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CRISPR 復活遠古減絕生物是否可行或適不適合?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6 月 20 日 14:05 | 分類 生物科技 , 科技趣聞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要把滅絕生物帶回來,尤其是有在人類歷史紀錄留下蹤跡的生物,是相當浪漫的想法。人類想要「復活」的動物名單有長毛象、旅行鴿、袋狼等,而新的生物科技如 CRISPR 帶來「復活」滅絕生物的一線曙光,但我們是否真的要這麼做,又該這麼做嗎?

在人類有興趣帶回地球的生物之一,長毛象 4,000 年前滅絕,算是相當晚才滅絕。另外長毛象不時在永凍層出土完整的屍體,不只有骨頭,往往有完整附毛皮的組織,相當方便取得完整的 DNA 序列。如果抽不出完整的序列,還能靠不同隻長毛象樣本拚湊出完整的 DNA。

哈佛大學的 George Church 既是 CRISPR 的專家,也花相當長時間研究用諸如 CRISPR 這類的新技術,嘗試將滅絕動物帶回地球,聲稱他不是將滅絕的長毛象帶回地球,而是改造現存的亞洲象,成為適合在極地生活的大象,既完成帶長毛象回來的目標,也同時保育亞洲象。

長毛象有 99.96% 的 DNA 與現存的亞洲象相同,因此適合改造之後,放回長毛象的原始棲地,長年零下 40 度的凍原。Church 辨識出大象皮下脂肪、濃密毛髮、血液帶氧量相關的基因,並且希望轉移相關基因到亞洲象,再將混血的亞洲象釋放到永久凍原。

CRISPR 被寄予厚望,不只被用在重構滅絕生物的 DNA,在澳洲無尾熊保育也出了一份力。澳洲的生態工作者,運用已經建構的無尾熊基因組,找出對抗威脅無尾熊的砂眼衣原體基因,以及保護幼年無尾熊的哺乳蛋白基因。

現在的地球已經滿佈人類了,將滅絕生物重新帶回地球,卻沒有當年牠們生活的自然環境。瀕臨絕種生物的保育工作儘管吸引不了鎂光燈,但卻是比較實際的事情,花費比起開發還沒成熟的技術低得多。另外瀕臨絕種動物通常面臨族群基因多樣性不足的問題,透過 CRISPR 能針對像是無尾熊,增加基因的多樣性,減低牠們面對氣候變遷或流行疾病的威脅。

是否將絕種生物帶回地球,是相當爭議的話題,地球經歷數次生物大減絕事件,生物滅絕伴隨地球的發展。而人類現在掌握的技術,如 CRISPR,抽取古 DNA 的技術,還有改進空間。也許有一天技術成熟,有足夠的把握,大眾的疑慮得到解除,做為保育的手段,反滅絕生物(de-extinction)將成為保育瀕臨絕種生物,甚至嘗試帶回絕種生物的方法。

(首圖來源:Flying Puffin [CC BY-SA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