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掀起新革命,FireChat 創辦人 Micha Benoliel 專訪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8 月 08 日 0:00 | 分類 app , 手機 , 社群 follow us in feedly

去年香港「雨傘運動」期間因示威者擔心通訊會受到監控,因此 FireChat、Telegram 突然成為熱門應用軟體,其中 FireChat 更因而一舉衝上通訊類應用軟體下載榜首。事過境遷,Unwire 再次訪問開發 FireChat 的 Open Garden 共同創辦人 Micha Benoliel,談一下新功能和對即時通訊市場的看法。



P2P 通訊取代基地台中央角色

在人人都只是認識 WhatsApp 的時代,大概沒什麼人會留意到 FireChat、Telegram 這些即時通訊工具。去年一場「雨傘運動」,群眾擔心通訊會受到監控或斷網,於是很多人開始研究其他新的通訊工具和方式,於是 FireChat 就在完全沒人預料到的情況下,如它的名字一樣突然火紅起來。

FireChat 的特別之處在於並不依靠單一的連線方式,傳統簡訊經過 GSM 電訊網路傳送,後來 ICQ 和 WhatsApp 等即時通訊工具出現,通訊方式轉移到經過網路連接,而 FireChat 則更進一步毋須依賴 Wi-Fi 或行動數據,即使是藍牙網絡也可通訊。

這種 P2P 通訊的新模式不會因為基地台或 Wi-Fi 節點擠塞而影響通訊,反而因為 P2P 是愈多人就愈順暢的,於是 FireChat 在人多擠逼的環境下,不單不會因擠塞而不能收發訊息,反倒是肯定能發送得到。再加上雨傘革命時一度傳言政府會斷掉行動網路,於是 FireChat 就能在一周內突然衝上香港通訊類應用軟體的下載榜首,排名一下跳升了 400 多名。

The FireChat Way_unwire.pro0806

5% 城市人口就能架起整個通訊網

FireChat 這種特性讓它在近年全球示威活動中都有出現,除了香港的雨傘運動,去年 3 月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及 6 月的伊拉克巴格達示威,示威者都使用 FireChat 來互通訊息。不過沒有一盤生意會把利基市場定位在「示威活動」上,Open Garden 其實一直在找尋 FireChat 的業務模式,也許答案可從 FireChat 的新功能中找到。

FireChat 的新功能也許會再次掀起新的革命。官方可以放心,這裡說的不是另一場示威或政治活動,不過如果是電訊公司就要小心了。以前 FireChat 定位是「開放聊天室」,透過地域定位跟附近的任何 FireChat 使用者通訊,而全新功能則可超越距離,即使沒連上網路也可向全球任何 FireChat 用戶做私人通訊。

Micha Benoliel 稱這是「超越網際網路的私人短訊科技」(Off-the-grid Private Messaging Technology)。在區域內的任何一個使用者有連網,那附近其他使用者即使沒有上網,也能向區域外的使用者私人通訊。即使全部人都沒在上網,但只要任何一人移動到另一個區域就能把訊息帶出去,只要新的區域有人在上網就能轉送出去。

P2P 通訊大為減少對基地台的依賴,但亦因此不能確保通訊能無遠弗屆。透過 FireChat 這新功能就可將訊息無間斷地從一部電話跳送到下一部電話,直至送抵收件人。Micha Benoliel 指只要城市裡有 5% 人口在使用 FireChat,就已經能確保通訊,平均訊息傳遞時間亦只是 10 至 20 分鐘內。

而有關訊息也會加密處理,只有發送者和收件者能查閱,沒有人能檢閱私人訊息的內容。做為「信差」的使用者不會知道自己在攜帶訊息,亦不能破解加密的通訊,而訊息在傳遞後亦不會儲存在信差的手機裡,因此 Micha Benoliel 認為使用者毋須擔心外洩問題。

電訊服務新一輪革命

為何會說它是一次革命?因從此以後人們可大為減少對行動網路的依賴,尤其是在行動通訊費用高昂的地區。Micha Benoliel 同意香港這種電訊網路健全、通訊費用亦低的城市,FireChat 其實不大有吸引力,因此在香港有如此高的使用率是相當意外的。

但如果場景改為是印度這些通訊費用高昂的市場,FireChat 就相當有吸引力。無可否認,這種通訊方式未必符合使用者對「即時」的要求,但就能平衡通訊開支和通訊效率。事實上目前印度已是 FireChat 的第三大市場,使用者人數僅次於美國和香港(是的,香港排第二),由印度市場反而更能反映 FireChat 實際表現。

讀者不妨想像一下,如果要到其他城市出差或旅遊,現在就需要用上漫遊數據或是在當地購買電話卡,但若使用 FireChat 的話就完全不用這些額外支出。近年有香港電訊商推出外遊可用 WhatsApp 或 LINE 的特別套餐,FireChat 其實正是把漫遊服務架空。FireChat 的出現難道不是在向電訊商發起另一次新革命嗎?

 

近場社交成新的應用方式

FireChat 另一個使用場景是校園。不說不知,原來 FireChat 一類近場通訊應用在美國校園的使用率很高,由於學校可能不准學生使用手機,於是學生就因此改為透過 iPod 或 iPad 使用 FireChat 或 Jott 來通訊。而有趣的是這也令 FireChat 具備通訊以外的社交功能。

舉個例子,學生可利用近場通訊在課室間交流而又不讓老師察覺(好吧,前提是老師沒使用 FireChat),其開放聊天室特性可用在筆記交換的學習功能,當然也可用在邀約上,只要發放開放訊息就能召開派對等公開活動。而新增的私人通訊更可用在結識異性之上。

由於 FireChat 不用像 WhatsApp 需要對方的手機號碼,又或是 Facebook 般需要互加才能通訊,應用在近場社交上就能減低雙方的壓力,也免去和別人要電話的尷尬。在結交新朋友時只需在區域內搜尋就可以,而結交後也能作私人通訊,合則來不合則去,因此大受學生和青少年的歡迎。

不過當問到會否針對這種新市場而追加陌生社交、甚至配對的功能時,Micha Benoliel 坦言沒有想像過,目前 FireChat 仍將集中在通訊領域上,因此要用 FireChat 來追求異性,恐怕還得等一下了。

inbox_unwire.pro0806

不應禁止加密通訊工具

不過這社會很有趣,當年輕人喜歡某些事物,幾乎肯定是要推翻某些現有的制度。FireChat 在全球示威活動中成為焦點,自然也很易招來敵視。最近英國就計劃通過法案,禁止任何形式的加密訊息傳播,一旦通過法案,包括 FireChat 在內的加密通訊工具都會被視為違法。

對此 Micha Benoliel 感到憂慮,但他認為這不僅是 FireChat 一家公司面對的問題,事實上在個人私隱日益受到重視的今天,加密通訊已是很多應用的預設功能,因此這已是整個業界層面的問題,需要業界進一步向英美當局施壓爭取。

 

總結:原來一切也是意外

Micha Benoliel 笑言 FireChat 能夠在香港如此高採用率,完全是一個意外,最初 Open Garden 設計 FireChat 時是以大型活動、節慶等場合為目標,會用於示威和社運領域完全超出預料。香港的通訊方便,雖然在人多時還會有擠塞問題,但也不至於完全無法通訊。

但在美國,很多大型音樂會都是在郊外舉行,往往不能接收電話網路訊號,因此才會構思出 P2P 通訊的 FireChat。Micha Benoliel 同意 FireChat 其實還有很多發揮空間,例如可用在災難救援的環境,畢竟當遇上大型天災時,即使基地台未受波及,但大量通訊需求會為基地台帶來極大負荷,FireChat 在這種情況下就能大大發揮功效。

他希望 FireChat 有更多使用者之餘,也能養成他們使用 FireChat 為首選通訊工具。由於 FireChat 在連網或不連網的狀態下皆能通訊,如使用 FireChat 通訊將可完全不用理會網路環境,在習慣後將更不會依賴其他通訊方式。

(本文由 Unwire Pro 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