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émon Go 讓世界變成遊樂場,然後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06 日 0:00 | 分類 app , VR/AR , 手機 follow us in feedly
下載自美聯社
FILE - In this Thursday, July 28, 2016, file photo, fans play the highly addictive "Pokemon Go" game during a gathering in central Madrid, Spain, to play the computer game. Since debuting to wild adulation in the U.S.,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this month, the game from Google spinoff Niantic Inc. has spread like wildfire, launching in more than 30 countries or territories, but not Brazil. For athletes and other visitors caught up in the wave, not having access is just one more knock against an Olympics that officials are racing to get ready. The opening ceremony takes place Friday, Aug. 5. (AP Photo/Daniel Ochoa de Olza, File)

「感謝 Pokémon Go,女兒終於願意跟我去湖邊散個步。」「再次感謝 Pokémon Go,女兒可以不要再拉我去墓仔埔了好嗎?」「這遊戲真棒,讓好多人離開電腦桌……」。



手機遊戲「Pokémon Go(精靈寶可夢 Go)」7 月起陸續在加拿大等全球多個國家上架推出至今,狂潮仍在各地席捲。在加拿大,不時可見家長透過社群網站,發出上述感嘆。

大人小孩拿著手機、走向戶外,將虛擬與現實交疊,樂在其中;原本疏離的親子或人際關係,因此出現新的互動契機。毫無疑問,就在這個夏天,世界已經變成了一個超級遊樂場。

手機遊戲,本來只是相當個人的,甚至挺為私密的行為。因為 Pokémon Go 的出現,個人與公共空間的界限,開始模糊了。問題、商機,全都應運而生。

從商機來看,由於各地特殊建築或文化景點,常是遊戲設計者選中的 Pokémon 出沒地;加拿大不少博物館和美術館,紛紛熱情擁抱「Pokémon」的玩家。

安省美術館(Art Gallery of Ontario)公關部經理寇兒(Caitlin Coull)就表示,「玩家可能一開始是為了抓 Pokémon 而來,到頭來卻會感受到意想不到的藝術經驗。」

據安省美術館計算,該館目前有 3 個補給站(Pokestop)。她說,「我們打算在美術館免費入場時段,提供 Pokémon 誘餌,好讓更多玩家來館裡尋寶。」

多倫多加丁納陶瓷博物館(Gardiner Museum)更是大大方方地在入口櫃台擺設標語:「歡迎來到加丁納博物館 Pokémon 補給站」。

根據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加拿大的博物館和非營利藝廊訪客人數近年持續上升,但會員人數卻下降了 64%。就在這個時候,Pokémon Go 遊戲出現了,被吸引到博物館來的玩家,說不定有機會變成會員!

對於像加丁納博物館這樣積極找尋年輕新客群的文化機構,Pokémon Go 遊戲玩家,似乎正是符合想望的目標群體。

博物館公關韋納(Rachel Weiner)笑稱,「我們才剛剛宣布 18 歲以下的觀眾可以免費入館參觀,這個遊戲的推出時機,真是再好也不過了!」

而另一個出人意料的發展是,宅男或宅女玩家終於步出家門、在花花世界中追逐 Pokémon,進而與其他玩家激盪出愛的火花。愈來愈多另類「尋夢」故事,開始上演。

只要進入全球知名的網上大型免費分類廣告 Craigslist 網站的「失聯(Missed Connections)」欄位,就可能看到 Pokémon Go 玩家貼出布告,試圖找尋在某時某地遇見的「夢女郎」或「夢郎君」。事實上,腦筋動得快的約會交友機構,迅速看見了商機,開始提供「PokeDates」的全新配對服務。

 

如何規範公共場域的虛擬遊戲規則

現在的問題是,當世界變成一個超大遊樂場,當個人的虛擬遊戲行為闖入了現實的公共空間,意味著:就算你不玩,也有人當著你面玩,沒有人可以完全置身事外。

公共場域中的虛擬遊戲規則是什麼?該如何遵守?一切都還在不斷衝撞中。

7 月 23 日周六晚上,大多倫多地區一名 29 歲的女子因為不爽自己住的公寓前方廣場,聚集了太多 Pokémon Go 玩家,憤而拿出彈丸槍來對著玩家掃射。這名女性後來被警方逮捕。

此外,當「墓仔埔」變成熱門補給站,對死者是不是不敬?也已經成為其中一個受到注目的焦點。卑詩省一名婦女日前就公然指責遊戲設計者 Niantic 公司,不該冒犯死者安息的園地,要求將墓園從 Pokémon 補給站中剔除。

而多倫多一名男子刻意拍下一則「Pokémon GoProblems」短片,突顯不顧周遭環境使用手機抓取 Pokémon 可能出現的危險情境,也立刻引發爭議。因為這則放在 YouTube 上的短片,竟然有人走在地鐵軌道上試圖捕捉 Pokémon 的鏡頭。多倫多地鐵局(TTC)立即譴責這名男子的危險行徑並展開調查,可能對他開罰。

凡此種種,都還只是 Pokémon Go 問世不到一個月內出現的插曲。

只不過,當台灣還翹首期待下載 Pokémon GO 的那一天到來之際,各地也已經出現了各式各樣「拒玩Pokémon Go」的聲浪。

前兩天,就有篤信基督教的友人特地發文警告大家,指這遊戲是靈界企圖用來迷惑現實世界,好讓人失去警戒心、發生意外。

另外也有人預測,Pokémon Go 將只是另一個「曇花一現」的手機遊戲,玩家最後將會發現,它就只是個徒然浪費時間金錢的東西。

從科技的角度來看,結合擴增實境(AR)技術與 GPS 定位的 Pokémon Go,初試啼聲,就引爆全球轟動。不管「Pokémon Go」的遊戲熱潮能夠持續多久,世界確實已經跨入遊戲新時代。

而在期盼未來的遊戲設計者與使用者更加重視公共場域互動規範的同時,我們身處在這個超級巨大的遊樂場,恐怕也只能好好繫緊安全帶,準備迎接更多的衝擊。

(作者:胡玉立;首圖來源: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