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J:為何遠距工作的趨勢無法被阻擋?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06 日 7:55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遠距工作(Remote Work)在國外十分常見,儘管近期一些大公司選擇取消這項制度,但數據顯示,美國遠距工作者的數量仍舊持續成長,究竟遠距工作能帶來什麼不同的效果?



企業對遠距工作的考量

華爾街日報報導,科技大廠戴爾(Dell)最近對旗下 11 萬名員工進行了工作習慣的調查,儘管只有 17% 員工正式授權能在任何地方工作,但已經有近 58% 的員工每週至少有一天遠距工作,人資長 Steve Price 認為,這對戴爾來說是個好消息。

Price 對於遠距工作的支持並不奇怪,畢竟戴爾在 2013 年時就曾公開表示,希望至 2020 年時,公司能有半數員工每週至少有幾天是以遠距方式工作。

這與其他大公司的想法可能很不相同。畢竟在近期,包括 Yahoo、美國銀行(BOA)、保險公司 Aetna 都取消了允許遠距工作的規定,就連已經實施這項制度幾十年、以職場文化改革聞名的 IBM,都改為提供遠距工作員工兩個選擇,回到辦公室或離職。

但戴爾的做法與數據相符,根據蓋洛普(Gallup)調查,在 2012~2016 這 4 年期間,美國在家工作的比率由 39% 上升至 43%,遠距工作的比率則由 15% 上升至 20%,顯示遠距工作的趨勢確實持續成長,包含亞馬遜(Amazon)、美國運通、聯合健康保險(UnitedHealth)等企業也開始允許員工在一些時間從事遠距工作。

遠距工作多與成本考量無關,IBM 就表示,實施遠距工作的期間並沒有為企業節省下資金,取消的計畫也不是為了降低成本──儘管有些員工因此選擇離職。一些企業則認為,遠距工作除了能節省辦公室的租金外,也能夠提升員工對工作的滿意度,對於招聘及留任人才都很有幫助。

現實的情況是,隨著遠距工作逐漸興起,多數雇用知識工作者(Knowledge Workers)的企業,都在試圖尋找哪些職位適合遠距工作的性質,Price 指出,如何讓每個人都得到正確的「工具」很重要,對一個企業來說,這種轉變可能昂貴且耗時。

遠距工作的利與弊

由於工作性質的不同,也是有著幾乎以遠距工作為主的公司,像是創造出 WordPress 的網頁程式設計公司 Automattic,旗下有著 558 名員工、遍布 50 個國家,為了讓分散在不同時區的團隊也能夠討論,Automattic 靠著 Slack 進行同步通訊、視訊會議,記錄所有人的工作及決策,確保沒有任何人被遺漏。

這樣的工作方式也有額外優勢,工程師 Julia Amosova 指出,在仰賴網路溝通的情況下,所有內部溝通員工都可以透過搜索找到,溝通內容就變得非常透明。「以往任職於其他公司時,多數會議都是閉門進行,因此並未讓我有像現在一樣,團結或包容的感覺。」

儘管遠距工作有許多好處,但除非像 Automattic 一樣的純軟體公司,100% 的遠距工作可能不是一個選擇,戴爾也如此認為。Price 表示,領導階層、行銷業務和工程師就不太適合遠距工作,「並不是所有職位都適合。」

根據密西根大學社會學教授 Jason Owen-Smith 的調查,當公司內兩個未曾合作的人員每天行走動線相似,每重複 100 英尺(約 30 公尺),雙方合作新項目的可能性就增加 17%,顯示公用空間對於合作是有幫助的。

對遠距工作者來說,每天使用的通訊軟體就像這些公用空間,一些像 Slack 的小貼圖,更能為合作交流帶來好處,但這仍取決於參與者的心態。Basecamp 執行長表示,無論遠距工作與否,團隊中的人都必須願意參與這個過程,否則重要的訊息和決議仍會被錯過。

Price 也強調,要進行數位轉型,企業必須做好準備進行投資,否則許多問題可能會接踵而來,像是士氣、參與情況、企業文化都可能都會受到影響。

(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