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車司機別慌,Uber 說自動駕駛是福音不是惡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2 月 09 日 8:30 | 分類 汽車科技 , 自駕車 follow us in feedly

無數卡車司機都在擔憂會否失業的今天,Uber ATG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卻發出截然不同的聲音:自動駕駛並不會讓卡車司機失去工作,反而會增加他們的工作機會,並提高他們的生活品質。



Uber 自動駕駛卡車部門產品負責人 Alden Woodrow 表示,2017 年非常失望地看到很多媒體都報導自動駕駛讓卡車司機陷入巨大的危機,但他們認為,這是無稽之談。

Uber 持這觀點最重要的原因是:雖然自動駕駛有普及趨勢,但自動駕駛卡車將不會「點到點」不間斷行駛。相反地,從高速公路到城鎮或工業區域途中,會有自駕卡車的「轉換站」。在這裡,人類司機將接替電腦工作,將卡車駛進複雜的城市和工業區。

Woodrow 表示,這樣看來,自駕卡車並不會取代人類工作,而是輔助人類工作。

為了證明這一點,Uber 基於美國勞工統計局的資料,建了卡車勞工市場模型。接著,他們調查了自駕卡車的接受率及自駕卡車和人類駕駛卡車上路的比例。

結果顯示,大眾對自駕卡車的接受程度較高。

▲ 根據 Uber 的資料,自動駕駛可以刺激卡車駕駛業的發展。

Uber 認為自駕卡車能增加卡車司機就業的另一原因,是自駕卡車的使用率。

如果自駕卡車的使用率更高,那麼貨運成本會變低,進而刺激對自駕卡車的需求,自動駕駛業務量便會增加。而自駕卡車的運輸途中,人類會在城市和工業區代替電腦駕駛。因此,對卡車司機的需求並不會降低,反而會增加。

Woodrow 表示,如果路上自駕卡車更多,自駕卡車的使用率更高,那麼更多工作便會應運而生。

高盛投資公司(Goldman Sachs)曾預測,隨著自駕卡車飛速發展,每月將有 2.5 萬個卡車司機失業。麥肯錫的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也曾發表報告表示,接下來十年中將有 150 萬名卡車司機失業。國際交通論壇(The International Transport Forum)更提出,2030 年之前美國和歐洲將有 200 萬名卡車司機將失業。

因此,自從人工智慧和機器人大力發展,卡車司機彷彿成了最需要擔心失業的職業。

其實,儘管卡車司機將失業的言論非常流行,但卡車從業者卻一直質疑這種言論。他們認為,卡車司機不總是在高速公路上駕駛,還在複雜的城市和工業道路駕駛。這種工作需要熟練的技巧,更適合人類完成。

西方國家卡車協會(Western States Trucking Association)政府事務和交通部門負責人 Joe Rajkovacz 表示,「其實司機做很多事。雖然自動駕駛的發展速度非常驚人,但就目前的發展水準來看,我並不相信馬上會看到沒有任何司機坐在車內的無人駕駛卡車。」

比如,他指出如果無人駕駛卡車在美國西部的高速公路上出事故,卡車公司需要調動另一輛卡車「跋山涉水」地過去支援。但如果這時有一位司機在車內,那麼他就可以修好車,無需其他支援。因此,坐在車內的司機或作業員還是很有必要。

Woodrow 也表示,司機駕駛還能做許多事。就在他從 Alphabet 辭職加入 Uber 不久,拖著一車馬鈴薯從史托克頓市開到一家罐頭工廠,途中記下一路上看到司機所做的事:在卡車上上下下、移動車軸、檢查煞車和排氣管、與人交談等。

因此,卡車司機並不只是坐在車內,從一個點直線開到另一個點。如果途徑繁忙的工業區或城市,那麼卡車司機要做的事更多。從這點來說,卡車司機很難被機器取代。

傳統卡車駕駛業對司機的需求非常旺盛。因為卡車司機是一個要求很高的職業:他們需要長時間駕駛,對體力和集中力的消耗很高;同時因工作性質,一年有 200 天需離家在外工作。所以很少人願意長期從事卡車司機。

在 Uber 看來,這種狀況將會隨著自動駕駛的發展改善。

隨著長途運輸工作被自駕卡車取代,高速公路每隔一段距離便會有一個轉換站,卡車司機的日常工作地點,便在轉換站和短途行駛的卡車內。

轉換站通常位於高速公路和城市或工業區的交界處,這就意味著他們離家更近。如果說傳統卡車司機是「長途卡車司機」,那麼之後就會變成「當地卡車司機」。

隨著自動駕駛發展,這種轉換站會越來越多。這樣一來,卡車司機的工作地點改變了,變得更能提高生活品質。傳統卡車司機在外的生活開銷較大,工作地點變成轉換站和家附近後,生活成本也會降低。

▲ 淺綠代表「當地卡車司機」,深綠代表「長途卡車司機」。

除此之外,轉換站還能緩解交通堵塞,並能節約能源。現在看來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提高在轉換站工作的卡車司機薪水?

誠然,Uber 建立的模型看起來非常鼓勵人,但有一些人卻對此懷疑。其實,現在已有類似轉換站的運輸型態,叫做「短程貨運」。

從事短程運輸的卡車司機工作狀況並不樂觀,他們的薪水通常由小型運輸公司支付,以運輸次數來算,每天工作 18 小時,還要忍受經常性的交通阻塞。就美國來看,這種工作通常由底層移民來做,因為除了此工作,他們幾乎別無選擇。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要真正做到卡車司機生活品質提高,他們還需要得到政府及其他部門支援,讓他們拿到應得的薪水。

因此,在卡車司機的工作狀況並不樂觀的今天,要推行 Uber 的型態改善卡車司機生活品質,還是道阻且長。

康奈爾大學的社會學家 Karen Levy 看來,要實現這景願,光靠 Uber 是不夠的,還需根本上解決卡車駕駛業的薪資待遇問題。但 Uber 能推動一些事情解決,比如現在,卡車司機停車後搬運貨物的勞動通常不計入薪水,但 Uber 也許能推動相關部門解決這個問題。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