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員工舉起 #Appletoo 大旗,矽谷公司職場反騷擾抗爭持續升溫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05 日 8:00 | 分類 Apple , 人力資源 , 職場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在遊戲公司動視暴雪因為惡劣的職場騷擾文化被告上法庭之後,反騷擾戰火在科技公司中一路蔓延,最近也燒到了巨頭蘋果的身上。

上週,一群蘋果員工發起了一個名為Apple Too的職場抗爭運動,旨在揭露蘋果公司內部長期存在的職場壓迫現象。Apple Too有著之前席捲全球的「#MeToo」的影子,但相對於MeToo主要聚焦於職場性騷擾抗爭,Apple Too則涵蓋了更廣泛的職場問題,包括種族主義、性別歧視、不平等、恐嚇及騷擾、職場PUA和不受約束的特權等。

這些蘋果員工表示,之所以選擇成立該組織,是因為他們在蘋果的內部投訴沒有得到回應或完全被忽視,讓他們不得不站出來為自己的權益抗爭。

目前在Apple Too的Discord社區已經聚集了超過200名蘋果的前任和現任員工。他們建立了自己的網站、官方社群帳號,頭像配上了一個腐爛的蘋果。他們開始廣泛地蒐集關於蘋果職場不公故事,並將這些故事一點點公諸於眾。

(Source:網頁截圖)

#Appletoo 話題持續發酵,首批故事被披露

對於發起這個活動的緣由,Apple Too成員在創立的官網上做了詳細的解釋。他們寫道,長期以來,蘋果一直在逃避公眾監督,蘋果內部的保密文化創造了一個不透明、令人生畏的堡壘。當蘋果的員工要求問責並糾正他們在職場上所看到或經歷不公正待遇時,不僅得不到回應反而常常會面臨孤立、降級等。

他們也不是沒有從內部尋求過解決方案,但上報給長官、HR團隊都沒有任何回應,個別員工在公開平台發布的呼籲也石沉大海。他們決定改變思路,不再寄希望於蘋果內部,而是把這些事件曝光出來。

(Source:網頁截圖)

Apple Too倡議發出後,目前已經有很多人在社群平台上站出來表達自己在蘋果的工作經歷。

有人說自己曾經試圖受到騷擾的事情反饋給HR,但最終的解決方案就是HR部門讓自己和騷擾者來一次「心與心」的交流。有人表示曾經在蘋果遭受的職場打壓給自己留下了濃厚的心理陰影,並且造成了長期的抑鬱與焦慮。

有女性員工表示,自己是蘋果的老員工,在跟男性員工做了同樣的工作甚至擁有更長年限的工作經驗的情形下,拿到的工資卻仍然比男員工少。

截至8月27日,Apple Too表示已經在一週內收集到了500個與蘋果職場不公相關的故事,其中75%的故事都涉及到不同程度的歧視和騷擾。從整體來看,有四分之一的故事涉及種族主義和能力主義,三分之一的故事關於性騷擾和人身攻擊。

而在這些故事中,一個不容忽視的普遍現象就是公司管理部門的不作為。他們對歧視和騷擾事件的判定標準非常教條:如果沒有足夠的書面或實物證據幾乎申訴就會被立刻駁回。

最近,Apple Too開始釋出這些故事。本週一,第一批5個故事被披露。這些故事的提供者之前都曾向管理層或蘋果的HR部門申訴過,但他們的問題都沒有得到回應和解決。

其中一個故事是來自於英國蘋果零售店的黑人員工。他曾經在蘋果零售店工作了6年,但當他試圖面試內部職位尋求升職時,在面試考核優異的情形下卻因黑人的身分而不被提拔,反而很快空降了一個白人管理人員。

另外兩個故事是關於惡性性騷擾。一個是團隊內部有極端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者,經常在公開場合向其他員工發表騷擾和歧視言論,但管理人員看在眼裡卻從來不會糾正。

另一個故事更惡劣。男上司以工作之名約這位女員工喝酒,並且試圖與其發生關係,在被拒絕後他仍不死心,在他升職之後以職務之便給這位女員工開高價Offer、調配到自己手下,並要求女員工發色情短訊給他、拍裸露照片。當該女員工飽受焦慮與抑鬱折磨,準備退出這種畸形的關係並向上揭發之後,這位男上司還以散布裸照為名威脅她。

還有一個故事來自於蘋果的工程師,她由於女性和少數族裔的身分在團隊內部遭到孤立,被自己的白人主管限制參加會議和團隊聚會,不給她訪問文檔、應用程式或文件的權限,也從來不會在團隊內部對她的工作給予肯定。她在向上一級反映這種情況後,這幾年來情形不僅沒有得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

揭開蘋果內部神祕工作環境的一角

實際上,員工們關於蘋果內部的公司文化和工作環境的吐槽由來已久,但卻被蘋果的保密文化隔絕在公眾視線之外。由於蘋果產品的特殊性,保密原則是深入每個蘋果員工骨髓的信條。而從產品保密衍生出來的,就是員工不能輕易在公共場合談論公司裡的工作。

員工的垃圾郵箱被監控,員工們的相互溝通被限制,甚至跟家人朋友也不能談起自己的工作。這樣的文化也造就了,外界只能收到蘋果有意放出的資訊,而不想讓人知道的消息,蘋果就會想辦法保密,關於職場中的問題也是一樣。

過去,Business Insider曾匿名採訪部分蘋果員工,試圖走進蘋果的職場環境,進而發現蘋果內部的「狼性文化」似乎一點也不亞於備受吐槽的亞馬遜或者加班大戶Facebook。

比如蘋果會發一封信給每個新上任的員工,信中會強調在蘋果工作的特殊性以及要求員工具有極高的敬業精神,簡而言之就是公司的利益在第一位,你要永遠做好為工作貢獻的準備。因此,加班加點工作在蘋果是常見的事,但這都被「套上」了對工作熱愛的頭銜。

▲ 蘋果之前的員工入職信。(Source:Quora)

再比如,蘋果內部的層級森嚴,專案經理掌握著資訊和決策權,管理者個人風格會對團隊造成很大影響,一線工程師一般都是按要求做事,能發揮的影響非常有限。

對於一個擁有十幾萬員工的巨型公司,在這樣的文化下也難免會出現職場打壓、職場騷擾的事件。但由於蘋果根深蒂固的保密文化和強大的公關團隊,讓這些聲音根本無法激起多少水花。因此,在過去我們也很少看到關於蘋果職場負面文化的爆料。

而針對Apple Too運動,蘋果也仍然強調隱私和安全,非常冷靜和理智地表示:「我們認真對待所有疑慮,並將會進行徹底調查。出於對任何相關個人隱私的尊重,我們不會討論具體的問題。員工很重要。」

股東訴訟或將倒逼矽谷公司進行職場文化「整治」

這次Apple Too其實只是科技公司員工們反抗職場不公與騷擾的冰山一角。比如幾年前扳倒Uber CEO的職場性騷擾訴訟案,2019年Facebook華人工程師因職場打壓縱身一躍所帶來的震動,去年到今年亞馬遜工人們發起的全球罷工……

而今年,隨著動視暴雪因職場打壓與騷擾被告上法庭,科技公司們或許將迎來新一輪職場文化的整治。最新的推動力來自於股東訴訟。8月初,暴雪的股東發起的一項集體訴訟,指控動視暴雪對歧視和騷擾的反應「不足」,導致投資者損失。

而目前除了暴雪之外,Google、Pinterest和維多利亞秘密的母公司也都在因職場騷然與不公引起的惡劣影響而被股東提起訴訟。

去年9月,Google剛因性醜聞相關訴訟與股東達成3.1億美元的和解。股東指控Google前首席法務長大衛‧德拉蒙德等高層對公司存在的不正當性行為進行了處理和掩蓋。Google還承諾要成立由外部專家組成的多樣性、公正性平和包容性諮詢委員會。Pinterest目前也正在被股東告,遭指控其對女性高層存在著歧視和偏見文化。

有律師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表示,涉及職場歧視和騷擾的股東訴訟條例比較新,但進展得很快,而此類訴訟可能是未來解決更多同類型問題的有效工具。因為通常該類型訴訟調查流程複雜且和解金額相對較高,會給被訴訟公司帶來一些行政及輿論上的壓力。

參與這次暴雪訴訟案的律師Frank Bottini預計,接下來涉及職場文化類型的訴訟毫無疑問會越來越多,也會倒逼公司們不得不更加重視內部文化的持續改善,「這些訴訟或許會真正成為公司或行業內部變革的催化劑」。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