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體黑客 Bunnie:Maker 運動不受商場環境影響,仍持續有新血投入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27 日 14:00 | 分類 區塊鏈 Blockchain , 資訊安全 follow us in feedly

外面印象中的黑客是坐在電腦螢幕前,侵入系統尋找漏洞,但開源硬體黑客 Bunnie Huang 反倒只有第一項符合。他將自己定位為愛動手做、Maker、與解決問題的人。對於與他合作已久的媒體 Maker Media 收掉的事情,Bunnie 認為第一家 Maker 媒體收掉並非是壞事,只要後續還有第二家、第三家媒體仍能生存下去,Maker 運動就會一直有人參與,並不會因商業環境改變讓 Maker 消失。

Maker 運動仍會有後繼者

Maker Media 是第一家屬於 Maker 的媒體,除了辦雜誌之外,還舉行 Maker Faire 活動,並且授權品牌讓 Maker Faire 在世界各地舉行。Bunnie 說很可惜 Maker Media 沒辦法撐下去,畢竟 Maker 圈的生意並不好做,而不少去過 Maker Faire 的小孩,還要在等他們大一點,當時種下的種子才有長出來的機會,但這對於做 Maker 生意的公司來說,有點太慢了。

Bunnie 以他長期與 Maker Media 的關係,談到主事者在 Maker 的領域能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好,行事也夠聰明,但經營公司卻未必有足夠商業頭腦,導致在 Maker 這塊經營不理想。對比 Maker Media 所在地方矽谷的文化,Bunnie 會反思他們帶來的價值觀,諸如尋求大筆創投錢加速成長、追求金額大的 IPO 目標、花上百萬美元在舉辦活動上。但矽谷那套其實未必適合 Maker 圈,往往有很大機會偏離原先宗旨。況且商業公司看待 Maker 在商言商上未必願意輕易贊助。

▲ Bunnie 參與開源筆電 Novena 的開發,希望能重新將過往電腦拆開來組起來的風潮,讓大家瞭解電腦的運作原理。(Source:科技新報)

Bunnie 強調 Maker 運動已進化了,像比以往來說有更多女性參與、甚至開公司,也經營得相當不錯。Bunnie 也說 Maker 只是比較新的標籤,以前都是叫那些喜歡動手的人叫 hacker。

曾擔憂與史諾登合作風險

Bunnie 有跟史諾登合作 Introspection Engine,幫助異議份子與記者得知手機訊號接收狀況,避免成為手機監控受害者,他會擔心合作有風險嗎?Bunnie 曾在公開演講活動上承認合作的風險,畢竟史諾登爆出美國情報部門誇張的情報收集行為,名列美國要緝拿歸案的逃犯,與他合作可能有法律風險。

▲ Bunnie 曾對與史諾登合作有疑慮,但為了倡議保護記者和異議份子,展開合作開發避免被追蹤的手機。(Source:科技新報)

因此,Bunnie 詢問過不少位律師,掌握風險與對自己不利的地方,並假設自己成為國家監控、監聽對象,做好準備好好保護自己隱私。也還好 Bunnie 生性樂觀,而且樂意嘗試冒險,如果都聽律師的話,那其實什麼都不用做了。

佔一半人口,鼓勵女性多參與是在自然不過的事情

Bunnie 在訪談中不時提及女性參與的重要性,他自己認為女性佔人口一半比例,理應在科技領域要有類似的比例。現況是科技圈太以男性為主了,很多問題其實都沒有意識到,如果參與其中的女性沒有感到不舒服,那這個圈子的問題恐怕有點大,是不健康的工作環境。

Bunnie 以自己參與 Chibitronics 紙電路的經驗訴說注意女性參與的重要性,他自己儘管熟悉矽谷那套,在電路設計這塊相比創辦人,他是最有經驗的,但他告誡自己要站比較遠,不要將矽谷文化那套帶進來。他認為許多事情可以採取不同作法,不是每件事情都要像矽谷一樣,要用拚命三郎的方式做。

▲ Bunnie 參與的紙電路板 Chibitronics 計畫,用互動書本的型式,教導小朋友電路的運作原理。(Source:科技新報)

Chibitronics 團隊因為注意到團隊組成的性別比例,因而具有其他非工程類人員加入,如藝術家、老師等投入,並且有持續投入參與。Chibitronics 團隊也具備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因此很滿意團隊的組成份子。

倡議家身分解決線上認證問題

Bunnie 自我定位為解決問題的人,近期關注專利機制出現的弊端,像是偏好大企業的問題。他曾經遇過有人去大公司面試,談到自己的點子,結果沒多久就發現他說的點子,最後被大公司拿去申請專利。在談到專利制度的弊端,他則認為專利制度出現時間比電腦還要早,造成阻礙創新的狀況,而類似的情境還有政府的醫藥法令管新興網路醫藥行銷和販售,也是不符合時宜的。

身為台灣區塊鏈公司 Bitmark 的第二位代言大使,Bunnie 將要運用 Bitmark 的區塊鏈技術發展公開簿記方案,解決像是前面提到專利認證當中,誰是最先提出想法的人。另外一個區塊鏈技術簿記方案能用到的地方是 GitHub。GitHub 的程式碼保護機制面臨類似專利遇到的問題,到底誰先撰寫。GitHub 信任使用他們網站的開發者,但程式碼提交時間有辦法洗掉重新寫上,造成用 GitHub 提交時間證明誰先撰寫程式碼的問題。Bunnie 希望運用 Bitmark 區塊鏈技術,做成類似代書文書認證的機制,解決各類型誰先誰後認定問題。

▲ Bunnie 認為專利制度並不健全,受益的人多為大公司以及律師,小公司和個人往往權利受到侵害。(Source:科技新報)

Bunnie 打個比方,說明他心中的公開簿記方案,要解決 GitHub Commit 記錄時間的問題,就像是寫日記一樣,上面書寫這一天發生什麼事情,但要怎麼證明書寫的事件確有其事呢?那就要有類似文書認證的機制,證明上面的記載是真的,他還想要解決 GitHub Commit 時間正確性認定的問題。

華人父母很愛小孩選擇安穩的路

身為黑客的 Bunnie,本身擁有 MIT 的博士學位,但並不是在學校工作,而是擔任顧問工作居多,為新創和生醫公司專案合作。這在華人父母眼中顯得怪異,他坦言父母比較沒辦法理解他所做得選擇,總要他當教授,去大公司工作,如今有了這些名聲,他卻也難向父母解釋他的工作。

公共教育要教育一般人,但面對的學生百百款,有很多黑客超前教育體制,因此覺得學校教育太無趣了。現在教育資源比以往更多元,能夠應對超前的人,也可以提供補充教材給追不上的人,甚至還有不同屬性的教育機構。

▲ Bunnie 自許自己是倡議者之外,也認為自己是解決問題的人,用 hacking 等方式發揮創意解決問題。(Source:科技新報)

Bunnie 認為他很幸運在博士教育期間,發覺自己很適合博士教育要自己探索的特性,自己找尋要解決的問題,因而能順利完成學業。他回憶在寫博士論文時,重點是撰寫的過程,而非最後的成品博士論文。

至於讓 Bunnie 在硬體黑客圈打響知名度的逆向工程主題書《Hacking the Xbox》,Bunnie 說他各種遊戲主機都有,但是當時最熟 Xbox 了,所以就用 Xbox 當作研究的對象。

(首圖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