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emetry 資料造就隨選服務,也重塑城市風貌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01 月 03 日 16:07 | 分類 網路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無處不在的感應設施,以及人手一支智慧型手機,造就大量資料被收集分析。未來城市當中的智慧街燈配備攝影鏡頭,計算往來的車子數量,要徹底掌握所有能掌握的計算數字。這已經是不少地方的現在進行式了。

數位時代我們的數位行蹤資料,不論我們是否有意識到,都已經在使用者同意之下,變成不少廠商生財的原料來源。Facebook、Google、微軟,不論原先是不是靠網路發跡,如今越來越靠網路,使用者每個點擊都要計算。

以往只有在科學研究上,才會在某個珍稀動物身上標註記號,甚至是在動物身上綁上無線電發報器,能夠隨時隨地掌握研究的動物跑去哪裡。遙測 (Telemetry) 資料越來越容易收集,人們因為某些便利性因素,而願意貢獻出來給廠商收集。

這些 Telemetry 資料收集越來越多,越來越個人,能夠拼湊出可能的樣貌,影響到原先實體世界的遊戲規則。實體世界當中的密度不再是做生意的關鍵因素,或者像是開店分析常常談到的關鍵因素:地段、地段、地段 (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網路連線讓人不論在哪裡,只要發出需求,都有可能獲得想要的服務,如 Uber 或是 Lyft ,不再受限原先的地理服務範圍。這類的共享平台,都是靠手邊大量收集到的資料,找到人在哪裡,生意就在哪裡,已經不再靠實體世界的聚落效益,而是數位世界的聚落效益。

傳統上來說,都會生活的好處在不用花太多時間在交通上面,就能獲得所需要的就業機會、教育機構、醫療、購物等。像是傳統上旅館靠近火車站等交通節點,但像是 Airbnb 的興起,打破原先交通節點的方便性因素,不少人能夠尋找稍微遠點的住宿地方,屋主也能提高他持有房屋的價值。這年代是數位世界的聚落效應,取代實體世界的聚落效應。

這些被歸類為「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公司,挑戰原先的都市規劃當局。各國政府對於共享叫車服務衝擊原先計程車行業頭痛不已,強調個人化旅次服務的共享叫車服務,也造成都市交通尖峰時間車流增加,每輛車平均載客數降低。Airbnb 造成旅館業業績減少,不少屋主要將空間出租,傾向租給短租客,而不會租給長期租房的長租客,造成房屋供給和房租上揚。這些挑戰除了一般民眾要適應之外,也是都市規劃當局將要面臨的問題。

(首圖來源:pixnio, C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