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時代,所有藝術都會成為 NFT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12 日 0:00 | 分類 區塊鏈 Blockchain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元宇宙(Metaverse)常稱為網路「次世代」,元宇宙中,物理世界和數位世界融合為一虛擬空間;元宇宙技術不僅像手機,更是包羅萬象的現實。

《要塞英雄》這類遊戲就有元宇宙的影子。玩家擁有數位化形象,從一個世界無縫漫遊到另一世界,購買虛擬商品,並參與虛擬經濟系統。

最近 Facebook 7 月財報電話會議後,元宇宙躍上各大主流頭條新聞。Facebook CEO 馬克祖克柏長達一小時演講說了 20 次「元宇宙」一詞。祖克柏告訴員工、投資者和分析師,Facebook 目標不僅是社群媒體應用程式,而是「元宇宙公司」。

祖克柏表示,未來幾年將繼續以較低價格銷售虛擬實境產品,如 Oculus VR 頭顯。未來收入將透過元宇宙廣告和數位商務。進入虛擬空間的過程,Facebook 財務主管大衛·馬庫斯表示,即將推出的數位錢包 Novi 有朝一日可儲存 NFT(區塊鏈代幣)。

元宇宙內容 NFT 化

祖克柏描述的可望不可即概念貨幣化,目光可再次轉向《要塞英雄》。向玩家出售遊戲配件和非功能性外表,《要塞英雄》母公司 Epic Games 在 2018 年創造 30 億美元收入,Epic 現在股權估值為 287 億美元。有 Facebook 和 Epic 站台,非同質代幣(NFT)廣泛受採用。同時 Visa 等其他傳統金融機構也開始試水虛擬世界。

BitMEX 聯合創始人亞瑟·海耶斯說,購買 NFT 看似稀鬆平常,但人們購買時其實很關注個人身分和自我意識。今日人們社交多在線上進行,對社交的需求導致數位收藏品(或 NFT)需求增加。亞瑟說:「你豪擲 1 千美元,無論是買《要塞英雄》的角色服裝還是 Balenciaga 鞋子,或乾脆在以太坊買 3 隻卡通猩猩,目的都大同小異。」

「從能源角度看,NFT 許可的藝術完全沒有價值,但代表純數位世界靈活社交的最終方式。雖然對認為巴塞爾藝術展和威尼斯雙年展是文化圈盛會的人來說,這很愚蠢,但在區塊鏈交易可無限複製的 JPEG 檔(電子圖片)沒有比畫布上的線條蠢到哪去。」

新創企業涉足元宇宙

某年夏天 NFT 泡沫破滅,大牌公司丟盔棄甲,急於將資產吸進未來商業計畫。然而新創公司 Atomic Form 的目標一開始就是成為「元宇宙窗口」。聯合創始人加雷特·大衛表示,為客戶提供軟硬體解決方案,正透過加密藝術展示畫框進入元宇宙。

「你花錢買莫内真跡,但不能在香港、倫敦和新加坡的房子同時掛著它。它只能存在一個地方。但想看到它就是你買它的原因,因為它獨一無二。我們設計這種產品是為了迎合這種需求,即這些藝術品必須獨一無二;如果藝術品不是唯一,我們也會提供獨特序號供你查詢。」

Atomic Form 的 27 吋數位顯示器使用硬體直接連到區塊鏈,確保所有 NFT 都經過驗證。NFT 有唯一位址,可直接連回擁有者。消費者並不能隨意下載內容並投射到畫框。用戶將加密錢包附加到 Atomic Form 硬體,也允許 NFT 借給其他顯示擁有者,價格可用以太坊區塊鏈設定。

大衛是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的前比特幣礦工和神經科學研究員。十年來他一直對探索區塊鏈的經濟學和設計機制很感興趣。

創建元宇宙數據節點

大衛表示,Atomic Forms 的使命不僅是將加密藝術貨幣化,為產生回報或降低銷售成本的手段,就像一般使用 NFT 的目的。Atomic Form 模組只朝「最終目標邁出一步:即創建每人都可參與的元宇宙節點,無論你使用什麼區塊鏈、產品或營運商。」

「更特別的例子是,如果你從錢包轉移 NFT,會影響這件作品的展示方式。這很破壞人們看展體驗,所以我們創立公司,就是為了改變現狀。」

聯合創始人伊莎貝爾·基茲曾是記者,關注加密和區塊鏈領域,2017 年擔任「加密發燒友新聞」主編。之前她在紐約大學學習美術行銷,並於喬納森·阿德勒從事產品開發工作。

「我認為人們只是在尋找解決方案展示自己的 NFT。光可以炫耀作品就讓不少人開心好久」,基茲說。

(本文由 雷鋒網 授權轉載;圖片來源:Atomic Form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