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立光也佩服他!北台灣的光學獨角獸,打入蘋果關鍵供應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4 月 01 日 12:00 | 分類 Apple , iPhone , 零組件 follow us in feedly

除了位於台中的大立光,台灣竟出現第二家在蘋果供應鏈有關鍵地位的光學廠?手機業老將、白金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彭新淼,接受《天下》獨家專訪,談他如何花 11 年,打造出世界第二大藍玻璃濾光片廠。



賈伯斯最後遺作、2011 年底上市的蘋果 iPhone 4s,是第一支照相品質足以媲美專業單眼相機的手機。有此利器在手,果粉到處自拍打卡的風氣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iPhone 4s 成像品質大幅提升的關鍵之一,在於蘋果首度在手機相機導入藍玻璃濾光片,可吸收多餘的紅外光,還原物體的真實顏色。此後,藍玻璃濾光片也成為包括三星、小米等所有高階手機相機的標準配備。

世界上僅有兩家光學廠,有能力供給蘋果手機用的超薄藍玻璃濾光片。一家是日本大廠旭硝子玻璃。但很少人知道,另外一家竟然就在台灣,而且不在外界熟知的台中光學重鎮,而是在北台灣,海拔 250 公尺的華亞科技園區,距離廣達總部只有幾百公尺。

白金科技,這家幾年內急速竄起的台灣光學新秀,甚至破天荒贏得業界龍頭大立光的稱許。

「高階(手機)市場能供貨的濾光片廠商不多,他們做的(產品)難度很高,技術能力非常扎實,我們配合很久了,」鮮少曝光的大立光董事長林恩舟對《天下》說。

白金科技的產品雖廣泛用於蘋果、三星、華為等大廠的高階智慧手機,但卻出奇低調。不但沒有上市上櫃的打算,過去慕名而來的法人、媒體,一概吃閉門羹。

白髮儒雅的白金科技創辦人兼執行長彭新淼(見首圖),於 3 月中旬接受《天下》獨家專訪,首度揭開這家光學「隱形冠軍」的神祕面紗。

光學界的隱形冠軍

他畢業自交通大學電子工程系,是合勤電子創辦人朱順一、大霸電子創辦人莫皓然的同班同學。

他在手機業輩分極高,曾在美國第二大電信商 GTE(後併入 Verizon)任職,後來到大霸電子擔任董事和中國品牌研發 CEO。直到 2005 年左右,公司出現鉅額虧損後離開,從此花了十多年時間,在光學業打造出人生第二春。

現在白金科技在台灣已有員工 1,200 人。隨著業績持續成長,預計新竹新廠完工後,今年底會增至 2,000 人規模。

彭新淼以業務機密為由,對於公司具體營收、毛利三緘其口,但熟知該公司狀況的資深業者表示,由於濾片利潤不低,白金的未上市估值肯定超過「獨角獸」門檻(10 億美元)。

11 年打造出一隻獨角獸!這在當今台灣科技業,可說是難得的成就。

但彭新淼並未喜形於色。見過科技業無數大風大浪、大起大落的他,辦公室牆上掛著一幅墨寶,大字寫著孟子名言:「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教訓隨處都是。他的新竹新廠,是去年 7 月收購的一個閒置的舊廠。原先主人是光學玻璃同業,也曾是蘋果供應商。結果短短幾年被中國的藍思、伯恩追過。「就是跑得不夠快,」他總結教訓。

他帶著《天下》記者參觀,傍晚走到 1 樓大廳時,竟大半燈光都關掉。「這是跟大立光學的,」與林恩舟交好的彭新淼解釋,「他們 1 樓大廳都暗暗的,創新投資很重要,但是 cost down 可以比氣長。」

專做最小的、沒人做的

2004 年離開大霸後,彭新淼雖仍看好手機的未來。但人生中的第二次創業,打算專攻手機的關鍵零件,要做「最小的、沒人做的」,轉向光學材料領域,也逐漸找齊技術團隊。

只不過,彭新淼從手機轉進光學材料的雄心壯志,並未立刻引起共鳴。

一開始募資,他雖一一拜會華碩、宏碁、英業達、廣達、鴻海等電子五哥高階主管,卻都抱持觀望態度(後來才慢慢加入),只有同班好友、合勤科技的董事長朱順一支持。

「做一個企業要成功,最重要是看趨勢怎麼走,先看 3 年、5 年後會怎樣,還要比氣長,」彭新淼說。

2007 年成立的白金科技,創業前 3 年,是在虧損中度過,直到第四年開始轉虧為盈。「藍玻璃(濾光片)是異軍突起,」彭新淼表示。

蘋果上門前,白金科技做的光學玻璃種類繁多,也跨入醫療設備應用。量雖小,但收入可以維持公司營運。

開發出藍玻璃技術之後,蘋果雖聞風而至,希望導入 iPhone 4 的相機鏡頭使用。白金科技卻受限於產能太小,不管設備與人力,都無法滿足蘋果動輒數千萬支手機的大量需求。

直到 3 年後,白金從新莊遷入五股新廠,才正式接下 iPhone 訂單。

玻璃熔煉的技術與藝術

藍玻璃濾光片並不是全新發明,以往的高階單眼相機鏡頭也有這樣的技術。超過百年歷史的日本光學大廠旭硝子、德國卡爾蔡司基金會(Carl Zeiss Foun-dation)旗下獨資企業 Schott,都是深耕多年的巨人。

難就難在藍玻璃濾光片要能輕薄短小,厚度必須低到一根頭髮直徑的三分之一,才能塞進手機、筆電的相機鏡頭,而且良率、光學特性不能減。

現在,白金科技已經是蘋果的藍玻璃濾光片兩大供應商之一,和旭硝子平起平坐,德國名門 Schott 則沒有打入蘋果供應鏈。

白金科技可以擊敗百年大廠,關鍵就在玻璃熔煉的技術、半導體等級的一條龍製程,加上搶先時勢的精準預測。

「玻璃熔煉是種藝術,」彭新淼說。手機產業出身的彭新淼之所以能駕馭這項藝術,靠的是強大的技術團隊。

▲ 這些厚度不超過頭髮直徑三分之一的藍玻璃濾光片,就是白金科技創造奇蹟的重點產品。

創業初期,彭新淼正好碰上擁有十年以上經驗的團隊。這個不到 5 人的核心成員,加上四處招攬而來的玻璃技術人才,以及國外顧問的協助,才打造出玻璃熔煉的關鍵技術。

也因此,彭新淼一口答應讓《天下》參觀拋光、切割,鍍膜產線,唯有位在總部頂樓的玻璃熔煉區嚴禁進入。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業界人士透露,白金科技的熔煉技術獨到之處,是玻璃塊的連續生產模式,因此可以做到品質均勻、水準提高。

藍玻璃配方、製程的難度極高,包括光寶董事長宋恭源投資的金居開發、鴻海都曾投入,甚至挖走一部份白金科技員工,最後都沒有成果,紛紛退出市場。

做到垂直整合,保障品質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界高階主管解釋,國外的藍玻璃濾光片製造商,如旭硝子、Schott 或是 Hoya,都只做光學材料。玻璃熔煉完,就交給其他廠商去加工、製作濾片,只有白金科技是從材料做到產品,直接供貨。為的是讓品質和交期更有保障,不受外包影響。

白金大股東朱順一以半導體產業比喻,白金科技的垂直整合,「就像是半導體晶圓廠從矽材料做到單晶矽晶棒一樣。玻璃熔煉完就切割,跟晶棒切割成晶圓一樣,再鍍膜、加上有機、無機材料、封裝,都等於是半導體後段製程。」

「我滿佩服他(彭新淼)的眼光和規劃,」林恩舟說,「他們(白金)做很多冷門的產品,愈冷愈有價值。把基礎材料變成產品,做到最前端。」

跨入最熱門的 3D 領域

白金科技更已跨入當今最熱門的 3D 感測領域。

一位美國高通主管透露,全世界僅有白金科技與美國大廠 Viavi 可以量產 3D 感測關鍵零組件──IR Band Pass Filter(紅外光窄帶濾光片)。

這種特殊濾片材料雖與藍玻璃不同,但功能類似,彭新淼解釋,都是把濾光片放在最後一層鏡片和感測器中間,當作最後把關,把不必要的光拿掉,讓臉部辨識、自駕車的距離偵測更精確。

隨著產品愈做愈多,從手機鏡頭跨入 3D 感測、車用,產能也成了白金科技能否持續擴張的關鍵因素之一。

5 年前,白金科技的總部從五股搬到華亞科,還有蘇州和新竹兩個廠區。過去兩、三個月,白金科技就招了 100 位工程師,從材料、化學到光學、自動化、設備兼具,要讓產品設計和設備同時擴充精進。

儘管每年都有大量資金需求,但彭新淼堅持不讓公司上市募資。「材料的研發需要很長的時間,風險也高,若同時發展幾種不同的材料,資源投入很大。公司若是上市,為顧及短期股東報酬,就無法放開投資的力度,」他解釋。

當愈來愈多的蘋果供應鏈台廠,面臨中國廠節節進逼時,彭新淼專找「最小、沒人做的」利基產品的深耕哲學,也許正是台灣從紅色供應鏈突圍的解方。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