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歷史性一刻!裁判利用 VAR 影像輔助裁判罰 12 碼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6 月 17 日 15:31 | 分類 尖端科技 , 科技政策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2018 年世界杯法國對澳洲的世界盃小組賽,誕生了歷史性的一幕。




比賽第 56 分鐘,法國隊的格列茲曼(Antoine Griezmann)帶球突入禁區被放倒,雖然不少法國球員舉手示意對方犯規,但主裁判卻沒有回應。隨後,裁判直接走到賽場邊。

很快,主裁又回到足球場。

他雙手在空中比個方形,緊接著五指併攏指向澳洲球門。改判!罰 12 碼球!

讓主裁判改判的,其實是一段重播影片,由場外 VAR 提供。這是世界杯史上第一次因影片重播,裁判改判的比賽,受益於這次改判,法國最終以 2:1 贏得勝利。

▲ 主裁判在場邊觀看 VAR 影片重播。

VAR 是怎麼回事?

VAR 是「影像輔助裁判」(Video Assistant Referees)的縮寫,具體來講,由球場現場的轉播攝影機、兩架專門監控越位的攝像機及莫斯科的國際報導中心(IBC)影片裁判團隊組成。

(Source:FIFA

影像輔助裁判團隊包括 1 名影像輔助裁判(VAR)和 3 名影像輔助裁判助理(AVAR),本屆世界杯一共有 13 名影像輔助裁判,他們及團隊為全部 64 場比賽提供 VAR 支援。

▲ 3 名影像輔助裁判助理和 4 名影片重播專員。(Source:FIFA 影片截圖)

此外還需要 4 名影片重播專員(RO)為影像輔助裁判團隊提供協助,從現場拍攝到的各種角度篩選出有用訊息。

為了確保裁判之間沒有「黑箱作業」,影像輔助裁判室內還會安排一名國際足總官員,負責監督所有影片重播及裁判之間的溝通,並將室內所有情況透過一台觸控電腦記錄,再將訊息透過電腦傳輸至球場內的大螢幕及現場的媒體解說席。

▲ FIFA 官員。(Source:FIFA 影片截圖)

搞清楚分工後,再來看看 VAR 是如何運轉的。

為確保比賽的流暢性,國際足聯規定只有在以下 4 種情況下,才能啟用 VAR:

  1. 有越位嫌疑的進球,或進攻球員犯規造成的進球。
  2. 12 碼球決定。
  3. 直接紅牌判罰。
  4. 裁判認錯球員。

VAR 介入又分為兩種形式,一種是由主裁判透過耳麥直接與影像輔助裁判溝通,聽取後者建議判罰,這種情況不會有官方影片重播;另一種則是主裁判要求在現場查看影片重播,此時電視直播及現場大螢幕也將同步播放裁判觀看的影片內容。

法國與澳洲這場比賽的情況,就屬於後者。區分這兩種情況只要看主裁判手勢即可,不要求重播,手指向耳部,如下:

(Source:達志影像)

要求重播,就比出類似電視螢幕的手勢,此時比賽暫停。需要 VAR 介入時,電視轉播畫面也會變化,官方稱為「畫面疊加組合重播」。

簡單來說。就是螢幕上會同時出現三個畫面,主畫面是比賽重播和相關球員特寫,右上角為裁判,右下角是相關教練特寫。如果主裁判作出電視螢幕手勢,右下角的畫面則切換到影片重播室。

在主裁判借助 VAR 判決後,現場大螢幕及轉播畫面均會打出字幕解釋判罰內容,隨後播放為判罰依據的關鍵影片。

有一點要強調的是,VAR 只是輔助,影像輔助裁判團隊無權做任何判罰決定,只有主裁判有最終決定權。

體育採用 VAR 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雖然 VAR 看上去很複雜,但技術並不難實現,其他體育項目中,使用即時重播系統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

▲ NFL 裁判在場邊查看影片重播。(Source:NFL

從時間來看,橄欖球是最早擁抱影片重播技術的運動,1996 年大洋洲的 Super League World Nines 聯賽效仿歐洲同行,將該技術引進賽場,後來被澳洲採用,美國 NFL 聯盟在1999 年正式將影片重播系統投入使用。

而籃球和網球則是我們更熟悉的兩項使用影片重播系統多年的運動。

NBA 在 2002、2003 年賽季引進影片重播技術,最早出現在西區總決賽第四場比賽,初期只有在確定出球是否超時、惡意犯規等極少數情況下才可調用重播,而從 2008、2009 年賽季開始,NBA 擴大影片重播範圍,裁判可在比賽中任意時刻啟用影片重播。

▲ NBA 影片重播中心。(Source:NBA

在此之後,隨著 NBA 影片重播中心的建立,影片重播的作用進一步擴大,重播中心有權對一些爭議判罰直接判定,這是與足球世界盃的 VAR 最大不同,國際足總仍堅持場上主裁判有絕對權威。

影片重播在網球賽裡稱為「鷹眼」,名字來自提供這項技術的鷹眼公司(Hawk-Eye),該公司也是本屆世界盃 VAR 的技術方案提供商。網球比賽的鷹眼技術主要用於球落點判定。

(Source:GameSetMap

羽毛球、冰球、棒球等體育項目,即時重播系統也有廣泛運用。

由此看來,貴為世界第一運動的足球,對新技術的反應未免有些遲鈍,但這也並不奇怪,因為足球就是一項非常排斥,或說警惕被技術「入侵」的運動。

爭議從未斷絕

從足球比賽誕生伊始,誤判幾乎就成了特色之一,因為裁判失誤導致球隊飲恨而歸的事情幾乎每項賽事都會發生,遠有 1986 年馬拉度納「上帝之手」,近有法蘭克‧蘭帕德「門線冤案」。儘管如此,足球場的技術改革卻相當遲緩。

門線技術的引進,就經過漫長的討論、試驗。與網球的鷹眼類似,門線技術也藉助安裝在球場內的多台高速攝影機,加上電腦影像分析,來判斷足球是否超過門線。

(Source:DR

儘管技術可靠,但很長時間裡,國際足總和歐足聯情願增設底線裁判,也不願意使用對比賽過程幾乎毫無影響的「門線技術」。一直到 2014 年巴西世界盃才引進,歐足聯更謹慎,直到 2016 年的歐冠決賽和歐聯盃決賽才使用門線技術。

更不用說 VAR 這樣衝擊傳統習慣的重大改革,歐足總主席切費林就旗幟鮮明地表達了 VAR 的擔憂,他認為這項技術會造成混亂,影響比賽的流暢性,但同時他也承認,儘管下賽季歐冠不會採用 VAR,但引進這技術是遲早的事。

然而,不同於官方機構的顧慮重重,許多球員和教練,都明確表示有引進 VAR 技術的必要。

五大聯賽中,義甲和德國已率先使用 VAR,西甲也將於下賽季啟用,反倒是全世界商業化最成功的英超,仍將 VAR 拒之門外,本賽季剛剛卸任阿森納主帥的溫格就多次吐槽英足總的保守,認為英超跟世界潮流背道而馳,「是退步」。讓溫格意識到 VAR 的必要性,正是本賽季英超主裁判在幾次針對阿森納的關鍵判罰出現的失誤,槍手戰績不佳或多或少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歐冠半決賽被利物浦淘汰後,羅馬俱樂部上下都強烈要求歐冠引進 VAR,原因就是在下回合比賽中,裁判有多次判罰引起爭議,羅馬將帥認為如果有 VAR,晉級的未必是利物浦。

支持使用 VAR 幫助執法的還有歐冠被利物浦淘汰的曼城將帥、第 90 分鐘被 C 羅點殺的尤文圖斯、在對陣哈德斯菲爾德的比賽進球被吹的曼聯中場馬塔等。

儘管很多人愛說「誤判是足球的一部分」,但對「受害者」而言,誤判絕對沒什麼情懷,反讓人恨之入骨,他們寄希望新技術能還自己公道。

但也不是所有利益既得者都看不到改變的必要性,或許是足壇史上誤判最大受益者之一的馬拉度納就很實誠,他說:「我支持 VAR,但如果它吹掉了上帝之手,我會反抗的。」意思就是我知道 VAR 有用,但前提是別傷害到我的利益。

▲ 著名的「上帝之手」事件。(Source:Ole

有趣的是,剛因 VAR 受益而獲得點球機會的法國前鋒格列茲曼,之前卻公開嘲諷這項技術:「法國人可能不會喜歡這項技術,但西班牙人會喜歡。」規則受益者舉雙手贊成,利益受損一方態度就很曖昧了。

當然,足壇對 VAR 的爭議焦點不只是利益問題,還有對變化的抗拒。現代足球儘管已有 100 多年發展,規則和戰術都在不斷變化,但從未像今天這樣面臨新技術的衝擊。

對 VAR 的吐槽主要集中在兩點,一是主裁判與影像輔助裁判溝通或查看重播會耽誤不少時間,這影響了比賽的流暢性,中超引進 VAR 後就出現過長達 9 分鐘甚至 13 分鐘的超長補時,引發熱議。球員在進球後不能馬上慶祝而是要等 VAR 確認的情況也屢見不鮮,進球的喜悅和慶祝的慾望都大打折扣。當理性取代了激情,很難說是不是一件好事。

「VAR 讓足球失去體驗感和魅力。」現時執教中超聯賽球隊廣州恆大的卡納瓦羅曾如此表示。

另一方面,主裁判的權威性受到挑戰也是國際足聯不能接受的。一直以來,足球場上主裁判的權威都不容置疑,而 VAR 的出現,有可能導致主裁判過度依賴,權威性喪失的同時,也有可能令其信心受打擊,不利於提高主裁判執法水準。

與足球一樣,籃球界對重播打斷比賽,降低流暢性和精彩程度也頗有微詞。勇士隊主教練史提夫‧科爾就是重播技術的堅定反對者,他認為頻頻使用影片重播導致比賽節奏拖沓,「就是個笑話」,必須限制這技術的使用,「這簡直沒完沒了,2 萬人百無聊賴地坐著,這(影片重播)看起來毫無意義。」

確保比賽公平與觀賞性之間取得平衡方面,網球就做得不錯。每盤比賽有 3 次鷹眼挑戰機會的限制,既給了參賽選手維護自身權益的機會,又避免了技術濫用導致比賽拖沓。

當然,鷹眼在網球能取得成功,與這項運動本身的特性也有很大關係。網球比賽參賽球員只有 2 人或 4 人,賽場情況也比較簡單,大大降低了執法難度。鷹眼系統介入時,從數據採集到結果演示,整個過程耗時不超過 10 秒,對比賽的影響微乎其微。

相比之下,場上十幾二十人的足球或籃球比賽,情況就複雜得多,形勢變幻莫測,狀況頻發,無論對人還是機器都是一大挑戰。況且這兩項運動不僅規則複雜,且不少情況還要依賴人的主觀判斷,比如足球比賽的手球判決依據是「球員故意用手接觸球」,是否故意只能靠人認定,機器縱有再先進的技術,也無能為力。

「現在,科技對足球來說還是太過新奇,每次使用都會引起人們的注意並像畸形一樣被解剖。」國際足總主席因凡蒂諾今年 4 月接受採訪時坦言,「但是我們有義務為裁判提供需要的所有工具,以幫助他們盡可能正確判罰。」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