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公司陷入新冠病毒風暴:裁員砍福利,誰能熬到夏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4 月 09 日 8:15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公司治理 , 共享經濟 follow us in feedly


矽谷停擺兩週後,工程師 Ryan(化名)登入求職網站 LinkedIn,發現至少有 5 名和他一樣離開 Google 的前同事更新了狀態,宣告公司關閉離職。

倒下的 OneWeb 製造了矽谷最近的大新聞:不久前還是馬克斯星鏈計畫(Starlink)的勁敵,前一週還發射衛星上天,後一週就申請破產保護。

Ryan 憶起 6 年前,他與前同事在 OneWeb 創始人 Greg Wyler 家聚會,馬斯克是座上賓,大家一起喝啤酒吃披薩。

那其實是從 Google 挖角的派對。聚會過後,前同事的離職信紛至沓來,與 Wyler 一同出走 Google,建立了衛星新創公司 OneWeb。

破產新聞稿中,OneWeb 將「死因」歸於武漢肺炎

全球確診人數超過 133 萬,美國確診人數超過 36 萬,在這個春天裡的冬天,還有多少美國企業會死於武漢肺炎?

高危新創企業

創立 OneWeb 前,Wyler 擔任過 Google 部門負責人,負責全球寬頻計畫,計劃送百顆衛星上天。那時 Wyler 邀請整個部門的員工至他的矽谷豪宅聚會,馬斯克意外現身,他們邀請在場員工加入一家新的新創公司。

Wyler 很快就離開了 Google。Ryan 記得,Wyler 出走後,Google 該部門原地解散,一場全員大會宣告消息,員工在全公司自尋出路。

後來 Google 似乎放棄了衛星寬頻計畫,員工私下討論過計畫無疾而終的原因,可能是華爾街新來 CFO 看不到短期盈利前景,也可能是衛星訊號頻譜的所有權在 Wyler 手上,他沒有意願交給 Google。

Wyler 與馬斯克的合作如同閃婚,Ryan 聽說馬斯克借了場地給他,媒體也發現 Wyler 經常出沒 SpaceX 的辦公室,卻不是員工身分。

但這場「熱戀」很快煙消雲散。兩人分道揚鑣,馬斯克推出 Starlink 計畫,而 Wyler 在自己的車庫創業,也就是後來的 OneWeb。

兩者目標相似,透過發射低地球軌道衛星群,涵蓋光纖網路難以抵達的地區,讓全人類都能享受快速、高頻寬和低延遲的通訊服務。

後來的媒體報導都寫,兩人成了勁敵。

Ryan 記得 OneWeb 極其風光的時刻,斬獲總計 30 億美元資金,有軟銀在背後支持,大舉擴張,招人一輪即過。隨著時間推移,他也聽到一些負面消息,如 Wyler 待人接物如沐春風,卻總是難以兌現成果。

OneWeb 本身就是前期靠資金砸出來的大計畫,投入高、週期長。經過這 6 年,OneWeb 聲稱成功發射了 74 顆衛星,開始開發各種客戶市場一系列用戶裝置,44 個地面站的一半已建成或正在開發,並成功展示系統,寬頻速度超過 400Mbps,延遲為 32 微秒。

他們還需要更多資金。OneWeb 破產新聞稿表示:

從今年初開始,OneWeb 就投資進行高級談判,這筆融資及商業應用能為公司提供全部所需資金。公司即將獲得融資的時刻,由於與 COVID-19(新冠病毒)傳播有關的財務影響和市場動盪,流程沒能取得進展。

近一年來,資方領投軟銀也經歷自己的低潮期,從投資神話到投資計畫頻頻爆雷。自從 2019 年 WeWork 上市成敗局,估值暴跌後,軟銀不只損失金錢、信譽,本身營運也岌岌可危。

投資人自身難保,武漢肺炎疫情又在 OneWeb 新融資的節點爆發,帶來全球經濟緊縮。投資人保現金看前景,減少風險太高、金額太大的投資。

武漢肺炎疫情把全球拖入經濟衰退的內憂外患下,OneWeb 無法說服軟銀進行下一輪投資。

這是大環境問題,投資人錢緊,基金沒有錢,創業公司也沒有錢了。病毒對經濟的第一輪清洗,擊倒了資金鏈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公司。

據 CNBC 不完全統計,3 月美國創業企業裁員數量為 3,500 人,涉及 40 家企業,這些公司的融資總額超過 140 億美元。

在矽谷,不少新創公司甚至中大型公司,都開始高掛「免戰牌」,以期存活到疫情減緩時再圖發展。

矽谷線上社群「1point3acres」開發的疫情相關網站,就有大家提供的資訊,不少大名鼎鼎的矽谷公司都掛上橙色「裁員」和黃色「招募凍結」標籤,甚至有公司把已發出的 offer 都撤回了。

重創共享經濟

美國日趨嚴重的疫情下,超過 90% 民眾居家避難,非「基礎業務」不得營業,最先衝擊旅遊、服務、零售業。在強制停擺的政策下,小店關門停業,大商場則讓百萬員工休無薪假。

科技業也受到衝擊,首當其衝的是共享經濟。當病毒四處蔓延,不必說共享出遊、共享住宿,出門閒晃的都屈指可數。

美國企業 Lime 從主營共享單車發展到共享電動滑板車,因疫情遭到重創,丟掉了「獨角獸」冠冕。據 The Information 報導,最新輪應急資金募集,24 億美元估值跌到 4 億美元。帳上只有 5,000 萬到 7,000 萬美元現金,按照目前燒錢速度,只能再支撐幾個月。1 月 Lime 就傳出消息退出十幾個市場並裁員,試圖繼續盈利。

競爭對手同樣情況危急。共享電動車公司 Bird 也宣布裁員 30% 以度過危機。

另一家「前」獨角獸公司 Getaround 以共享汽車出名,但 1 月一輪裁員後,最近又不得不裁員 100 人,現存員工數僅過去一半。

已上市的巨頭也沒有好到哪去。上市後表現低落的 Uber,和放話今年上市的 Airbnb,打出的王牌是──有現金。

Uber 司機紛紛失業。Uber 先公告取消共乘業務,然後訂單極速下滑。Business Insider 援引 SuperFly 的數據,Uber 美國訂單量下降了 94%。

CEO Dara Khosrowshahi 在電話會議表示,大部分成本與乘車量直接相關,因此乘車業務急劇下降減少了支出。他傳達更重要的訊息:不管發生什麼事,Uber 有活下去的現金,即使今年叫車量下降 80%,到 12 月還會有 40 億美元現金。

共享住宿領域的 Airbnb 也遭受衝擊。

拖過 2019 年,2020 年原本是 Airbnb 上市呼聲最高的一年,但悲劇連連的開年裡,全世界都在與武漢肺炎戰鬥,或居家避難。

住宿訂單大量取消,房東也害怕租客帶著病毒進入自己的房子。Airbnb 一方面丟了訂單,一方面還要設立 2,500 萬美元款項,補償房東不得不取消訂單的損失。

但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稱,Airbnb 在 2019 年收入超過 48 億美元,同期相比增長 35%,並持有 30 億美元現金。Airbnb 計劃在 2020 年上市,到目前為止尚未改變這決定。

然而 The Information 報導,Airbnb 計劃停止所有行銷活動,暫停大多數招聘,並可能扣留員工獎金,試圖在訂單下滑的情況下節省現金。

武漢肺炎時期的裁員

武漢肺炎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美國確診人數超過 36 萬人,尚未達到巔峰,更不談轉折點。企業不知道停擺有多長,影響有多大,只能紛紛削減成本,為經濟危機做準備。

武漢肺炎造成美國 1,000 萬人失業,向政府申請失業救濟的人數,上週創下破紀錄的 330 萬人,本週又創下破紀錄的 660 萬人。

裁員與凍結招聘的公司太多,美國職業網站 Candor 依靠用戶匯報各公司裁員、凍結招聘情況,統計 2,510 家企業的狀態。約 1,485 家企業仍在招聘,1,000 多家企業出現裁員、未入職解聘或是凍結招聘的情況。

在各類社群媒體,人們紛紛爆出自己被裁、剛入職被裁、撤回 offer 的經歷,以及「在武漢肺炎時期被裁員怎麼辦?」的建議。

從行銷經理晉升為行銷總監,再晉升為副總裁,我與領導團隊的其他成員合作,制定了 2020 年的公司發展方向和目標。那是非常激動人心的時刻,一切都將比以往更好。

然後,新冠病毒出現了,3 月 19 日,我被解雇了。

這樣的自述在 Twitter、LinkedIn 俯拾即是。職場網站 Blind 等,又開始職場互助內推活動。

一些看起來亮點不大的創業企業首先大規模裁員。如 Geekwire 報導,總部位於西雅圖的寵物護理新創公司 Rover 裁掉 41% 員工,共 194 人。辦公室零食的新創公司 Oh My Green 對 600 名員工裁員 70%。

依據美國剛通過的經濟刺激法案,武漢肺炎時期被裁的員工,能獲得約 4 個月全職薪水的失業救濟。彼時國會在這個條款僵持不下,一些議員抗議,這會鼓勵企業裁員。

大廠仍有大廠的底氣和風範。Google、Facebook 等仍在各個市場招聘。

靠廣告收入的 Google、Facebook,或許難免也遭受損失。閉門不出的用戶會花更多時間使用線上服務,但廣告客戶的投放能力,廣告觀眾的消費能力,都遭到新冠病毒打擊。

這可能是線上用戶創新高,卻投不出廣告、難以轉化成收入的時代。

據路透社報導,紐約市的火葬場營運時間越來越長,遺體燃燒到深夜,遺體堆積如此快,以至於市政官員正在調查其他地區的墓地,以尋找臨時掩埋所。

矽谷居家限制令延長到 5 月,但願回頭看時,沒有大批企業埋在這個春天裡。

(本文由 PingWest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