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 30 年一遇的變局!張忠謀示警「半導體危機」,台灣如何重新定義核心價值?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8 月 21 日 9:00 | 分類 國際貿易 , 晶圓 , 晶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全球各國爭相祭出天價要投入興建半導體廠與發展自有半導體技術,一改過去全球半導體供應鏈外包分工的模式,連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都提出警告:「不僅成本將提升,技術進步可能放緩,花費數千億美元及許多時間後,結果仍將會是不自給自足。」

這其中,美國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財訊》專訪長期跟美國華府決策圈互動的兩岸政策協會理事長、美國華府執業律師譚耀南,他曾是華府布魯金斯研究院訪問學者,與當時同為布魯金斯資深研究員的聯準會前主席葉倫互動頻繁。

譚耀南認為,「現在,美中之間長時間競爭的新戰略格局已經形成,3~5年之內,誰來都無法改變這個格局。這個大格局裡,歐洲已經體會到了,俄國知道了。日本也知道了,對峙的格局已經形成了。」以下為譚耀南對這場變局的看法:

美國全力抗中講求實力原則

美國拜登總統上任後,第一個講的是實力原則(Position of Strength),講了不只一次,最近美國副國務卿薛蔓(Wendy Sherman)訪問天津的時候說,美國要站在實力原則的基礎之上,跟中國做長期的戰略競爭。

實力原則的核心就是科技實力,美國已經盤點自身的科技實力和中國的差距,藉以加強自己的實力跟中國競爭;靠著持續財政擴張,持續的印公債,把錢打到市場上,美國用大量的財政擴張挹注這些事情。

對美國來說,跟中國的競爭不只是所謂修昔底德陷阱、強國排名的競爭,而是價值與制度的競爭;也是像拜登所說,民主和專制制度的競爭。因為層次夠高,這個訴求也得到其他盟國的支持,在美國國內,華府決策圈裡,從川普任期結束前半年,對這個方向已經沒有疑問。

▲ 兩岸政策協會理事長譚耀南認為,台灣半導體產業賴以成長的全球自由貿易環境,已經出現30年一遇的大轉變。

第二,全球主義跟自由貿易的概念,已經被修正。在美中競爭的框架下,拜登政府常說的是,經濟安全就是國家安全,因此,雖然美國支持自由貿易和全球主義,但還是要廣積糧,把重要的科技元素放在可以掌握的地方,最好是自己國內,至少是理念相同的盟國。

台灣藉由台積電擴大影響力

但這些事難道只有美國這樣想嗎?歐盟跟德國也非常清楚,半導體已經是戰略物資,這件事絕對不是在自由貿易的框架之下,可以自由進出口、可以哪裡便宜就在哪裡生產的。成本的增加,被認為是戰略上的必要,這是生死存亡,在半導體產業,自由貿易恐怕已經是回不來了。

全球對戰略物資的定義變了,以前是大米、戰車,以後就是半導體。以後要看這場賽局,不能只看美中,而是美中歐日都要一起看,他們的市場規模和科技實力,會影響半導體產業局勢。

對台灣來說,台灣半導體產業過去幾十年,是自由貿易的受益者,但這個環境會永遠不變嗎?全世界都在問,為什麼一定要在台灣做?晶片已經不是哪裡便宜就在哪裡生產的普通商品。

現在,是台積電跟台灣在戰略上重新定位自己的關鍵時刻,需重新去檢視這個局勢,不能只從目前的資產負債表去看這個事情。台積電過去是由台灣政府和荷蘭飛利浦出資成立的,現在台積電仍然可以用這個模式,跟德國政府合資,透過政府的補貼、出資,台積電的規模再放大5~10倍,這在資本市場上是完全可能的。

未來可能會出現日積電、德積電、美積電,台積電的模式會在各國被複製,台灣也應該要重新定位自己的核心價值,不只是先進半導體的製造中心,台灣作為台積電發源地的地位仍然重要,重新定位自己是核心人才,技術的發源地或樞紐,用台灣的民主制度、生活形態結合原本的科技力,都可能形成台灣的新核心價值,藉由台積電的國際化擴大影響力。同樣的,台積電的老對手英特爾、三星,也不會死守在原有的地盤,一場大鬥爭要開始了。

但台積電之外的公司,恐怕要認清必須選邊的事實,美中兩方的科技戰,也是國力之戰,雙方都要發展自己的技術、系統,哪怕它比較貴、比較慢,都不會改用對手的技術。過去台商在美中之間左右逢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科技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