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M 大時代】日本最後 DRAM 廠──爾必達的隕落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8 月 01 日 10:21 | 分類 零組件
Elpida_Logo

曾經是日本唯一家 DRAM 半導體廠商的爾必達(Elpida),在 2012 年時不敵虧損而被另一家半導體廠商美光(Micron)所購併,爾必達購併流程普遍被認為有很多的缺失與決策錯誤,甚至也有本就不該以賤價出售的說法,不過爾必達的興衰都與一人有關,那就是 CEO 阪本幸雄(Yukio Sakamoto)。



集合日系品牌之力的爾必達

談到爾必達,就不能不說說這家公司的歷史了,爾必達成立於 1999 年,先後由日本的日立(Hitachi)和 NEC 的記憶體部門合併而成,一開始名為 NEC 記憶體公司,不過在進一步與三菱所屬的記憶體部門合併後並更名為爾必達(Elpida Memory, Inc.)。

Screen-Shot-2014-07-16-at-9.40.12-AM

有成立就是要保護日本 DRAM 產業的味道在,希望整合日系各廠的力量下,以求能與其他大廠抗衡,避免日系 DRAM 廠的力量在其他韓系、台系廠牌林立下被削弱,而爾必達也就成為日本唯一一家 DRAM 廠商。除了 DRAM 之外,三廠的 LSI (Large Scale Integration)積體電路部門也以同樣的理由,逐一整併成為現今的瑞薩電子(Renesas Electronics)。

Screen-Shot-2014-07-16-at-9.40.18-AM

重振日本半導體的傳奇

1947 年出生於日本群馬縣,畢業於日本體育大學的阪本幸雄,曾為體操選手出身的他,一開始並沒與半導體產業相關的知識,甚至一開始時也不過於是 TI(德州儀器)負責庫存管理員而已,憑著自身的努力,開始理解並掌握了產業相關的資訊,讓他一路扶搖直上,除任職 TI 董事外,在 2000 年時也時任聯電日本分公司社長,這之中的巨大落差,也是許多媒體偏愛的勵志傳奇。

Yukio-Sakamoto

▲ 爾必達前 CEO 阪本幸雄(圖片來源:爾必達)

當時爾必達成立沒多久,可說是沒人看好的燙手山芋,被估算光開門一天就要淨虧 2 億日元,由於阪本幸雄所任職的聯電也剛好是爾必達的代工廠之一, 2002 年就找上了他,由於阪本幸雄處事果決,在日本業界有不錯的名聲,因此希望他能出手解決漸陷泥沼的日本 DRAM 產業的經營危機。

阪本幸雄也算不負所望,在任職隔日馬上赴美與各廠客戶進行協商,在他的奔波下,從英特爾(Intel)取得訂單,除此之外,並獲得投資大量擴廠,讓爾必達的全球市佔開始逐漸復甦並攀升,隨後 2004 年 6 月建日本廣島新廠成立,同年 11 月甚至開始獲利,從 2002 年到 2007 年的 5 年內獲利成長 3 倍。

當年的阪本幸雄可說是相當風光,爾必達全盛時期,在整合日系廠商的研發能力,生產量排名世界第三,僅次於三星(Samsung)與海士力(Hynix),甚至還被日本媒體掛上「半導體產業救世主」之名。

 

誤判形勢,內外夾擊再難振作

不過好景不常,爾必達在先前大幅度擴張下,也開始出現產能過剩問題,伴隨著 2007 年起 DRAM 市場價格急遽下跌,加上 2008 年雷曼兄弟所引發金融危機,使產品需求大幅減少,再加上價格競爭加劇,DRAM 價格下滑到了上一年的三分之一,這些都讓爾必達又再度陷入虧損。

2009 年時爾必達申請當時日本剛通過的《產業更生法》修正案,成為新法的首位受益者,得以取得 300 億日元公共資金和政府擔保的 1,000 億日元日本政策投資銀行融資。阪本幸雄於這段期間積極與台系廠商合作,雖然暫時舒緩問題,但仍難以全面解決爾必達的問題,加上誤判行動設備快速崛起的形勢,對爾必達又是另一個重大打擊。

2011 年時泰國洪災更引發了另一波 DRAM 需求低迷,伴隨著史無前例的日元升值下,有 85 至 90% 銷售來自海外市場的爾必達更是難以承受,由於同時期韓元兌日元貶值達 70%,但偏偏韓系廠商又是其主要競爭對手之一,這讓爾必達完全無法招架,銷售額迅速下滑。不過同時期阪本幸雄在面對公司是否面臨破產或被購併的質疑還說出了「如果自己沒有能力重建,那麼與其他公司合作也就沒有意義」,強化眾人的信心。

在 2012 年業績惡化之際,又剛好碰上 2009 年批准的《產業活力再生法》到期,必須償還優先股以及協調融資等,在無力償還下,爾必達 2012 年 2 月 27 日向東京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保護,而最終放棄自主經營重組,當時公司負債總額已高達 4,480 億日元,是日本史上最大的破產案件。

其實在申請破產前,阪本曾極力奔走於日本、美國兩地,與美光洽談合併的可能,談判也有一定的進展,不料 2012 年 2月美光 CEO Steve Appleton 突然墜機過世,讓阪本的規劃出現了重大變數,情勢急轉直下,阪本當時想藉由破產保護讓到期的可轉債、債務能暫緩支付,有時間讓公司喘口氣再生。

在未告知主要銀行團、債權人、重大夥伴、客戶、供應商的情況下,爾必達逕自宣布破產保護反觸怒了日本政府、銀行團、夥伴、股東等,一時之間無人支持其立場,原本被外界稱譽的「決斷力」反倒成了壓倒爾必達的最後一根稻草,最後讓爾必達乎就是「送」給了美光,成為全資子公司並更名為「Micron memory Japan」,消息出來的那天,甚至還被日本媒體說成「日本半導體的終結」,而美光成了最大的受益者,市值從當時的 60 億美金,兩年時間大幅增加到 360 億美金。

 

阪本幸雄功過自有後評

理應負最大責任的管理者阪本幸雄也辭職下台,其甚至公開表示,爾必達的問題在於 DRAM 價格的下滑與日元升值,日元升值更是主因,當時爾必達處於技術上不先進兩代就無法與韓國競爭的情形,自然難以競爭,直接把原因歸歸咎於匯率上而非其個人,更表示未能處理與銀行之間的關係甚感遺憾,又暗喻銀行的不力挺。

不容否認的,爾必達最後突兀的破產保護過程,讓股東、債權銀行、官員都大跳腳,甚至
最終直接犠牲股東權益,在時隔一年之後,所有 DRAM 公司都開始大賺,讓美光成為最大受惠者,這之中主者阪本幸雄難辭其咎,而對於爾必達發布資金籌措方案後卻緊跟著申請破產的做法,阪本對此解釋說:「我不想讓爾必達以『半死不活』的狀態活下來,我也想堅持到最後。」(爾必達的購併問題,請參見《Elpida 啟示錄:被賣了,還幫忙數錢的經典案例》一文)。

micron-and-elpida

不過堅持的結果卻葬送了日本唯一的 DRAM 廠與眾多股東權益,由於阪本曾任職於台灣公司,與台灣半導界的關係一向不錯,甚至在爾必達破產後去職後,卻還能兼任台灣聯電、威剛、華亞科、華邦等公司有給薪資深顧問,這讓原爾必達股東只能暗自傷心,大嘆遇人不淑了。

 

熟稔台灣商圈的日本人

坡本與台灣半導體界的關係良好也是業界所熟知的,阪本在極盛時期,與同樣是 DRAM 大老的台灣力晶黃崇仁策略結盟合資了瑞晶半導體,總產能約 30 萬片,在當時的 DRAM 圈有高市佔率、龐大的影響力,除了與力晶的聯盟之外,同時也跟聯電前副董宣明智關係良好,同時又游走於華亞科、華邦等大老闆之間,可謂活動力驚人。因此也有業界大老指出,阪本雖然國籍、長相是日本人,但是他的思惟、行為都不是日本人,反而更像個台灣人。

也由於熟悉台灣的半導體產業關係,阪本甚至還參與了台灣創新記憶體公司(TMC)的鬧劇,在 2009 年間台灣政府針對 DRAM 的產業危機,提出了 TMC 的計畫,希望藉由與美光與爾必達的合作,以取得 DRAM 的關鍵技術,是在政府出資 300 億元,並由宣明智擔任召集人。但 TMC 不建廠不整併的方式馬上被各方質疑,力晶與台塑更是直接提出批評,TMC 最終也同樣在爾必達倒閉,DRAM 產業復甦下草草收場。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