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大缺工時代來臨,全球百萬移工搶卡位,台青吹起漂日風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25 日 12:00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日本正面臨史上最大的缺工潮,企業主不得不向全球發出徵才令,並陸續將釋出上百萬個移工職缺。《遠見雜誌》發現,近年來台灣許多年輕人已開始赴日工作賺日圓,「漂日」更是蔚為風潮!

台灣青年赴日打工度假,不僅以旅遊增廣見聞,也可以累積人生經驗與財富,對於社會新鮮人或追求職場鍍金的轉職青年,都提供另一種開拓國際觀的捷徑。

《遠見》團隊深入日本採訪發現,目前近 6 萬名台灣人旅日,其中工作簽證近 6 年成長 7 倍,網路軟體相關的工程師職缺更是上看 80 萬個。面對日本缺工大潮,台灣年輕人如何前仆後繼跨海打拚,帶你獨家直擊!

一大早來到東京品川車站中央口,映入眼簾的是大批日本上班族身著西裝,如同行軍般整齊快步前進。

同樣驚人的場景,出現在從品川站前往入國管理局的路上。東京入國管理局是外國人換發更新各種簽證之處,位於填海而來的島上,進出靠接駁巴士。

儘管巴士一班接一班,但由於人太多,大家只得大排長龍。隊伍中,有白人、黑人、中國人、操著東南亞語言的黃種人,甚至有金髮碧眼的夫妻推著嬰兒車。

外國人赴日逐年成長  補足日本勞動力大缺口

前往的人如此之多,是居留在日本的外國人激增的縮影。近幾年來,日本的外國人已比 20 多年前,增加了 165 萬人。而日本本國人卻已連續 9 年人口減少,每年減少幾十萬人,2018 年就減少 44 萬人。

為了解決勞動力短缺,過去幾年來,日本政府持續放寬國門,2019 年 4 月 1 日起,更進一步開放,新增兩種外國人居留簽證「特定技能 1 號」和「特定技能 2 號」,預定在 5 年內讓最多 34 萬 5,150 人的外籍技能實習生,留在日本工作。

「日本缺工的問題很嚴重,」104 資訊科技獵才招聘處顧問濱野了平指出,日本預估在 2020 年缺工數將高達 384 萬人。

人口嚴重不足  建築、農業最缺工

其中,人手極不足的是「做工的人」。建設業至 2025 年將對外招募 30 萬人以上,農業至 2023 年最多招募 10.3 萬。另外,看護希望每年引進 1 萬人,飯店業計劃至 2030 年再找 8.5 萬人。加一加,至少要招募 50 萬名外國人。

與東京入國管理局巴士站一模一樣壯觀的長龍場景,出現在 4 月 15 日的台北市慶城街、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大門前。

這是 2019 年開放台灣年輕人申請打工度假第一梯次的第一天,早上 6 點就有人來排隊,9 點 15 分窗口正式受理前,整個隊伍已經繞至大樓後面的公園。

跟著排隊的人潮,是眾多人力仲介機構的員工,殷勤提供求職者資料或工作介紹。

引發轟動的原因是,2019 年起,台日打工度假的名額又大幅增加 1 倍。這項自 2009 年開辦的制度,名額從每年 2,000 人到 2014 年增加為 5,000名。至今滿 10 週年,特地慶祝擴大至 1 萬名。

根據過往經驗,拓步人材顧問管理公司統括經理詹育泓認為,今年申請赴日打工度假的人數可能會湧入 12,000人,會超過總名額人數,競爭比望年更激烈。

赴日打工度假  台青占總數三分之一

當日本國門愈發開放,一向哈日的台灣年輕人,也已吹起愈來愈旺的漂日風。

根據日本法務省統計,目前在日台灣人總數為 58,456人,已是 2012 年的 2.56 倍。其中取得工作簽證的台灣人,2012 年只有 1,367人,到 2018 年已經破 1 萬人,成長近 7 倍。

台灣人確實「哈日」,全世界到日本打工度假總數在 2018 年約 1 萬多人,其中台灣人 3,758 人,就占了三分之一強。

今年 2 月底,台灣最大赴日工作仲介機構、JPTIP 日鏵,在台北別開生面舉辦了「2019 日本徵才博覽會」,日本樂天、日本最大網路二手交易平台 Mercari、星野度假村、朵茉麗蔻保養品研發廠再春館製藥所,十多家日本「大手企業」共襄盛舉,以滿滿誠意徵才。

現場更邀請日商 CEO 問答,希望為台灣人打開赴日工作的「任意門」。當天約 300 多名台灣年輕人與會,將會議廳擠得水洩不通。

「日商沒有名額限制,只要好的人才都要,」日鏵董事兼執行長黃健鋒透露,當天有 20 餘位應徵者馬上被錄取。

台灣,似乎正成為日本人力補充的核心國家。東急飯店、SK-II 日本滋賀工廠、蔦屋書店等知名日企,皆在今年首次來台招募員工。

台青赴日工作風潮,也促使跨國人力銀行生意興隆。104 人力銀行近兩年接到愈來愈多來自日本人力資源機構的合作機會,雙方合作在台灣徵才,舉辦大型「選考會」,招募台灣人去日本上班。

提供赴日求職服務的日商人資顧問公司立樂高園,成立不過 2 年半,已協助超過 2,000 位台灣人赴日工作。立樂高園董事兼協理滿尾友哉說,隨著赴日工作的台灣求職者增加,立樂高園近一年也擴編,從 20 位員工增加到 35 位。

今年開放特定技能  鎖定藍領階級

至於今年 4 月起開始施行的特定技能簽證新政,開放 14 種行業,招攬外籍藍領階級,包括農漁業、看護、建築工、清潔工等,意味著勞力密集型的工作機會大解禁,已有人才顧問公司認為,這對懷抱東洋夢的台灣人,也是一個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這些工作大多屬於藍領,若通過日文考試和所屬行業公協會的技能考試,就能取得特定技能簽證 1 號、最長 5 年的居留時間。

若取得更高階的 2 號技能簽證,就可以將配偶與子女接到日本,也沒有簽證更新次數的限制,實質等同於移民。

分析台灣年輕人為何想赴日工作,與台灣生活中大量接觸日本動漫、文化、歷史、流行有關。

台中科大流通管理系畢業、26 歲的曾翊展,念完大學就開始存錢準備去日本打工度假。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他喜歡日本職棒。

「我想先去北海道 3 個月,那裡有個日本職棒的火腿隊,可以幫他們加油,順便滑雪,」他目光炯炯說明他的規畫,接下來去東京、大阪、福岡,邊工作邊玩 3 個月,「重點是這些地方也都有職業棒球隊」。儘管他的日文檢定只通過最低的第 5 級,但完全不妨礙他展現身為日本棒球迷的熱情。

長期低薪困境  逼台青向外發展

台灣年輕人興起日本就職熱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薪水凍漲 20 年。「台灣長期低薪,往海外尋求高薪工作是大勢所趨,」Worklife In Japan 日本職場生活趨勢社群經營團隊、認識眾多台灣求職者的王志宏分析。

按照日本法律規定,外國人在日本工作的薪資水準比照日本人,而日本應屆畢業生起薪約為 20 萬日圓(約台幣 5.6 萬元),台灣人初到日本打工度假或取得正職工作,也差不多這個薪資,即使是在物價最高昂的東京,扣掉房租和生活費,每個月大約還是能存下 5 萬到 7 萬日圓(約台幣 1.9 萬元),對台灣年輕人是不小吸引力。

澳洲向來也是台灣人選擇打工度假的熱門地點,呂沛林在 27 歲到澳洲打工度假一年,在餐廳當服務生,又在 30 歲時申請日本打工度假,做餐廳老本行,偶爾接案擔任國際展會翻譯的她,比較這兩國後,各有不同體會。

澳洲打工度假,她不需要太拚命工作,最後存到台幣 20 多萬元;在日本打工度假也有存到錢,目前戶頭 200 多萬日圓(約台幣 50~60 萬元)。

她的結論是,收入多寡看怎麼過生活。「如果你是想要體驗生活,建議去澳洲,可以敞開心胸嘗試很多事情,」文藻外語大學英文系、輔修日文,畢業後插大東吳日文系的呂沛林,她認為日本社會整體有點排外,不如澳洲社會更多元包容。但是到日本後,因為她同時會中文、英文和日文,更具競爭力,比在澳洲更可能找到一份好工作。

吸引高度專長外國人  日本永住許可申請放寬

除了工作,現在連申請日本永住簽證也愈來愈容易。「現在是拿日本永住簽證的好時期,」在一家科技公司日本分公司工作的金詩敏說。

原本「永住許可」的規定是要在日本工作滿 10 年,2017 年已修法為只要「高度外國人才」綜合評分達到 80 分,再滿 1 年就可以申請。而金詩敏 2012 年到日本工作,待了 6 年,2018 年從就勞簽證拿到永住許可。

「日本因應勞動力缺少的情況,也改變了非常多的法律規則,」曾從事人力仲介的 TOMOTOMO CEO 吳廷中發現,簽證發放的手續已更寬鬆。

尤其是一些比較高階專業的技能工作,以前要取得簽證非常困難,需要很多檢驗,現在只要工作內容正當、企業願意做保證,成功率滿高。

甫於 4 月初履新台貿中心東京事務所所長的陳英顯,也充分感受到日本政府接納外國人工作「准!准!准!」的高效。

有海外經歷  返台工作更加分

他申請為期 3 年的就勞簽證,3 月 4 日遞件,3 月 25 日便拿到,僅僅 18 天,審核之快速令人咋舌。「從這個小小的例子可以看到,日本缺乏優秀外國人,台灣人可以補充這一塊,」陳英顯說。

只是,台灣人大舉漂日工作,是否將造成台灣人才外流?2 度派駐東京任職的陳英顯樂觀看待:「台灣年輕人如果有國際工作的海外經歷,會為未來回台灣工作的履歷加很多分。」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