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工時全球第三,學者指肇因來自企業權力太大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12 月 19 日 10:21 | 分類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經濟成長率保一望二,代表戰後快速成長時代已經過去,當全世界各國在找尋自己在世界經濟上的新定位之際,勞工不滿情緒也藉由經濟動盪找到出口,勞工意識抬頭成為新政府的燙手山芋,南韓也是一樣,長工時惡名昭彰,有些南韓新興企業開始思考新的彈性工作方式。



日經新聞報導指出,在南韓要取得工作生活平衡是夢想,無論是在醫院、銀行、電子業都是工作不離身,聽聞三星高階主管在家洗澡時還要帶手機進去,以免漏接長官電話。早上 6 點上班晚上 10 點離開辦公室是正常,甚至排班的護士時間到了也不能準時離開,太多額外的工作要做。

根據 OECD 數據,2015 年南韓人平均工時為 2,113 小時,僅次於墨西哥與哥斯大黎加,在 35 個國家中排名第三,連長工時典範日本都比不上,日本只有 1,719 小時,OECD 國家平均為 1,766 小時。根據勞動部公布的國際勞動資料,工時最長的前三名為新加坡、墨西哥、南韓、台灣,台灣平均年工時為 2,104 小時。

OECD 調查平均工時最低的國家是德國,只有 1,371 小時,記者訪問一名台灣航運公司派駐德國分公司財務部門的受訪者指出,在德國工作每天都準時下班,她認為與台灣公司最大的差異是德國人不喜歡開會,但是在台灣會議永遠不嫌多,導致手邊工作永遠做不完。

報導探討南韓長工時文化何來,東京政策研究國立研究所指出,勞工沒有發言權是主要原因,企業通常擁有太大權力,勞工沒辦法向雇主提出任何要求。另外一個原因是薪資結構,使得勞工自願加班,因為起薪太低,唯一多賺點錢的方式就是加班,當中很多是合約勞工。

第三個原因是資深員工將長工時視為理所當然,辦公室文化讓資淺員工不得不待在辦公室不敢下班。一名先前在首爾醫院工作,後來轉去美國軍醫院工作的護士表示,在韓國醫院工作像機器人,但在美國醫院,她可以自由地與同事調班,表定下班時間就是直接回家,不會有額外的工作。

首爾大學經濟學教授認為,政府與企業必須提倡開放與創新的工作環境,開放與自由的工作環境才能讓年輕員工展現創意。長工時必須付出許多代價,如各種身心疾病,出生率降低等對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非常大。2014 年南韓出生率只有 1.2,是 OECD 國家中最低的,日本為 1.4,根據內政部數字,台灣更低只有 1.07。OECD 平均為 1.7。

長工時不利生育,雖然女性在辦公室的時間較男性低一點,但是若加上家事,工作時間高於男性,根本沒時間養育孩子。長工時會導致更多問題,2013 年南韓自殺率為 OECD 國家最高,每 10 萬人有 28.7 人自殺,日本第三為 18.7,美國為 13.1 排第十二。雖然自殺率高不見得是長工時導致,但長工時會導致生活滿意度下降。

分析認為,與南韓企業溝通不良是長工時的部分肇因,許多勞工都是把時間花在被動等待僱主的指示,若能夠跳過某些步驟,加快工作流程,或許可以早一點回家。不過現在有一些南韓企業開始改變傳統職場文化,譬如一家童書出版商在 2012 年開始推廣一天工作 6 小時制度,該公司把下午茶時間與不必要的會議取消,並無影響工作品質,且主管與員工對新制度都很滿意。

(首圖來源:Flickr/xing zhang CC BY 2.0)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