的是一般員工當然是首批砲灰。」Alex說。受訪者都談到被裁的感受、對同在科技業朋友的建議。

  • 取得資訊很重要,無論業界、公司、人資還是財務狀況,知道越早越多越有利。
  • 永遠不要認為自己很安全,早早「躺平」。網路時代技術日新月異,保持謙遜,持續學習和打好基礎,任何時候都有上岸能力。
  • 做好家庭財務風險控制和投資管理,最壞情況下準備至少半年到一年的現金儲蓄。
  • 放下自以為是光環,接受自己只是普通員工的現實。努力提高影響力,積極拓展人脈資源,盡量不成為最早被淘汰的選項。

最後,是否認為此次裁員潮代表矽谷科技業黃金時代走向結束,上述受訪者都否定。經濟有週期、行業有起伏,調整是必然,只有真實經歷估值腰斬、大規模裁員痛苦,行業才能從盲目狂熱回歸冷靜和理性。

經歷這場轟轟烈烈的裁員潮,美國科技業上一個黃金時代或許落幕,但大家都相信,風暴過去,新時代等在前方,在此之前,每人能做的就是:打起精神「活」下去並等待機會。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

關鍵字: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