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北京小伙子的「挖礦」夢,為何讓張忠謀這麼開心?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07 日 12:00 | 分類 中國觀察 , 數位貨幣 , 晶片 follow us in feedly

回顧 2017 年,半導體業的最大驚奇,就是第三季突然竄出的比特幣挖礦晶片需求。業界估計,該季對台積電的營收貢獻,甚至與當紅的 Nvidia 不相上下。「一年以前我們還不大知道什麼叫比特幣,結果現在跟我們買了很多晶圓,」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接受《天下》專訪時高興地說。更神奇的是,壟斷全球八成挖礦機晶片的比特大陸,竟是兩個 30 幾歲的北京小伙子,在短短 4 年內打造出來。



瘋狂飆漲的比特幣從 2017 年初的 1,000 美元左右,全年漲了 19 倍,兌美元價格,一度在 12 月逼近 2 萬美元。雖然之後,又重挫超過 30%,但這個大起大落的驚人走勢,不只是今年全球的熱門投資話題,更為半導體業帶來一陣意外的及時雨。

這得從 2017 年 10 月 19 日台積電第三季法說會說起。當時,許多法人都注意到一個不尋常的數字,台積電的運算業務,竟較前一季大增 46%。

台積電共同執行長劉德音解釋,這來自一股又急又猛的虛擬貨幣挖礦需求,為第三季營收挹注了 3.5 億到 4 億美元。這樣的營收漲幅,預計也將延續到今年第四季。

這筆意外之財,甚至讓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接受《天下》專訪時,都高興地說,「一年以前我們還不大知道什麼叫比特幣,結果現在跟我們買了很多晶圓。」

一位外資分析師估計,連最具指標性的 AI 概念股 Nvidia(輝達)第三季的 AI 相關業務,約只占台積電營收的 1% 左右。但比特幣卻已占到 5%,與整個輝達差不多,「AI 講得震天響, 結果還比不上比特幣,」一位資深業者轉述台積電主管的感嘆。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大量的需求究竟來自何方?很多人都將眼光移向北京中關村一處創業園的 3 號樓,白底招牌大字印著「BITMAIN」(比特大陸)。

美商聯博證券於 2017 年 11 月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台積電第三季的虛擬貨幣 ASIC 晶片收入,「我們相信大部分來自比特大陸,世界最大的比特幣 ASIC 設計公司。」

聯博證券進一步指出,比特大陸將成為台積電 2018 年量產的最先進 7 奈米製程的第一批 5 個客戶之一,與高通、輝達、AMD、海思並列。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積電大客戶主管表示,比特大陸一年在台積電下的訂單高達 15 億美元,足可列入台積電前十大客戶。

也因此,最近 3 個月以來,比特大陸北京總部都有絡繹不絕的外資分析師、台灣半導體業者到訪,好奇的想探探這家半導體業的超級新秀,以及比特幣的底細。

一位外資分析師指出,一開始,台積電對這家沒沒無聞比特幣公司的「急單」,還半信半疑。前後派了兩批人去北京總部看過才願意撥出產能。「但是要求先收現金再出貨,因為風險太高。不然一般客戶是可以先出貨再收錢的,」他說。

手握全球最大礦池  ASIC 晶片近八成市占率

比特幣問世的 2009 年,該年 23 歲的比特大陸創辦人吳忌寒剛從北京大學拿到經濟與心理系雙修的學士學位,一腳踏入投資分析師的世界。

4 年後,吳忌寒決定離開,創立比特大陸。非技術背景出身的他,想起了出身中科院的詹克團。在一次路邊推銷的過程中,吳忌寒碰上了 DivaIP(天津迪未數視科技)的業務人員,從機上盒業務,輾轉認識了大他 7 歲的天津迪創辦人詹克團。

那時起,吳忌寒說服詹克團將天津迪併入比特大陸。吳忌寒對比特幣的知識與判斷,加上詹克團在 IC 設計的專長,讓比特大陸在 6 個月內,就推出第一代螞蟻礦機。

現在,根據聯博的分析報告指出,比特大陸在比特幣挖礦專用 ASIC 晶片的市占率將近八成。但比特大陸的晶片並不外賣,都組裝成構造簡單的挖礦機,外賣也自用。但比例各自多少?因為比特大陸極為低調,外界不而得知。

《天下》多次聯絡比特大陸,甚至致電詹克團,都拒絕受訪。

但中國媒體均報導,吳忌寒是世界「比特幣首富」。「業界傳言很多,外傳他(比特大陸)一年賺 100 億到 150 億人民幣。但那是挖礦收入,因為他目前全球算力最大,據說占全球開挖量的 50%,」一位參觀過比特大陸的半導體業主管說。

《紐約時報》記者曾在 2017 年 9 月到訪比特大陸位在內蒙古的達拉特經濟特區的「礦場」之一。這個位在草原裡的「礦場」不產煤炭,卻有 2 萬 5 千台挖礦機轟轟全力運作。據《紐約時報》估算,在這裡,每天比特幣產量約占全球總數的二十分之一。

「礦場」設在內蒙古,是因為這裡是全中國電力最便宜的地區。電費,是生產比特幣最主要的成本。

▲ 比特大陸研發的螞蟻礦機 Antminer S9。(Source:比特大陸

在虛擬貨幣的世界,比特幣的系統設定上限是 2,100 萬枚,唯有透過「挖礦」或是交易才能得到。挖礦的過程,就是透過系統的運算能力,在一道道複雜的難題中尋找解答。

答案正確的人,就能獲得比特幣為報酬。只是,算力愈強,解題速度愈快,消耗的電力愈大、成本愈高。想提升算力,除了跟其他礦工結盟打團體戰,就是提升運算晶片的性能,讓挖礦機速度更快、更省電。

比特大陸一戰成名,靠的就是螞蟻礦機(Antminer S1)和背後挖礦專用的 ASIC(特殊應用積體電路)晶片。

2018 最大變數:籌資與產能大戰

為了讓礦機算力更高、更快、更省電,挖礦機內部的晶片逐漸專業化,從一般電腦的 CPU,走向顯示卡的 GPU(圖形處理器)、FPGA(可程式邏輯匣陣列),運算效率不斷提升。ASIC 則是專為比特幣挖礦設計,去除了不必要的功能,提高算力也減少能耗。

比方說,一般筆電裡的單核 CPU 哈希率(hash rate,指的是比特幣網路的每秒運算能力,數字愈高,算力愈強)大約是 0.0005GH/s,電源效率約 20萬 J/GH。而比特大陸一開始推出的 55 奈米 ASIC,平均哈希率則是 1,000GH/s,電源效率約 1.1J/GH,也就是用更少的電,達到更高的算力。

雖然電源效率高,但相較於顯示卡的 GPU 可以挖不同幣種,ASIC 專用礦機也較為受限,只能挖單一演算法。再加上巨大的噪音,也曾讓台灣資深「礦工」朱昱翰打退堂鼓。

兩年前,趁著比特幣站上 1,200 美元的價格高點,朱昱翰開始加入礦工的行列。挖礦的日子裡,他也買過 ASIC 礦機,但「一台專業礦機像是家裡住著一台波音 747」,朱昱翰決定揮別比特幣挖礦機,改挖以太幣、音樂幣、鯨魚幣、Zen。

2016 年 6月,比特大陸推出的 ASIC 晶片,是台積電 16 奈米製程的 BM1387。以哈希率來說,16 奈米 ASIC 晶片的算力,幾乎是創業初期 55 奈米 ASIC 晶片的 13.2 倍,電源效率也是 10 倍左右。因此,儘管比特大陸為首的挖礦 IC 公司,自然成為摩爾定律的虔誠信徒,對於先進製程的需求近乎饑渴。

但比特幣大起大落的特性,也讓財務保守的台積電對這類客戶「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劉德音在法說會表示,比特幣客戶對 2018 年前景「非常樂觀」,「但是我們非常謹慎,正與顧客合作想辦法預測需求波動狀況,希望明年(比特幣)會更好,但我們不會壓寶在這上面。」

也因此,當業界預期比特大陸可望在 2018 年挑戰海思的中國第一大 IC 設計公司地位。一位半導體業主管卻指出,比特大陸搶不到 2018 年台積電 12、16 奈米足夠的量,只好去下其他代工廠的 28 奈米製程,結果聽說算力還不到原來的一半。

而另一家競爭對手,卻另闢蹊徑,下到三星的 10 奈米製程。「三星都空的,沒人用,所以這是 2018 年的最大變數,誰搶到產能,就會變大,」這位半導體業主管說。

即便搶到足夠半導體產能,有沒有足夠現金付款交貨也是比特大陸的一大挑戰。

雖然外傳吳忌寒是世界「比特幣首富」,「但那都是紙上財富,(比特大陸)雖然很有錢,但是大部分都是比特幣,台積電是不收比特幣的。但是他的比特幣持有量太多,倒出來,整個市場會崩盤,這是他的兩難,」一位外資分析師說。

2017 年 8 月,比特大陸接受《彭博》採訪時指出,這間總部位在北京的公司估值「數十億美元」,且正在考慮股票上市。一個月後,《彭博》再度報導,比特大陸正在籌資 5,000 萬美元,而紅杉資本(Sequoia)和 IDG 資本(IDG Capital)都是投資人之列,但三方都不願證實。

「比特幣首富」還需要募資?業界指出,這次募資部分原因主要為了籌錢付款給台積電。

當《天下》請問一位台灣 IC 設計大老,為何沒有台灣廠家投入比特幣挖礦晶片?

他的回答是,「如果半年之後,全球禁比特幣交易怎麼辦?」

這反映當前社會的主流心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勃‧席勒甚至指出,比特幣正重演 17 世紀歐洲的「鬱金香狂熱」,一定會崩盤。

這股狂熱的最大贏家比特大陸也正未雨綢繆,致力將營收來源多樣化。

業界指出,比特大陸前幾代晶片,原先主要靠台灣的創意電子協助設計,但大幅擴充技術團隊之後,最新一代產品已經有能力自己設計。

而且近來還在台灣挖了一個外商的台灣團隊,有數十個工程師之眾,以此為核心大肆招兵買馬。打算進軍 AI 晶片其他產品。

這家史上成長最快速的 IC 公司,還能做出什麼驚人之舉,業界都拭目以待。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比特大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