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跨入先進構裝,工研院建議台灣重視電子材料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0 月 29 日 18:43 | 分類 國際貿易 , 材料、設備 , 零組件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面對新興科技應用,摩爾定律即將到達瓶頸,半導體大廠也紛紛加以因應,然而可能還是有些少受關注,但相當重要的領域需要去了解。

近年來,終端應用到爆發帶動大尺吋晶圓的成長,12 吋晶圓產能不斷成長,在晶圓代工廠方面競爭劇烈。但台積電 7 奈米具有很大的市場優勢,儘管三星仍緊追在後,號稱將應用在 3 奈米的 GAA 技術能在 2021 年彎道超車,但目前良率等問題,都還是受到市場的質疑,台積電優勢仍明顯。

工研院產科國際所表示,不過無論如何,半導體製程都將面臨摩爾定律的瓶頸,半導體開始走向異質整合及先進構裝,而台積電作為全球晶圓代工龍頭更積極跨入此領域。事實上,台積電除了半導體製程外,還有很多技術是自主研發,如光罩都是完全自製的,且技術也是領先全球,不會受到外商掣肘。三星目前先進製程的光罩也打算自製。

但在整個半導體業上,不可能會有一家廠商能進行完全的垂直整合。例如在日韓貿易戰中,電子材料的重要性就越發突顯。電子材料的定義相當廣泛,就以比較知名且關鍵的品項來講,每年就有近 1,100 億美元的規模。雖然相較於終端市場的規模而言,其實很小,但這對當今半導體業而言非常重要,尤其是現今貿易戰情勢下更加突顯。

▲電子材料全球市場。(Source:工研院產科國際所)

目前半導體材料熱點可說是在亞洲,日本應該是最具有領先地位的國家。在半導體業不斷外移的狀況下,半導體材料也是其產業最後防線。而南韓則是因與日本的紛爭,想要盡力自主化,中國也極力地希望能掌握此產業鏈。對台灣來講,更是強化產業競爭力的基石,在各國競爭之下,必須更加投入。

續以日韓貿易戰為例,日本半導體級氫氟酸受到出口限制後,南韓就積極與台廠合作,且據稱已獲採用,甚至有樂觀消息認為,南韓一、兩年內也能掌握足夠的製造技術。然而實際上,材料的研發更多仰賴基礎科學及長期的學習曲線,大部分是不太可能一蹴可及的。

例如同樣用於半導體製程的光阻劑。由於 EUV 非常容易受到干擾,7 奈米以下製程必須使用特別的光阻劑,目前也是以日商供應為主,且數年內基本上不可能被替代,雖然用量並不大,但有影響先進製程競爭的能力。且預期自今年開始,光阻劑產值將連年倍增,至 2025 年也將達到 10 億美元規模。

簡單來講,目前台灣高階半導體材料大多仰賴進口,儘管台積電製程領先全球,但在即將進入異質整合及高階構裝的新時代,對高頻高速與散熱等半導體材料將會出現強烈需求,諸如逆向工程等也值得關注,台灣應多向日本學習,當未來電子材料需求再攀高峰時,台廠才能找到新契機,並鞏固台灣在半導體領域的地位。

(首圖來源:台積電)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