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挺、有人憂,唐鳳能扛下台灣數位發展重任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26 日 6:22 | 分類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數位時代配圖

自學天才、網路界的神人,她是唐鳳,史上最年輕的準行政院政務委員。對於她的出線,網路、新創圈一片叫好;但也有人擔心,今年才 35 歲的唐鳳,能否在複雜的政局中,推動巨大且繁雜的國家機器?



政府有數位人才是好事,但人才能否發揮更是關鍵

曾在前行政院政務委員蔡玉玲身邊擔任研究員的王景弘,依他自身的經驗與觀察指出,「政府還是有很多單位是數位沙漠,現在可以有個懂數位的人進去,是一件好事。」而曾任行政院青年顧問團成員,並也是直播平台 Livehouse.in 執行長的程世嘉則認為,目前政府缺乏明確的數位政策,在唐鳳浮出檯面之前,政院裡面似乎也看不到與網路產業比較靠近的人,因此設立「數位政委」的職缺,在他看來是好事一件。

但如科技部長楊弘敦卻也提到,若年輕有為的人才願意進行政院,補足目前數位領域是好事,但關鍵還是在於,行政院要如何用人?有政府高層就擔心,人才進入政府體系後,除了容易被傳統框架限制,也會被開不完的會給綁架,而更讓人憂心的,恐怕是容易沾染政府陳腐的醬缸習氣。

此外,有業界人士則是提及,唐鳳身為 g0v 開放政府的指標人物,如今加入政府組織,會不會被貼上「遭政府收編」的負面標籤?

數位時代配圖

▲ g0v 會是唐鳳的阻力還是助力?(Source:g0v.tw 台灣零時政府)

不過對於這些問題,與唐鳳有過多次共事經驗的王景弘倒是一點都不擔心。「進政府才能真正監督,我之前進政府也是扮演這個角色。」同時他認為,唐鳳過去雖然沒有正式進入政府體制內,卻一直都是行政院的顧問,特別是在 vTaiwan 的運作過程中,她已經有過與各部會互動的經驗,除了對內部運作有一定的了解,對政策思考也不陌生。

「一個能了解數位世界的人,對這些需要標準答案的事務官們,可是比什麼都有價值啊。」他說。

而唐鳳本人則回應,兩年前因為對公共事務的運作尚不熟悉,所以是以見習的心情協助當時的政務委員蔡玉玲,沒有正式加入執政團隊。除此之外,她當時也是希望能運用民間的身分,建立「群眾外包」、與不特定人協作的公共參與機制。「現在這些機制初步成形,能進一步協助行政事務人員熟悉,我覺得很合適(擔任政委)。」她說。

 

每一句支持,都是對台灣未來的期待

然而,每一句支持與力挺背後,同時也帶著對台灣未來改變的高度期待。

王景弘就指出,數位政委應該肩負兩大職責,一是協調容易直接整合進既有行政流程的數位流程,讓好做的而且跟現實差距不大的,可以重新回到同一條線上,例如政府窗口 E 化;而另一件事,則是對全新的數位業務,如 Uber 議題,要能夠創制跟協調資源。同時他個人也期待唐鳳能夠將 vTaiwan 的精神發展下去,「也就是在數位政策形成前先做好溝通,拉進民間與官方的距離。」他說。

數位時代配圖

▲ 藉由 vTaiwan 的經驗,唐鳳(左一)對政府的跨部會協作有更多了解(Source:截自直播頻道)

程世嘉則是以近來相當熱門的 Pokémon Go 為例,「政府應該要體認到數位內容和 IP 的重要性,現在大家都在講 OTT,但是大家連基本經營 OTT 的基礎技術都沒有,更不用說在穩固的技術基礎之上做價值經營。電視台現在出了大問題,整個數位內容的價值鏈正在重整,我很希望政府趕快重新重視這一塊。」

還有經濟部數位內容產業推動辦公室前組長,現任 CJS 喜杰思互動科技創辦人謝京蓓雖表示,對唐鳳不熟悉,但也期待唐鳳能用開放心態,不受限於過往經歷,去全盤了解各種數位經濟下的產業影響,也就是不只是關注「網路」,也包括各種新科技,如 AR、VR。「真的希望能像蔡政委,把大小石頭都踢除。」她說。

而曾有意延攬唐鳳的前政務委員蔡玉玲自然也樂見唐鳳接下數位政委的位置。她建議唐鳳能利用科技的方法,讓政府政策制定流程透明公開,更有效率。畢竟有過先前的經驗,她仍是不免感嘆,「政府這部機器的運作速度太慢了」。同時她也希望現有體制內的官員,能近距離學習下一代年輕人的思惟與做法。

 

期許自己成為公僕的公僕

至於唐鳳本人,在退休後仍點頭接下這份勢必會是「吃力不討好」的職缺,自然也對自己有一定的期許。她說:「進入行政院後,我對自己的期許是做為『公僕的公僕』。也就是運用數位技術及系統,輔助公務體系解決問題,並強化政府部門與公民科技、公共社群的對話與合作。我的存在,不是為了讓某些社群『朝中有人』,也不會是為了在網路上『政令宣導」』,而是成為一個『通道』,讓更多的智慧與力量有更好的結合。」

(本文由 數位時代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