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科技「呼叫器」,在日本防災應用發現新價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06 日 8:00 | 分類 科技史 , 科技趣聞 , 網通設備 follow us in feedly

這個時代還有人記得電話呼叫器,或者俗稱──嗶嗶扣嗎?(BB CALL,其實真正的英文是 pager)在台灣,雖然 2011 年電信公司全面停止呼叫器業務,但國外不一定如此,例如鄰國日本仍然有專門提供呼叫器服務的電信公司──Tokyo Telemessage ,這根本是一間傳奇公司。



筆者開始解說前,可能要先解釋什麼是呼叫器了,畢竟對今年 30 歲以下的世代,懂事時只看過手機,呼叫器根本是傳說中的上古科技啊!

手機還不是風行大眾以前的時代,當時的普及通訊手段以室內為主,不是家用電話就是公司行號才用的傳真機,長距離無線電對講機要考取業餘無線電證照,且器材也非常高貴,對一般人而言有相當門檻。所以當一個人離開家、學校、工作出外時,其他人要跟他聯絡或知道他的行蹤就非常困難了。1980 年代末,當業務員、工程師、貨運司機出門上路,就「失去聯絡」了,如果公司有新指示可沒有辦法即時通知,只能等他們出差完畢回到公司,或等他們自己撥公用電話或借打店家的室內電話回公司了。

呼叫器就在這個時代開始普及,技術是單向式無線通訊,使用時帶在身上,其他人想找使用者時,只要拿起話筒撥打使用者呼叫器的號碼,然後用九宮格電話鍵輸入特定代碼,掛掉電話,使用者的呼叫器就會逼逼作響(稱為 BB CALL 的由來),就可以查看來電號碼與代碼轉譯出來的文字訊息(也就是簡訊的前身),然後就近尋找公用電話回覆。

(Source:PTT 截圖)

雖然現在已是無線手機昌明的時代,雙向溝通互動是當今主流,然而說回那個年代,現在六年級以前的人回憶起來仍然津津有味。五年級的阿伯、阿姨當年念大學時可能是用呼叫器用各種奇怪的號碼傳情說愛;六年級當時大概還是國中、高中小屁孩,褲子口袋要改縫好幾道折線、腰上掛著呼叫器到學校炫耀(當年可是屁孩的時尚違禁品)呢!大眾影視作品如《我的少女時代》、《翻滾吧!阿信》也都描述了這個 1990 年代的代表性時代物。然而回憶很美好,現實很殘酷,回到這個時代,哪裡還有呼叫器可用呢?日本有一位女孩就是不信邪,她就偏偏要再次發現這個已經被遺忘的科技,她的名字叫藤原麻里菜。

▲ 無用發明家藤原麻里菜在 Twitter 宣稱一生一定要摸過一次呼叫器。

藤原麻里菜?就是前一陣子來台灣開過無用發明展的那位女發明家嗎?沒錯就是她。秉持著對進化論的詮釋:「所謂的進化,不是消除不便而是讓選擇更多元化」,藤原仍在尋覓更優秀的隨身訊息接收機器。今日個人資訊量爆炸的社會,太多訊息導致我們注意力分散無法集中,只收到最低限度必要的訊息會更好,因此她認為最理想的東西是呼叫器而不是便宜的 SIM 卡也不是網際網路。然而這個時代哪會有人賣呼叫器,甚至提供呼叫器服務的電信公司呢?皇天不負苦心人,還真的讓她找到全日本唯一還在提供呼叫器服務的電信公司──Tokyo Telemessage。

這太奇妙了,這種公司竟能活到現在,到底是為什麼?又運用在哪些地方?首先是一般傳統呼叫器(是的,還是維持 1990 年代的模樣),該公司為醫院建置包含基地台的掛號看診通知系統,呼叫器用來借給掛號的病人,當叫到號碼時,用文字訊息通知病人到指定診間看醫生(其實台灣有些餐廳提供的領餐呼叫器也是使用呼叫器技術);也提供給消防隊,做緊急召集的通知使用。

時代的逆流?背水一戰

當然你一定會覺得,單憑這些小眾顧客,這間電信公司怎麼可能活到今天?這後面有一個頗勵志的故事。回溯 Tokyo Telemessage 的歷史,創立於 1986 年,為第一代 Tokyo Telemessage,專營呼叫器、傳真服務等電信生意,2001 年時被綜合性電信服務公司 YOZAN 購併,然而好景不常,2008 年因母公司 YOZAN 經營不善,就把 Tokyo Telemessage 部門又分割出來,直到 2011 年完全變成獨立股權的公司,這是第二代 Tokyo Telemessage。然而呼叫器真是大勢已去,縱使仍有少數行業還是很喜歡使用呼叫器,但撐不起營運成本,那幾年都是慘淡經營,直到 2011 年發生了 311 東日本大地震,轉機來了。

大地震突顯了現代手機的脆弱──嚴重依賴密集的基地台,當基地台損壞或斷電時,手機的地震預警通知技術再先進,也傳達不到,地震發生後的資訊傳遞也無以為繼;社區傳統有線廣播系統,斷電以後也一樣沒辦法再傳遞地震情報,這是非常大的問題。然而呼叫器使用的 280MHz 電波,特性是只要有一個中央電信塔,就可以傳送訊息給廣大範圍地域,且對建築的穿透性又好,加上呼叫器比較省電(傳統呼叫器待機可達 15 天),能持續傳遞中央氣象局的即時警報,也就是說老式單向呼叫器技術反而在天災有更好的存活性,這帶給 Tokyo Telemessage 很大的啟示。於是該公司轉向開發防災用的呼叫器相關產品,與針對日本地方縣市政府單位的整套解決方案。

(Source:Tokyo Telemessage

最後的方案是在政府單位設立機房與電信塔,然後社區戶外裝設廣播式音聲/文字播報機,家家戶戶由政府補助購買防災收音機,收音機其實就是呼叫器、FM / AM 收音機與緊急手電筒的合體,地震波傳來或堤防要潰堤時,氣象單位的監測器感應到而發出警報時,防災收音機就會即刻閃燈且用最大音量示警,住戶就可及早準備。災難發生後,就算電力中斷、手機不通,最新的災情警訊仍能不斷傳來(包含去哪裡避難的通知),電力可支撐 3 天。

▲ 防災收音機的解說影片。

這真的是好東西,而 Tokyo Telemessage 的未來就指望它了,於是開始推展業務。起初從鄉下縣轄市推廣,一邊努力去推,一邊還要與公司的巨大財務赤字奮鬥,如果防災電信產品沒有成功,公司就要收起來了。Tokyo Telemessage 從 2011 年奮鬥到 2016 年,終於推廣打開這個獨到的市場,且轉虧為盈,甚至 2019 年大城市京都也預定導入這套系統。Tokyo Telemessage 為呼叫器這項老舊科技找到了第二春,再次發現了它的價值。

現代人常常迷信前衛新科技總是最好,傳統的老舊科技就是要淘汰,但現在是不是應該重新檢討為新而新的思維,從成熟老舊的科技發現新價值?其實「創舊」也是一種創新呢!

(首圖來源:Flickr/Jim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