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 也挽回不了電腦遊戲市場,蘋果能否用 AR 扳回一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2 年 05 月 18 日 8:00 | 分類 Apple , 遊戲軟體 , 電子娛樂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Mac 距離遊戲市場最近的一次,應該還是賈伯斯(Steve Jobs)剛回歸蘋果,重新整理 Mac 產品線時。

賈伯斯表示「啟動新計畫」讓遊戲回歸 Mac,並堅定說「對 Mac 來說遊戲很有意義」(gaming are very great),並 1999 年 MacWorld 高調展示將在 Mac 首發,Bungie 工作室製作的《最後一戰》(Halo)。對這款大作,賈伯斯寄予厚望,就如介紹蘋果產品,說《最後一戰》會是最酷的遊戲

但後來《最後一戰》變成微軟 Xbox 獨占遊戲,也直接促使微軟 Xbox 成為遊戲主機市場「御三家」之一,Mac 則與「遊戲」擦肩而過,再無「高光」。

一直到 M1 出現。

前日遊戲開發商 Feral Interactive 將旗下兩款遊戲《全面戰爭:羅馬重製版》和《全面戰爭:戰鎚 3》移植到 M1 系列 Mac,是為數不多的遊戲開發團隊積極把遊戲移植到 Mac。英特爾時代 Feral Interactive 就將不少遊戲往 Mac 搬,為 Mac 相容遊戲可謂經驗豐富。

Feral Interactive 直言不諱蘋果 M1 晶片的強大性能與 Metal API 結合後,大改善 Mac 遊戲開發。Feral Interactive 團隊十分看好轉向自研晶片的 Mac 遊戲前景,篤信 Mac 遊戲市場會有新機遇。

這應可理解成 Mac 又開始接近遊戲市場了。不過今時不同往昔,若 Mac 失去《最後一戰》算可惜,這次 M1 Mac 則是錯過了「時機」。

Mac 的好機會

1999 年 Macworld 高調亮相後,很多 Mac 用戶十分期待《最後一戰》,同樣的比爾蓋茲(Bill Gates)也一眼看中這款遊戲。

(Source:Xbox

與眾多 Mac 用戶耐心等待不同,比爾·蓋茲直接收購 Bungie 工作室,把《最後一戰》改成 FPS 遊戲,並成為 Xbox 獨占大作,是當時遊戲市場的現象級組合。當時 Xbox 負責人羅比·巴赫(Robbie Bach)書中回憶,當年從賈伯斯手中搶走《最後一戰》是 Xbox 能在激烈遊戲市場活下來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另外兩件是 Xbox Live 業務創立,以及與 EA 和動視等遊戲公司保持穩定合作關係。

後來很多媒體和分析師都感慨,倘若《最後一戰》是 Mac 首發獨占,Mac 及蘋果肯定會是遊戲市場的頂端玩家。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當時是電腦遊戲、主機遊戲的「黃金時代」。微軟不僅 Xbox 紅了,針對大眾的 Windows PC 也開始流行,甚至憑著較低門檻也向上蠶食 Mac 引以為傲的企業級市場。

賈伯斯 1997 年才回歸蘋果,之前蘋果已是成熟的資本運作公司,利益、利潤便是蘋果很多決策動機。頗受遊戲開發者鍾愛的 Mac 也是如此,憑著良好 GPU 性能和可擴展性,是炙手可熱的遊戲開發平台。

Mac 主攻企業用戶,提供員工工作用 PC,蘋果高層並不想 Mac 與遊戲有連結,行銷開始塑造 Mac 是「生產力」代名詞。PC 逐步走入家庭後,對學生群體 Mac 宣傳則成了「學習機」,閉口不談遊戲。

瞬息萬變的機會面前,蘋果沒有把握住,但微軟相反 ,Windows 主打就是家用平台,遊戲是重中之重。比爾蓋茲甚至親力親為,下海為 Windows 平台支援的《毀滅戰士》(Doom)拍電視廣告

(Source:影片截圖)

與 Mac 為遊戲開發者夢土一樣,門檻更低、對開發者更友善,且官方也願意為開發者最佳化的 Windows 成為新「熱土」。

Mac 也與「生產力」、「工作機」劃等號。之後賈伯斯回歸,即便力挽,但蘋果與 Mac 都百廢待興,難與如日中天的微軟抗衡。一系列商業抉擇和商業競爭,讓 Mac 失去切入遊戲市場的「好機會」。

Mac 的壞機會

歷史會輪迴,Mac 失去的遊戲市場,終於 iOS 贏回來。Mac 的好機會就是電腦遊戲萌芽的時間,iPhone 發表則是手遊爆發的前夕。智慧手機出現,新操作系統,iPhone 徹底改變人們與機器的互動方式。很多新互動形式的手遊陸續登場。

與 Android 不同,iPhone 開始就是封閉生態,所有軟體都需要從 App Store 下載,並需繳納 30% 蘋果稅,後來此規則也讓蘋果與 Epic 對薄公堂

關於 App Store 遊戲調查報告,2019 年蘋果從遊戲賺得的利潤約 85 億美元,比同年 Sony、動視、任天堂和微軟遊戲利潤加起來還多 20 億美元。據 Sensor Tower 數據,2021 年蘋果將從 App Store 賺得 159 億美元收入,遊戲占 69%。

App Store 收入依然穩健增長,遊戲 App 不停增加。Pocketgamer 統計數據,今年 5 月比去年同期多近 3 萬款遊戲,總量超過 101 萬。

(Source:蘋果

更關鍵的是,整個手遊市場還在增長,Newzoo 報告顯示,今年手遊玩家預計達 30.9 億美元,總收入增至 2,031 億美元,預計 2024 年到 2,226 億美元。對比 PC 遊戲營收將突破 410 億美元,同期相比增幅僅 2%,換句話說,當下已經手遊的好機會,對 Mac 這種 PC 平台來說,大勢已去。

即使相對英特爾處理器,M1 系列能耗比甚至 GPU 性能(對比內顯)大躍升,但對增長有限、市場容量不高的 PC 遊戲市場來說,吸引力還是不足。

「吸引力」是指 PC 遊戲市場,也是 macOS、投入產出等等。很多 3A 大作採用微軟 DirectX,macOS 以前僅支援 OpenGL,遊戲體驗很差,直到 2018 年蘋果才放棄 OpenGL 開發 Metal,大作移植才成為可能。

今年以來 PC 市場不斷萎縮,SA 表示第一季整體縮減 7%,但憑著 M1 系列晶片的強勢,蘋果逆勢增長 4% 到世界第四,不過只有 10% 市占率。相反 Windows 平台卻有 84% 市占率。Mac 依然沒有撕掉「小眾」標籤,總量遠不及 Windows PC。

一邊是需重新調適市場占比很低的 Mac,一邊是高歌猛進的手遊市場,對遊戲工作室來說更願意把資源給手遊,或繼續保持原本 Windows 平台,並專注 3A 遊戲開發。無論怎麼取捨,做 Mac 遊戲都不是最好的選擇,Mac 正處於不怎麼好的機會。

ARM 架構不是 Mac 遊戲的「救世主」

M1 系列晶片除了蘋果自研,還有個明顯特徵,就是不再是傳統 x86 架構,而是與 iPhone、iPad 相似的 ARM 架構。好處是能耗比優秀,缺點是絕對性能不如傳統 x86,以及現在很多軟體也與 ARM 相容性不佳。但對蘋果來說,軟體移植有過經驗,兩年前為了平台轉換推出 Rosetta 2,效果比想像好很多。至於絕對性能,直接用堆核心數解決,甚至某些場景,M1 系列 SoC 能與專業級桌面 GPU 相比。

最關鍵的還是 ARM 架構,意味 M1 系列 Mac 可直接跑 iOS App。如此原本匱乏的 Mac 遊戲數量直接爆發,似乎未來光明。但 App Store 遊戲生態沒那麼光鮮。為了擴展「手遊」業務,蘋果 2019 年推出遊戲訂閱服務 Apple Arcade

發表時就有育碧、卡普空、SEGA 等老廠支持,同時也讓玩家以更低價格體驗新遊戲。不少遊戲開發者都十分看好 Apple Arcade,表示蘋果支持下,能把精力放在好好做遊戲,而非花力氣籌錢賺錢。

(Source:蘋果

無論遊戲主機硬體還是訂閱服務,對遊戲業務來說,最核心的還是遊戲,任天堂就是典型的例子。Apple Arcade 聲勢浩大,首發 50 多款遊戲,年底擴容到 100 款,更新頻率也維持每週 4~5 款。但進入 2020 年之後,更新放緩,10 個月僅 30 多款新增遊戲。更要命的是,Apple Arcade 沒有首發大作,成名工作室也只零星新作,遊戲品質參差不齊。

SensorTower 統計 2015 年 App Store 內付費遊戲收入,約 6.42 億美元,占總收入 5.4%。Apple Arcade 想達到一樣水準,約需 1,170 萬用戶連續訂閱 11 個月才能扭轉。不過遊戲訂閱變現模式在美國有很大潛力,App Annie 統計,訂閱制占 7% 手遊市場,蘋果對手微軟 Xbox Game Pass 訂閱服務,從 1,000 萬到 1,500 萬訂閱花不到半年。

Apple Arcade 的問題還是出在「遊戲」,蘋果太想獨占,審核過嚴,很多遊戲工作室開發熱情並不高,加上 2020 年疫情都在家上班,也讓開發進度放緩。如今蘋果開始轉換思路,不再依賴「獨占」,而是降低門檻引入經典 IP 移植和 App Store 原有「大作」,試圖改善 Arcade 遊戲匱乏的劣勢。

但就目前看,Apple Arcade 還不足以帶著蘋果遊戲業務起飛,至於擁抱 ARM 的 M1 Mac,近期想靠 Arcade 翻身,著實有點難。

Mac 也不是遊戲業務的未來平台

無論賈伯斯時代讓蘋果起死回生的 Mac,還是現在擁抱 ARM 架構的 M1 Mac,蘋果自始至終都很想在遊戲業務大展身手,但不論陰差陽錯失去《最後一戰》,還是 Apple Arcade 急功近利的獨占策略,蘋果臨門一腳總差點火候。

蘋果自研 SoC 爐火純青,只差幾款「現象級」遊戲東風「點燃」遊戲業務。只是對桌面端 Mac 而言,可能不再是蘋果業務中心。寄予厚望的「現象級」遊戲更可能寄託蘋果接下來準備取代 iPhone 的 AR 業務。相對傳統成型的電腦遊戲來說,AR 虛擬實境會有全新互動邏輯和呈現方式。

這對一直是追隨者的蘋果來說更像優勢,畢竟有自研晶片,能更早搭建軟體環境,並提前邀請遊戲開發商合作。這就好像最開始的 Mac,有夠優秀的硬體平台,只要吸引夠多遊戲開發商打造遊戲陣容,這次蘋果可能不會輕易被「挖牆腳」了。

至於 Mac,最強的標籤可能還是只有「生產力」。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