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稅購併又一樁,美醫藥企業一一開溜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4 年 07 月 25 日 13:14 | 分類 醫療科技
Vitamins made by Shire are displayed at a chemist's in northwest London

先前《科技新報》報導美國最大藥廠輝瑞(Pfizer)打算購併英國第二大藥廠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其中原因之一就是為了轉移納稅地點,從美國改到英國去,以逃避美國的稅負,雖然輝瑞失敗了,但是這麼做的美國生技製藥廠可不少,最新的一起是 2014 年 7 月,自亞培(Abbott)獨立出來的的艾伯維(AbbVie),以 540 億美元買下了愛爾蘭製藥廠 Shire,購併完成後,艾伯維將做到輝瑞沒能做到的事--將新公司總部設到英國,轉移納稅地到英國去,降低稅率。




美國醫藥業的逃稅併購之盛,只能以大舉出逃來形容,2014 年 6 月,最大醫療設備商 Medtronic,也花上 430 億美元,買下醫療產品製造商 Covidien,圖的就是 Covidien 在 2009 年把稅籍從百慕達群島遷到了從 2003 年起就把稅率降到 12.5% 以吸引企業的愛爾蘭。而艾伯維的前母公司亞培,則把學名藥事業賣給了賓州的 Mylan 藥廠,因為這樣一來,可以讓 Mylan 把稅籍改到荷蘭去。

而最讓美國人傷心的事,莫過於是美國最大藥品通路 Walgreens,過去總以「美國的藥店」自居,竟然也為了逃稅而逃離美國,買下連鎖藥品通路 Boots,以便把稅籍改到瑞士去。

問題的根本是,當全球其他國家大力調降企業稅時,美國企業稅卻動也不動,已經 25 年沒有調整,以至於美國如今是企業稅最高的國家之一,美國還對海外所得課稅,如果美國企業要匯回海外所得在美國本土使用,就必須繳稅,為了躲避這樣的課稅,包括奇異(GE)、微軟、輝瑞與蘋果等企業,每家都有超過 500 億美元的資金「流亡海外」,造成不少困擾。

USTaxRate (1)

 (Source:Ron Graziano, Credit Suisse)

因此,逃稅而溜出海外的公司也不只醫藥業,美國最大香蕉通路商 Chiquita Brands 買下 Fyffes,以便把稅籍移到愛爾蘭;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 )也藉由買下 Electron 把稅籍移到了荷蘭;工業機械公司 Pentair 則把稅籍遷到了瑞士。

不過,醫藥產業還是外流最嚴重的,雖然醫藥產業很容易轉移所持有的智慧財產到海外,這樣一來能規避很多稅,但很不幸的是,這樣一來還是會遇到資金「流亡海外」的問題,不如把稅籍乾脆移到海外,一勞永逸解決問題。愛爾蘭以低稅率招攬企業之後,前往愛爾蘭的美國醫藥企業如過江之鯽,包括 Actavis、Perrigo、Jazz、Alkermes,與 Endo Health 全都改稅籍到愛爾蘭。

另一方面是醫藥業本來就購併頻仍,一旦有企業趁機轉移稅籍,其他企業若不跟進,就在競爭上佔劣勢,這也是醫藥業特別風行逃稅購併的原因之一。而這些成功逃稅購併的企業,在稅率的優惠下,又更容易成長,進而購併更多企業,如 2010 年,Valeant 買下失敗的學名藥廠 Biovail,只為了把稅籍移到加拿大,在低稅率下成長茁壯,現在打算買下肉毒桿菌素針劑 Botox 製造商 Allergan;2011 年,Jazz 買下 Azur 以將稅籍移到愛爾蘭,之後於 2012 年買下 Eusa,2014 年買下 Gentium,過程中股價漲了 3 倍。

當然,許多購併案的考量並不只是逃稅,艾伯維目前主要營收來源是其相當成功的類風溼性關節炎用藥復邁(Humira),年營收高達 107 億美元,佔了艾柏維營收約一半,一旦專利到期,很難彌補如此龐大的營收損失,買下 Shire,取得許多罕見疾病用藥,有助於緩和復邁專利到期的營收衝擊。

但許多購併案則的確是主要考量稅務問題,美國政府遲遲不肯調降稅率,導致大批企業藉由購併開溜,或資金滯留海外,結果收到的稅更少,還連帶拖累企業對美國的投資,因此美國各界有許多人呼籲檢討稅制,期望降稅能反轉這種趨勢,讓滯留海外的資金回流,甚至可能反而讓跨國公司將稅籍遷回美國,但也有反資本主義論者期期以為不可,認為降稅只是圖利富人。

可以肯定的是,若美國與各國的稅差繼續維持,逃稅購併一定還會層出不窮,即使一時追丟了阿斯特捷利康的輝瑞,也還是會積極尋找能轉移稅籍的購併目標,光靠「道德勸說」,是不可能留住美國醫藥企業的。

首圖來源:REUTERS

關鍵字: , ,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