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受制於日本,文在寅搶救 5G、半導體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19 日 9: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晶片 , 材料、設備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與南韓,究竟是世仇、還是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時隔 15 個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南韓總統文在寅,2019 年 12 月 24 日在中國四川展開會談,這場談判決定日本和南韓的經濟關係。

這場對談,安倍和文在寅談了 45 分鐘,比原定的 30 分鐘要長,會談後,根據路透報導,安倍晉三表示,「南韓應該承擔責任,拿出解決問題的措施」,還直言「我要求南韓啟動恢復關係的步驟,將日韓關係恢復到健康狀態」。

會談後,南韓青瓦台發言人高旼廷透露,文在寅會談時呼籲安倍,撤回日本對南韓所有出口管制,讓南韓出口量恢復到 2019 年 7 月 1 日以前程度,還說日本是「重要鄰國」。

不想受制於日  砸重金布局

文在寅身段放軟是有原因的,南韓經濟正面臨挑戰,和日本關係緊張,日韓間貿易量下滑,都讓文在寅領導的政黨面對這次大選壓力倍增。

更重要的是,南韓科技產業對日本的依賴程度超乎想像。根據南韓《ETNES》報導,南韓科學技術資訊通訊部(MSIT)向議會提交的報告顯示,南韓 5G 基礎設備的零組件,高達 60%~100% 來自日本,僅 3 項南韓能自行生產,占比只有 10% 左右。

南韓雖然 5G 網路快速布建,有超過 400 萬 5G 用戶,但命脈仍掌握在日本手中。

因此 MSIT 向南韓國民議會提交總額達 1,120 萬美元的預算,進行 5G 組件與材料發展工作,目前選擇了 10 個與 5G 供應鏈最關鍵的技術項目。

南韓總統文在寅在 2019 年 4 月宣布價值 1 兆韓圜的半導體技術發展計畫,希望能扭轉南韓在相關產業的落後,並拉抬低迷的經濟。為此,南韓政府會鼓勵大學設立半導體系所,培育工程師,同時也鼓勵產學合作,推動相關技術發展。

但不久後,南韓卻因立場之爭,可能使半導體產業的發展布局成為空談。

去年,南韓最高法院命令日本公司賠償 1910~1945 年日本殖民時期被迫為他們工作的南韓人,但日本政府認為, 1965 年一項條約已解決這個問題,兩國關係開始劍拔弩張。

7 月時,日本對 3 項重要的半導體加工材料,氟聚醯亞胺(fluorine polyimide)、光阻劑(resist)及蝕刻氣體(eatching gas)實施更嚴格的管制。雖然日本政府表示,此事和政治無關,但日韓政府為此已進行多次協商會談。

生產這些材料有多難?像製造先進半導體製程用的氟化氫,需要將雜質控制在兆分之一以下水準,連生產相關設備也須採用特殊合金製造。日本企業在高純度氟化氫領域有近九成市場比重,南韓想尋求第二來源,或走向自給自足,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雖然中國和台灣都有相關材料生產業者,但品質仍比不上日本。市場人士指出,因為材料很難透過逆向工程來複製品質相同的產品,這也讓日本穩居重要的供應地位。

南韓在半導體設備也高度依賴日本,根據《朝鮮日報》報導,南韓半導體產業設備有三成來自日本,其中有南韓 OLED 產業所需的極紫外光光刻設備,目前唯一來源是日本 Nikon 和 Canon;而製造智慧型手機金屬機身框架的機器人車床,大部分都是日本 FANAC(發那科)的產品。

日本惹不起,和解救經濟

另外在包括精密零組件及化學產品的各種生產設備、氫能車使用的氫氣罐碳纖維原料、電動車電池使用的高品質黏合劑、電池分離膜,主要都是從日本企業進口。這還只是整個南韓半導體、汽車到化學領域等 1,100 多種需要從日本進口的戰略物資一小部分而已。

南韓與日本會不會和解,牽動東亞的經濟,也會影響台灣,因為安倍晉三和文在寅在成都舉行峰會,重點之一就是討論中日韓自貿區和 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的發展。如今日韓的長年宿怨,再次成為絆腳石。

南韓在經濟下行壓力下,究竟願意拿出多大的誠意與日本合作,不但影響南韓經濟前景,也將長期影響亞洲的經濟格局。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