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 大時代】挖角竊資不手軟!三星、海力士崛起黑歷史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22 日 15:30 | 分類 晶片 , 精選
samusng sk hynix

去年年初,今周刊以聳動的標題「三星滅台計畫解密 三星比你想的更殘酷冷血!」操弄臺灣仇韓情緒。姑且不論是否如今周刊訴說的那麼針對臺灣計畫性動作,談到臺灣受影響的產業 – DRAM 與面板,其中 DRAM 產業受到很大打擊。



臺灣曾有扶持 DRAM 產業的兩兆雙星計畫,但在外部威脅,以及各家廠商各有算計情形下,花下龐大資源但仍無法扶持。在切入韓國廠商為何能稱霸之前,先來談談 DRAM 產業的特性。每臺電腦都必須有記憶體,但只會佔電腦成本的一定比較,DRAM 的成本價格會固定控制在 5~12% 之間,以維持 PC 的利潤。

 marketview_20140513C▲ 2014 年第一季 DRAM 廠韓系市佔率高達 71%(來源:DRAMeXchange)

三星逆勢投資成霸主

samsung dram

三星從 1983 年開始生產 64k DRAM,跨入記憶體生產的行列。這就要談到臺灣、日本、南韓之間的商場競逐。2006 年至 2007 年之間,臺灣的 DRAM 廠力晶、茂德、華邦,與日本 DRAM 廠商爾必達,合作可說是相當融洽,共同對抗三星。

2008 年金融海嘯發生,三星逆勢投資,趁對手對時局猶豫,拉大與對手的差距。這一步其實很冒險,因為你不知道經濟情勢是不是到谷底,假如一直下探,你的投資就會血本無歸了。之後的發展,行動裝置的普及,增加 DRAM 廠商銷售記憶體的管道,但是臺廠由於先前投入量產的時機慢了一步,三星擁有自己品牌手機能消耗自家產記憶體,再加上臺廠並無關鍵技術,只能仰賴技術授權之下,臺廠成本大於競爭對手。

不過三星這麼做承擔極大的風險,可以說賭的很大。如果局勢好轉能遠遠領先對手,但是局勢持續下探,則是血本無歸的慘痛狀況。三星另外還得面臨手機銷量影響其 DRAM 價格,如果手機賣不好,DRAM 得另外找尋新的用途,最後只好便宜賣掉。

韓國三星集團旗下的公司包羅萬像,幾乎你想得到的產業者有涉略。臺灣政府雖然有兩兆雙星的產業發展計畫,但跟韓國政府扶持韓廠方式相比,仍是小巫見大巫。韓國財閥式企業型態,有辦法吸收風險,有利研發及冒險性的措施,企業型態也有利於吸收政府補助,迅速往上衝,在臺灣還得搞定各家廠商。

Samsung_Hwaseong_1-Optimized

機關算盡求發展

韓國為人詬病的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事作風,在 DRAM 產業也發生過。1995 年至 2000 年之間,打從三星打算發展 DRAM 產業時,傾其資源盡可能從市場領先者挖東西。那時每當週五晚上,日本往首爾的班機上,就有不少 Toshiba  的高、中級主管飛過過去,在那邊待了兩天後飛回來,週一回公司工作,三星公然挖走日本領先者的技術。

除了偷技術,三星挖人也絲毫不手軟,從日本挖人才到韓國工作。受害者 Toshiba  也無能為力,因為三星開的價錢是兩、三倍,還有房子和家政婦照料生活起居,被挖角人在日本拚死拚活都很難買得起一棟房子。出動女僕伺候,不禁令人聯想是否要撫慰在異鄉打拚的心靈。

1998 年 DRAM 供過於求,同業大幅虧損。三星宣布減產 DRAM,為了讓大家相信他們真的減產,三星還向韓國媒體展示他們空盪盪的停車場,對外表示時局不好減產,所以大家都沒來公司。結果真相是三星高層下令那天不可以開車來,員工都是搭乘交通車來公司。為了讓對手信以為真耍小手段,三星奸詐的一面展露無疑。

2002 年時,三星也同時涉及了 DRAM 的聯合操控價格和壟斷市場,而被起訴,同時被起訴的還有海力士、美光和英飛凌。最後三星和與海力士均坦承涉入,在價格操控這一案中,三星先後被罰了 1.85 億與 3 億美元的罰金,多名主管還因此前往美國服刑。三星在面板中也同樣的聯合操控價格,不過他這次學乖了,效法美光在 DRAM 的做法,轉為污點證人,才免於被罰,但卻也殃及其他業者。

2010 年三星擴充資本支出倍增至 18 兆韓元,震憾 DRAM 產業。先前三星權五鉉來台參加論壇,呼喻同業理智,勿盲目擴張資本支出,想不到過了兩個星期,三星宣佈增加資本支出,且增加幅度達一倍之多,令臺灣業者大吃一驚和憤怒。

 

九命怪貓海力士  政府一直是背後支持的影武者

SKOREA-IT-COMAPANY-HYNIX

SK Hynix 海力士 2013 年中國無錫廠大火,先前也有不少波折。1983 年 SK Hynix 成立,那時是現代集團下的子公司,以現代電子產業有限公司的名稱生產 DRAM。Hynix 為 Hyundai 現代和 Electronics 字尾 nics 的組合。2009 年創辦人因破產而賣掉手上持股,2012 年 SK 集團入主取得 21.05% 股份,更名為 SK Hynix。

SK Hynix,可說是九命怪貓,一直要破產,但最後竟然存活下來,而當年一起競爭的廠家早已收掉大半。Hynix 多次的濱臨破產邊緣,在政府多次運作銀行團、外圍退休基金等疏困資金進來,而存活。SK Hynix 股東因銀行團等進入,大股東已經跟經營團隊脫鉤。因此在後來政府的協調下,讓 SK 集團取得銀行等套牢多年的股份,才有了真正的歸屬與背後大老闆。

 

CEO 遴選比產品更引人注目

不過說起海力士,大家最注目的接連幾次 CEO 的徵選新聞了,以 2007 年的 CEO 徵選來說,就有不少有力人士。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曾任職南韓內閣情報通信部長,被譽為 Mr. DRAM 的陳大濟,也參與徵選。最後選擇金鐘甲繼任 CEO。金鐘甲就任 100 天,將當年銷售額提升 20%。2007 年是 DRAM 價格爆跌的一年,這可是震撼產業界的大消息。金鐘甲成功讓公司轉虧為盈。

(1)091203▲ 金鐘甲(Kim Jong-kap)右側站立者(來源:SK Hynix)

2007 年那次還有 SK Hynix 內部的人員吳春植、崔珍奭、權五哲參與競逐大位。權五哲在 2010 年出任 CEO。大家可能很好奇,同是在東亞,怎麼這兩地企業的發展會差這麼多?最大的差異大概是臺廠的經營由老闆決定,韓廠有專業經理人操盤。

Kwon Oh-Chul▲ 權五哲(Kwon Oh-chul)

臺廠的發展狀況,要看老闆下的決策而定,而決策很容易受到老闆個性左右。雖然三星算是某種程度的家族企業,仍有專業經理人,扮演重要角色,甚至也有入朝為官者。

 

竊取日廠研發資料吃官司

與三星相同,SK Hynix 的崛起也挖角了大量來自日本的工程師,除此之外更有日藉工程師「帶槍投靠」直接把 Toshiba 本身的相關開發文入直接帶了過去,這也引發 Toshiba 針對 2008 年 NAND Flash 的外洩對 SK Hynix 提出法律訴訟求償,金額高達千億日幣。

如今 Hynix、三星意氣風發,但也是苦過來,背後有國家或是集團力量支援。DRAM 產業百家爭鳴,Hynix 最初也是經營很辛苦,幾經易手,需要資金紓困度過難關。三星在亞洲金融風暴受傷很重。專業經理人制度讓公司在關鍵時間點,做出對公司好的決策。產業界的發展誰也說不準,只能時時警惕,看別人的例子,想想自身要在瞬息萬變局勢下的決策。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