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鈴薯奶來了!植物奶的對手只能是植物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26 日 0:00 | 分類 食品科技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絕地救援》男主角受困火星,只能種馬鈴薯為食,苦撐 500 天後等到救援;NASA 曾在仿火星條件實驗室培育馬鈴薯,以便未來真能在火星種植農作物。為什麼選馬鈴薯?馬鈴薯提供生存所需的基礎營養成分,能在惡劣條件下生長。世界有許多國家將馬鈴薯當作主食。現在馬鈴薯有了新身分──「植物奶」家族新成員。

植物奶是純粹的植物蛋白飲料,不含任何動物蛋白,和豆漿、核桃類似,但製成接近牛奶的口感和狀態。燕麥奶紅了後,馬鈴薯奶能形成新氣象嗎?

馬鈴薯奶好喝嗎?

今年 7 月,瑞典隆德素食主義 (Veg of Lund)公司「不加一滴牛奶」的 DUG 馬鈴薯奶正式進入中國市場,共有原味、無糖、咖啡大師(Barista)三款產品。DUG 馬鈴薯奶最大亮點是採用馬鈴薯這種最常見,植物奶卻少見的原料。

Veg of Lund 稱和其他植物基飲品比,馬鈴薯奶適合飲用的群體範圍更廣,避開 14 種常見食物過敏原,大豆、堅果、燕麥、乳糖不耐症等過敏者都能放心飲用。

據中國網友開箱,「原味」款和「咖啡大師」款聞起來類似馬鈴薯泥,「無糖」款氣味更偏生馬鈴薯;常溫狀態飲用,「原味」鹹甜中和,「無糖」有淡淡鹹味和生馬鈴薯的「青」味,「咖啡大師」口感濃稠絲滑,明顯帶有豆類飲品的口感,但很難嘗出馬鈴薯味。

▲ 綠色原味、藍色無糖、紫色咖啡大師。

營養方面,比較燕麥奶、馬鈴薯奶和黑芝麻奶的營養成分表,蛋白質含量均為 1-1.5g/100ml,脂肪含量完全相同,黑芝麻奶碳水化合物含量最高,馬鈴薯奶熱量最低。此外,馬鈴薯奶鈉元素含量最高,黑芝麻奶鈣元素含量最高。但植物奶蛋白質確實比不上牛奶。

當然,這只是簡單比較,植物奶和牛奶本各有所長:

純天然植物和高纖維含量,是許多人願意喝植物奶的原因;牛奶含很多哺乳動物才有的活性物質,都是植物奶沒有的。從植物奶本身說,讓乳糖不耐症人士多一個補充每日必需營養的途徑,是滿足多重族群的替代產品。

對普通消費者,植物蛋白和動物蛋白也並非水火不相容。

分析師評價燕麥奶:「從營養價值來說,燕麥奶不能取代牛奶,頂多是補充性產品。與椰奶、豆奶等其他品類植物基飲品相比,燕麥奶功能功效沒有太大差別,只是互補關係。」這段話用於馬鈴薯奶大概也合適。

融入咖啡,化作餅乾,凍成冰淇淋

植物奶從誕生日起,就希望塑造出更多用法,以「不加一滴牛奶」姿態出現時,就準備好更多進攻手段。DUG 馬鈴薯奶有「咖啡大師」,燕麥植物基品牌 Oatly 也有一款同名燕麥奶。

2020 年 Oatly 進駐全球咖啡店,包括星巴克、Seesaw、MANNER、% ARABICA 等咖啡品牌,成功席捲咖啡圈。

(Source:Oatly

燕麥之所以成為咖啡的靈魂伴侶,是因味道不會喧賓奪主,襯托咖啡香氣同時增添清爽麥香,又能製作奶泡,所以頗受咖啡店青睞。DUG 馬鈴薯奶也為「咖啡大師」宣傳:DUG 起泡效果和牛奶相同,適合搭配咖啡和其他飲品,生產過程也比燕麥和杏仁等植物奶原料更少碳足跡。

但網友評論,馬鈴薯奶咖啡口感厚重,幾乎只有咖啡味,缺少燕麥香氣特徵,看來並沒有燕麥咖啡受歡迎。馬鈴薯奶味道太淡,但杏仁奶又存在感太強,只能和咖啡成怨偶。咖啡之外植物奶還在探尋更廣闊的天地。

據 Veg of Lund,DUG 馬鈴薯奶適合做熱飲、烹飪、烘焙食品,可當餅乾配料。除了 Dug 馬鈴薯奶,英國品牌 Branston 也在打造將馬鈴薯轉換成蛋白的工廠,計劃未來推出植物肉等產品;荷蘭公司 Avebe 也以馬鈴薯為原料打造素食產品。

最熱門的植物奶品牌 Oatly,「野心」更不局限植物奶,相繼推出燕麥拿鐵冰淇淋、燕麥冷萃拿鐵、燕麥基鮮奶油、燕麥基優酪乳和燕麥系列調飲。馬鈴薯、燕麥等供應鏈成熟的大眾農產品,結合更多消費場景非常有可能,植物奶還能有更豐富的想像力。

植物奶的對手是下一款植物奶

最實際的問題是植物奶價格偏高。一方面,植物奶原材料預處理更複雜,且生產規模較小;另一方面背負著創始人賦予的意義。Oatly 受歡迎的關鍵之一 CEO 托尼·彼得森,決定將 Oatly 和環保主義或素食主義掛鉤,消費族群不僅是穩定且數量不少的乳糖不耐症,還有更多環保主義者和素食主義者。

DUG 馬鈴薯奶也是如此。Veg of Lund 強調,馬鈴薯奶和其他植物基飲品相比,環保和可持續發展更具優勢:馬鈴薯奶比普通牛奶降低 75% 碳排放;馬鈴薯種植土地利用率是燕麥 2 倍;馬鈴薯奶能比杏仁奶節省 56 倍水資源。

這類價值行銷影響是雙面的,環保、素食、拯救一頭牛……環保和素食主義者看到「可持續發展」、「動物福利」等文案會更願意掏錢購買;但對政治正確反感的人總能想到一句話:主義的背後是生意。

(Source:Flickr/USDA NRCS Montana CC BY 2.0)

宣傳爭議的背後,植物奶品牌也面臨迫在眉睫的危機。DUG 馬鈴薯奶 7 月進駐上海和深圳約 10 個 Ole′ 超市,Ole′ 超市向 200 多萬線上粉絲販售 DUG。然而廣州太古匯 Ole′ 超市和深圳多家 Ole′ 超市線上平台都找不到。這可能意味馬鈴薯奶初期就沒有存在感。

Oatly 前景也不太樂觀。 7 月 14 日 Oatly 上市不到兩個月,做空機構 Spruce Point 稱 Oatly 營收和毛利率都高估了,並認為 Oatly 有 30%~70% 下行風險。Spruce Point 報告稱:「隨著新競爭對手進入市場,Oatly 正在失去市占,且模式很容易複製。我們認為 Oatly 誇大業務專利性,長遠看,任何這種優勢都會在競爭中消失。」

也就是說,植物奶的護城河並沒有那麼牢固,結果早有端倪。一款植物奶紅了,替代性產品就會相繼推出。2019 年雀巢、達能(Groupe Danone S.A.)和百事幾家大公司均推出燕麥奶。新品層出不窮,一派繁盛,植物奶的天花板和競爭對手可能不是牛奶,而是其他植物基乳製品和爭先恐後的模仿者。

不同植物奶功能也有所不同。豆奶包括不飽和脂肪酸、優質蛋白、大豆異黃酮、大豆皂苷等;馬鈴薯奶含鈣、維生素 D、維生素 B12、氨基酸等營養素……乳糖不耐症及敏感體質有更多選擇,這是好現象。

植物奶的「牛奶挑戰者」身分也很有意思,環保、健康、可持續,不失為對綠色生活的探索和未來趨勢。但在那之前,先做出好喝平價的飲品更實際。而馬鈴薯奶之後,下一款植物奶會是什麼呢?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Veg of Lund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