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 AMD 進攻 ARM 伺服器的好時機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5 月 04 日 8:15 | 分類 伺服器 , 處理器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和薄富爾的「戰略緒論」同為戰略史上的不朽鉅著,這兩本書的共同特色,在於明確的指出「戰略是一種特殊思想方法與演進的思考程序」,前者對此觀念提出了完整的方法論,後者更進一步闡明「未來與準備」比「現在與執行」更加的重要。

ARM 指令集 K12 微架構的 AMD EPYC 處理器,現在看來越看越像即將發生的現實,但好像又看似「做的到,但是不可能」的幻影。天底下所有的產品,背後都有其「技術」、「商業」和「政治」之間相互交織的邏輯,我們就透過回顧這一年多來發生的諸多好事,抽絲剝繭出 AMD 可能的打算。

2018 年 8 月:Fujitsu 在 HotChips 30 正式發表 A64FX,也是史上首顆貨真價實具備高階伺服器等級效能與可靠性的 ARM 指令集相容處理器,基本上就是將指令集從 SPARC-v9 轉換成 ARM-v8.2-A 的 SPARC64fx。

2020 年 6 月:傳出了 AMD Ryzen C7 的謠言與規格,看起來很像是進軍手機市場的武器。同時以 Fujitsu A64FX 打造的富岳超級電腦,拿下 Top500 超級電腦第一名的寶座。

2020 年 7 月:英特爾「大核配小核」的 Alder Lake 處理器,因為 Gracemont 小核並未支援 AVX-512 指令集,為了維持軟體相容性,必須封印 Golden Cove 大核 AVX-512 功能。英特爾的舉動,進一步惡化 x86 指令集的版本碎片化(更扯的是,還是英特爾自家內部亂起來),然後 Linux 之父 Linus Torvalds 就為此開砲了:他希望 AVX-512 痛苦的死去(AVX-512 Dies A Painful Death)。

2020 年 8 月:有人注意到 AMD 有一份在當年 6 月 30 日生效的「大核配小核」專利,但是筆者特別撰文指出一個問題:AMD 的新一代小核到底在哪裡?

2020 年 9 月:ARM 發表 Neoverse V1 和 N2 平台,「認真的」踏出邁向資料中心的第一步。

2020 年 10 月:VMware 發表了 ARM 版 ESXi Hypervisor,那時 Pat Gelsinger 還是 VMware 執行長。這件事背後有著極為深遠的意義,只可惜沒有得到來自眾多科技媒體的關愛眼神。

2020 年 12 月:蘋果 M1 讓一票果粉集體失去理智的當下,再度傳出 AMD 重啟 K12 處理器的研發計畫。

2021 年 3 月:AMD 總算發表「全球最好的資料中心晶片」第三代 EPYC(Zen 3 微架構)。基本上,像 Google、亞馬遜、微軟、Facebook 等雲端巨頭,統統都買單了。

2021 年 4 月:NVIDIA 發表預定 2023 年推出的 Grace 處理器和第三代 DPU,其心臟將是下一代的 ARM Neoverse。

這個月內,也上演英特爾財報出現「伺服器毛利率低於個人電腦」世界奇觀(這應該是 1998 年 Xeon 品牌誕生以來的首次),以及 AMD 靠著反攻資料中心的戰果,交出營收年增 93% 的漂亮財報。這直接證明了一件事:20 年來支撐 Intel 獲利的「現金母牛」(Cash Cow)出現大麻煩了,時下處境比 AMD 的 Opteron 全盛期還糟糕。

接著,最近冒出了 AMD 的 3 奈米製程 Zen 5 微架構處理器,也將採用大小核心混合結構設計。

看到這裡,相信各位看倌的腦中,已經浮現若隱若現的鬼火。

AMD 並非 ARM 處理器的新手,也是 ARM 自 2000 年以來,長期「騷擾」並企圖結盟拓展伺服器市場的對象,結果就是 2016 年那顆看起來規格有點搞笑(區區八核 A57 在當時是能幹嘛?)、完全乏人問津的 Opteron A1100。但假若現在出現的是「ARM 核心數量(搞不好跟 NVIDIA 一樣,直接使用現成的 Neoverse 核心)比 x86 版本更多的 EPYC,而且還腳位完全相容」,就完全讓人笑不出來了。

不過這件事是否成真,還是充滿了滿滿的問號,筆者就逐條自問自答,藉由東施效顰那兩位戰略大師的「思考方式」,協助各位自行判斷 ARM 架構的 EPYC 是否成真的機率。

為何一定要是 EPYC,難道不能是 Ryzen 桌機和筆電嗎?

原因很簡單:AMD 一定優先考慮高獲利的資料中心市場,況且 Windows On ARM 的生態系統也尚未成熟,沒必要浪費資源自己打自己。

手機?連想都不用想。

難道 ARM 伺服器的生態系統就比較成熟嗎?

當然不是,但對於雲端巨頭來說,這對他們根本不是問題,這也是「如果此事能夠成為現實,那一定是來自某個、甚至某票雲端巨頭的強烈需求」的理論基礎。

假設真的有 ARM 版本的 EPYC,那核心會是自己的 K12 還是直接從 ARM 授權 Neoverse?

這就要看那位有辦法讓 AMD 開案客戶的需求了。

「理論上」我們都知道「在相同的研發能力、製程技術、產品訴求」的前提下,越簡潔、越標準化的指令集架構,越能讓廠商用更短的時間,開發出效能更好的產品(這剛好就是 x86 最大的弱點),不提 AWS Graviton、Ampere Altra 和 Fujitsu A64FX,這些年來蘋果已用實際行動告訴我們。

但無論指令集再怎麼「乾淨」,研製高效能、尤其是足以挑戰現行 x86 產品的處理器微架構,仍是勞師動眾曠日費時的辛苦工作。假如 AMD 真的把頭洗下去,除了眼前出現了難以拒絕的誘因,趁機提前「替未來可能出現的巨變做好準備」,也是另一種可能性。

但看來 AMD 真的要研發新的 x86 小核,那這樣他們還有足夠的餘力開發 ARM 版本 EPYC 嗎?

這也是筆者對 ARM 版本 EPYC 與 K12 最大的質疑點(就算沿用 Neoverse 也一樣),更何況依照現在 AMD 的行事風格,擺明要從 Zen 4 開始爭奪「相容性最佳 x86 處理器產品線」的地位,那顆研發中的省電小核,絕對 100% 支援 AVX-512,這也不是什麼簡單的挑戰,我們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英特爾現在應該也正在煩惱這件事。

別忘了,AMD 還有 EHP 這張王牌還沒打出來

最後,回到本文的標題:現在是 AMD 進攻 ARM 伺服器的好時機嗎?

坦白講,這是筆者無法回答的大哉問,但看在英特爾終於得到充分了解技術(說他是技術狂也不為過)的執行長,也要恢復鐘擺(Tick-Tock)開發節奏,對所有競爭對手發動恐怖的持續施壓。除非 AMD 真心認為 x86 在未來終究會被 ARM 徹底取代,或著與 NVIDIA「英雄所見略同」,就算機不可失,恐怕也不是 AMD 有那個餘力去掌握的。再說,只要微軟沒有吃飽太閒自毀 Wintel 生態系統,x86 指令集相容性依舊是 AMD 的最佳保護傘。

(首圖來源:AMD

延伸閱讀:

關鍵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