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萱的聲音我們聽到了!其他本土字型業者呢?文鼎:我們從未缺席!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9 月 11 日 8:30 | 分類 社群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中文字型設計這幾個月在台灣很熱鬧,前有 HTC 斥資百萬更換手機字體為「信黑體」引起的討論熱度;接著是蔡英文競選主視覺操盤手的聶永真,對外強調此次皆為正版授權使用「晶熙黑體」,表達支持台灣本土研發字型的心意;而這兩天,又有募資金額已達將近 2,000 萬的「jf-金萱」字型所刮起的狂潮,並以「培育新鮮台灣文字風景」為口號,喚醒大眾對「MIT 中文字型」過於匱乏的危機意識。



justfont 在 flyingV 募資專案的網頁上寫著:「這十年來,台灣自產的字型,不到 5 套。中文開發成本高,盜版又猖獗,無利可圖之下,字型廠商只好另謀出路。」此話一出,外界譁然四起,我們疑惑:台灣本土的字型設計廠商都到哪裡去了?難道他們已經放棄正體中文市場,不再積極開發新字型了嗎?

其實並不然。

 

扛 25 年招牌,本土字型獲蔡英文競選團隊青睞

身為 25 年老字號的正港台灣字型設計公司「文鼎」,在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不斷強調:「我們一直在這個領域,從不缺席,而且很努力。」事實上,蔡英文競選團隊所採用的「晶熙黑體」即是出自文鼎設計團隊之手,該套字型更於 2013 年獲得《Good Design Award》BEST 100 大獎,在 6,000 多件商業設計作品中脫穎而出,這也是全台第一套本土字型獲得國際設計獎項,而晶熙黑體中光是漢字(簡體、繁體、日文漢字、香港用字等)加起來就有 26 萬字之多,且至今仍然持續擴張字數規模,足見其所投入的大量人力、物力及心神,絕非三言兩語能道盡。

文鼎的正體中文設計實力,也獲得電腦品牌 hp 與晶片商 Intel 的青睞。據悉,hp 跟 Intel 皆委由英國字型廠商 Dalton Maag 與文鼎合作,聯手開發兩家公司專屬的企業字型,也就是說,未來你在這兩家公司的網頁、文宣品、產品等處看到的中文字型,皆有可能是由文鼎所獨家開發。

對於 justfont 所稱,這 10 年來台灣自產字型僅有 5 套的說法,文鼎董事長文鼎董事長楊淑慧的回應則是「不清楚他們怎麼計算的」,畢竟這牽涉到「何為一套完整中文字型」的定義,但至少就文鼎的角度而言,文鼎這些年來一直不遺餘力地開發新的中文字型,今年底前也將陸續釋出全新字型「書苑宋」與「方新書」體。

即便這 25 年從未懈怠於開發正體中文字型,不過,文鼎也坦承,從 2010 年左右,文鼎與台灣另一家字型設計公司威鋒數位(前身華康),皆不約而同將主要市場轉向日本,台灣反而不再是發展重心,原因沒有別的:台灣盜版猖獗,上至政府下至市井小民,對於字型版權普遍缺乏概念,迫使本土廠商不得不另闢蹊徑。

數位時代配圖

▲ 文鼎開發的「晶熙黑體」曾獲 2013 年《Good Design Award》BEST 100 設計大獎。(Source:文鼎提供)

台灣盜版猖獗,本土字型業者布局日本市場

文鼎董事長楊淑慧說,幾近十餘家的台灣中文字型設計廠商,在過去相繼衰亡,到 2000 年時,幾乎就只剩下兩家,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文鼎及華康。雖然市場從多頭變成兩家獨霸,但在這十多年間,由於台灣盜版字體實在太過猖獗,一般民眾對於使用盜版字型也心安理得,更多時候是根本不知道字型也有正版盜版之分。也因此,這兩家廠商這 4、5 年來不得不將主要市場鎖定在較重視字型版權的日本品牌客戶。

她進一步表示,以有在使用漢字的日本、台灣、中國、南韓市場來比較的話,台灣字型廠商活得最辛苦,原因不外乎為市場小,再加上盜版問題。南韓向來對設計的價值都很肯定,日本更不用說,光字型的市場規模可能就是台灣的百倍之多,而中國雖然早期盜版猖獗的問題不亞於台灣,但在 5、6 年前,中國政府及法院開始積極介入,並受理盜版字型的訴訟案件,在當時可謂「存證信函滿天飛」,一時風聲鶴唳,這樣累積下來,中國的狀況竟也比台灣好上許多。

難道文鼎從沒試過與盜版業者對抗嗎?楊淑慧無奈一笑,他們很多年前也曾經試過,但效果並不彰,而且很難真的從盜版業者手上拿到文鼎原本應該要有的收益。

她也認為,如果用像中國那樣「治亂世必用重典」的方式抓字型盜版業者,也太過極端負面,容易造成字型設計業者與一般消費者之間的矛盾對立,因此文鼎的做法是「教育市場」,這幾年陸續透過各種講座、研討會,教育一般民眾對於字型版權該有的常識,「我希望供需雙方,有比較好的關係。也很感謝金萱,這裡面有很多專業知識,這些應該要有更多的人把它講得更清楚,消費者才會採取正確的判斷。」

數位時代配圖

▲ 文鼎即將於今年底或明年初釋出的全新字體「方新書」。(Source:文鼎提供)

學習金萱精神:跨足 B2C,走向群眾

「我們以前大概都花時間在如何活下去、如何做得好,也是這三年,才開始讓大家知道我們在做什麼?」楊淑慧感嘆說到。

即便這幾年來,文鼎陸續進行字型教育推廣活動,但面向的群眾數目仍然太少,且來參與的人大多為設計背景,許多民眾對於字型版權這件事仍是僅有模糊概念,甚至毫不知情。而這次,金萱的募資專案則讓文鼎眼睛一亮,因為這個專案,讓台灣字型設計議題的關注度直線上升!

既然要教育市場,那麼字型設計公司就要走向群眾,此次金萱透過募資平台及社群力量的串連,就做了一次很好的示範。

傳統字型設計公司的商業模式,主要仍是授權給大型企業使用,鮮少與個人使用者或規模相對較小的組織、公司、商家直接接觸,而這次金萱募資案最特別的地方則在於,它打破了這種 B2B 運作方式,反而是「從小做起」——授權對象從大量的單一捐贈者或小規模組織開始。

事實上,文鼎於今年 6 月推出「雲端字型租賃服務」,也是文鼎首度跨足 B2C 市場的新嘗試,其主要目的為在台灣推廣正版字型,讓一般民眾也能以負擔得起的價格、便利的購買模式、彈性的授權方式,使用文鼎家族的正版字型。據文鼎資料顯示,「雲端字型租賃服務」最低 3 個月使用期限的基本版授權費用為台幣 299 元,專業版則為 899 元,以大企業動輒百萬元的字型授權費用相較,這種方式確實降低了一般民眾及小型商家使用正版字型的門檻。

數位時代配圖

▲ 文鼎雲端字型租賃服務,可降低一般民眾及小型商家使用正版字型的門檻。(Source:網頁截圖)

金萱非台標體惹議?文鼎:台標體根本不適合印刷!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有網友在 PTT 上「爆卦」指出,金萱體打著台灣自產字型的名號,卻根本沒有遵循教育部台標體的標準,引來論戰。對此,楊淑慧則認為,這根本就是非戰之罪。

楊淑慧進一步解釋,離台標體制定距今已經有 30 年左右,然而當初台標體在制訂時,僅找了一群精通訓詁學的學者閉門討論,完全沒有邀集印刷業者、書法家等其他相關領域的專家共同商討。但是,用訓詁學專業訂定的台標體,根本沒有考慮到印刷的可行性與閱讀的便利性,「如果單純用手寫的筆法來定義印刷字體該長什麼樣子,字就會東倒西歪,閱讀感受會很差。」

舉例來說,明體跟黑體字的「草字頭部首」中間如果不連起來,「肉字旁部首」如果不變成「月」,整體看來,就容易影響視覺的延伸性。楊淑慧笑說,現在台標體大概只有學齡兒童的國語課本上會遵循,以便學童一筆一劃學寫字,一般的明體、黑體印刷字,其實早就不再遵循台標體的字型。

回望 25 年來時路,楊淑慧還是強調那句話,「文鼎絕對不會缺席中文字型市場」,將會不斷地推廣字型設計與應用、培育設計人才,健全中文字型設計產業。

數位時代配圖

▲ 文鼎董事長楊淑慧。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flyingV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