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薪」情不如人,國內憂人才流失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12 月 12 日 16:03 | 分類 人力資源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世界最大的人力資源管理諮詢公司美世 (Mercer) 調查 129 個國家和 19 個中國城市的薪酬,發現無論是新興國家還是已開發國家,對於炙手可熱的 IT 人才薪酬都節節上升,現代資訊經濟最重視的就是人才,但反觀日本相關職位的收入卻停滯不前,引發日本國內對人工智慧未來的擔憂,美世甚至直言,「在失落 30 年之後,日本已成為一個低薪國家」。

日經新聞 (Nikkei Asian Review) 進一步分析,根據系統開發經理的年度薪酬指數,以 2007 年為基準年,基值為 100,2017 年日本的指數小幅下降至 99。同時間越南指數躍升至 145,而上海指數也飆升至 176,泰國達到 210。其他發達國家的表現也優於日本,美國升至 119,德國升至 107。

2017 年,日本此類勞工的薪酬中位數總計約為 10 萬美元,低於新加坡或北京。泰國的薪資中位數都接近日本的 70%。英國人力資源公司 Hays 調查,日本的網路安全顧問年薪最高為 12 萬美元,而香港為 22.8 萬美元,新加坡為 18.1 萬美元。

舊金山政府認為每年 12.9 萬美元對一個四口之家來說就算是低收入。據日本勞動省數據,2017 年日本家庭平均收入為 551 萬日圓,約 5 萬美元,那年只有 12% 左右的日本家庭收入超過 1 千萬日圓。

日本低薪現象導致日本人成為外國科技公司的獵才對象,加州一家科技新創公司正在招聘更多日本工程師,這家公司負責人說日本人技術嫻熟、按時完成任務,但費用卻是矽谷勞工的一半。這種趨勢不利日本在自動駕駛和人工智慧時代的發展。

日本經濟產業省數據顯示,2018 年日本短缺 22 萬名資訊科技工作者,到 2030 年,尖端 IT 領域就會​​短缺 55 萬人。日本基於資歷來加薪升職的文化已在許多公司中根深蒂固,美世表示,日本就業觀念本身必須改變,如果不改變觀念,日本就有可能被 21 世紀的數位革命所拋棄。

(首圖來源:Flickr/cea +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