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業改變中,台日美食外送平台比一比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0 年 11 月 11 日 8:30 | 分類 人力資源 , 共享經濟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外送服務已經開始改變日本餐飲業的原有局面。日經中文網 9 日報導,根據他們報社的調查,日本主要外賣配送服務平台的送餐員已達到 4 萬人。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很多餐飲店不得不削減從業人員,但在此背景下,外賣送餐成為了新的就業接收方。在日本,最近還出現了只設置廚房、提供多種類型餐飲配送的新服務。將實體店舖做為雇用和服務基礎的日本現有餐飲業模式正迎來轉折點。

除了 Uber Eats 和「出前館」兩大平台外,menu 和經營送餐服務「Chompy」的 SYN 等新創企業也在今年進軍日本外賣配送服務。9 月,德國大型企業「外賣超人」(Delivery Hero)也以 foodpanda 的服務名進駐日本市場。

日本外送人員兼職為主

在日本,從事外賣配送的送餐員並非全職,而是主要利用空閒的時間,以「個人事業主」(相當於個體戶或自營業者)的形式參與,也有人同時在多家服務平台註冊,並從事服務。配送員註冊人數較多的是 menu,達到 35,000 人(截至 8 月)。出前館為 6,000 人(截至 9 月),Chompy 也有 1,000 人,包括同時註冊多個平台的人員在內,送餐員總計達到 42,000人。

由於 Uber Eats 和 foodpanda 並未公開送餐員人數,所以實際總人數預計更多。隨著日本外賣配送服務市場的擴大,預計今後送餐員也將增加。

受新冠疫情影響,日本的餐飲業經營狀況嚴峻,不斷有店舖倒閉或削減從業人員。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數據,與新冠疫情有關的解雇或因雇用方不續約而被終止雇用的人數截至 9 月 25 日估計達到約 6 萬人。其中,餐飲業占到約 17% 的 1 萬人。外賣配送服務則成為了這些人員的就業接收方。Uber Eats Japan 指出「新冠疫情後,來自原來餐飲業的從業者有所增加」。

台學歷高、正職多

而在台灣,受到疫情影響,「1.5 公尺經濟」興起,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MIC)今年 10 月指出,在疫情下,商務發展方面,則以外送產業最為蓬勃,已經從送餐擴增到線上超市,而且調查也發現,超過 7 成 7 的民眾在疫情過後仍願意使用外送平台。

另一方面,根據勞動部職安署去年 10 月公布食物外送平台專案勞檢結果,在全台 9 家業者、有 4.5 萬名外送員中,有 6 家有自有外送員,其中 foodpanda、Uber Eats、Lalamove(啦啦快送)、Cutaway(卡個位)、Quick pick(快點外送)這 5 家為僱傭關係,Deliveroo(戶戶送)則不是僱傭關係。

另外 3 家包括 Yo-Woo(有無外送)、foodomo、街口外送,旗下無自有外送員,是發包給貨運公司或其他平台業者,其中 Yo-Woo 合作的貨運行有給予勞健保,另外兩家則為非僱傭關係。勞動部估計約有 1,363 位外送員為非僱傭關係,其餘可合理推斷為僱傭關係。

勞動部職安署指出,若認定為僱傭關係的外送員,業者應依規定給予勞保、勞退權利;非僱傭關係者,可透過相關職業工會加入勞工保險。

在薪資方面,104 人力銀行去年 10 月曾發布的調查指出,在 300 名曾當過外送員的會員資料中,有近 7 成是將外送員工作當成正職,且近半數擁有大學學歷,每月收入最高可達新台幣 18 萬元,但最低只有 2 萬元。

(本文由 中央廣播電台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出前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