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監視人民新方式,計算你的「威脅指數」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1 月 13 日 10:08 | 分類 Big Data , 社群 , 電腦 follow us in feedly

科幻電影中預知犯罪的場景有可能在真實世界上演!你能想像當警方接獲報案一名男子挾持人質時,警方能透過一個電腦程式就搜尋到所有關於此嫌疑犯的資料,包括犯案紀錄、資產紀錄、商業數據等,並顯示出他的「威脅指數」,藉此決定該派出什麼等級的警力來與他對峙嗎?美國弗雷斯諾警方正是如此,他們利用 Beware 軟體監控人民生活,希望藉此更加保護人民的安全。



警方認為,這樣的工具不僅能提供他們辦案時的重要資訊,幫助他們了解嫌疑犯是否為恐怖份子,阻止槍擊事件的發生,更能保護警方與人民的人身安全,找出嫌疑犯的藏匿處等,去年在巴黎和聖貝納迪諾所發生的爆炸與槍殺事件更突顯了此軟體的重要性。

然而,此軟體的運用也引起了不小的爭議,許多自由主義者以及激進份子認為這樣不僅可能侵犯人民的隱私權,還有可能會被拿來濫用,變成一種違法的行為。他們認為,制定法律的目的應該是要保護人民,而不是讓警方拿來為所欲為。

弗雷斯諾警方並不是侵犯人民隱私的唯一例子,許多民眾並沒有察覺到,其實警方早已從各種方式蒐集人民的資訊,卻也在此過程中造成許多爭議。像是美國巴爾的摩和佛格森警方會將相機安裝在無人飛機上,在許多抗議和動盪的場合中進行攝影。此外,近幾年來,許多警察會在沒有搜索票的情況下,會用一些設備蒐集人民手機中的數據,類似的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電子前哨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資深律師 Jennifer Lynch 表示:「這些事情是從 911 事件後開始建立的。」她說,這些一開始是應用在軍事行動中,之後才漸漸轉而運用在國內的執法單位,對國家來說,這種方式不僅較省錢,也能更簡單的監控人民。許多警察部門不太透露自己是否有運用此種設備,弗雷斯諾警方更反常地告知媒體他們是以 60 萬美元購入此設備,引起當地不小的反彈聲浪。

 

高科技兵工廠

弗雷斯諾的「即時犯罪中心(Real Time Crime Center)」成為了各地警方的仿效模型,近十年來,相似的犯罪中心也在美國紐約、休士頓、西雅圖三地建立。其充滿未來感且全年不休的控制室坐落於弗雷斯諾警方的總部中,讓警方在需要的時候能夠在此查看、分析和下達指令。

在此犯罪中心的牆上有 57 個螢幕,操作者能放大畫面,更能利用警方在市區內部署的 200 支監視器查看城市中的每一個角落,還能與學校和查看交通情況的 800 支監視器連通,他們也期望未來能與警察胸前配戴的攝影機連接,增加超過 400 支的攝影機,完成一個完整的監視系統。

而監視器,或者說是攝錄機只能說是能拿來監視人民的其中一個方法而已。警方不僅能查閱美國超過 20 億個車輛牌照和所在地等私人資訊外,更能利用不同的系統定位出犯罪地點,像是利用各地收音器找出開槍地點、利用社群軟體調查是否有違法行為等,弗雷斯諾警方則表示,擁有這些能力能讓他們即時取得重要資訊,打擊犯罪。

弗雷斯諾警方更舉了許多例子說明有這些工具的幫助,他們能更省時且省力,不僅利用監視器抓到了搶劫犯,也因為有目擊者的描述以及汽車牌照數據庫的幫助,成功逮到一場兇殺案的嫌疑犯。然而,在此之中好像都是一般美國警方在辦案時常有的慣例,Beware 軟體中的「威脅指數」才是最備受爭議的部分,而弗雷斯諾警方也是首先試用此軟體的警察部門之一。

當警察在答覆這些報案電話時,Beware 會自動尋找通話地址,提供警方所有的住戶姓名,並且還會上網查找與他們相關的公開資訊,最後提供警方 3 種顏色—綠、黃、紅,其中之一的警戒顏色讓警方參考。

至於 Beware 怎麼計算「威脅指數」,研發它的公司 Intrado 不願意公開,只表示這是商業機密,是否與違法行為、重罪、FB 上的留言有任何關係則不得而知,只知道此程式會提供使用者相關數據與報告。從此運用中,我們也能看出大數據的市場也從行銷和許多大公司的手中轉移至執法單位上。

弗雷斯諾警察局長 Jerry Dyer 也表示,他們常常將大量的警力用在查找那些不正確且貧乏的資訊,不僅浪費時間也浪費人力,也因此,有了 Beware 和「即時犯罪中心」的幫助,才能夠讓他們在辦案時更有效率。

dyer

▲ 美國弗雷斯諾警察局長 Jerry Dyer。(Source:The Washington Post

但有的人則認為將所有的監視系統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將會帶來許多的麻煩,美國奧克蘭雖原本也想建立類似的犯罪中心,最後也在民眾的反對下,打消了這項計畫。另一民權律師 Rob Navarro 則表示,Beware 這個軟體根本就是一個未爆彈,只是等著被啟動的那一天而已,只有打造它的公司了解「威脅指數」的計算方式,這樣自己的指數是否有算錯誰會知道?

Navarro 也不是唯一對此感到憂心的人,弗雷斯諾市議會也在 2015 年 11 月時對 Beware 舉行了一場聽證會,其中一個成員更指出,當地媒體報導有一名婦人的「威脅指數」被提高,只因她在路上走路傳推特時,裡面提到了一個叫「Rage」的紙牌遊戲。對於 Beware 來說,此字可能是他們在調查評估使用者在社群媒體中的發文關鍵字之一。

一名議員 Clinton J. Olivier 更表示,此軟體就像是從反烏托邦的科幻小說中蹦出來的,更向警察局長 Dyer 詢問是否能現在就查看自己的「威脅指數」,結果顯示 Oliver 為綠色,但他的家則顯示為黃色,警方表示,可能是之前的住戶有犯罪紀錄。Oliver 對此表示不滿,認為若今日是要調查他的話,警方並不會深入調查,可能只會將他與先前的罪犯一視同仁罷了,這對他來說一點都不公平,更何況是人民呢?

一名 Intrado 的代表只在一場採訪中簡短表示,他們會研發 Beware 是希望能更快速地提供警方商業中能取得的公開資訊,提高警方對此嫌疑犯的警覺性。

 

呼籲舉行有意義的辯論

根據美國司法統計局的數據顯示,1997 年時,全美只有 20% 的警方部屬高科技的監視系統,而 2013 年經統計,已有超過 90% 安裝。監視器和牌照自動辨識器已不再稀奇,反而手持生物感測器、社群監控軟體等設備的數量不斷的增加。

美國各地警局運用了不同的方式監控著人民,只是方式大同小異。這樣的監控也製造了許多龐大的數據,集中堆放在當地、區域及國際中的數據庫李。FBI 近期也規畫要用 10 億美元的金額打造一項「新世代辨識程式」的計畫,蒐集指紋、虹膜掃描、臉部辨識等數據,幫助當地警方辨認嫌疑犯。

執法單位認為,透過這些高科技的幫助,他們能做的又更多了,像是去年維吉尼亞警方透過牌照自動辨識器的幫助,捕捉到一名射殺了正在直播的記者的嫌疑犯。此外,這樣的系統也能幫助他們找到許多綁匪、逃犯、或那些想製造破壞性極大的犯罪事件的罪犯等。

police1

▲ 一名警察正在查看車上的電腦設備。(Source:The Washington Post

然而,這些好處可能就得以人民的隱私做為代價,許多執法單位在未經法官同意前就直接查找人民的隱私。而面對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的批評聲浪,美國司法部也在去年九月宣布,所有的聯邦警局在辦案前,都須先取得搜索票才行。

ACLU 的一名律師 Matt Cagle 表示,這些討論對他們來說根本就是在放馬後炮,他們這些機制早已行之有年了。Cagle 補充:「每次運用這些監視的高科技設備時,我們必須要舉行一個有意義的辯論,在運行時,必須要有保護措施和監督等機制才行。」

在舉辦過那場極具爭議性的 Beware 聽證會後,弗雷斯諾的警察局長表示,他將會做些事情來消除人民的疑慮,並與 Intrado 合作關閉「威脅指數」系統,可能的話也會關閉社群監視。他也在最後表示:「總是會有兩全其美的方法。」

(首圖來源:Flickr/West Midland Police CC BY 2.0)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