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創紀錄低失業率含玄機,兼職與低薪工作增多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3 月 13 日 12:15 | 分類 人力資源
japan yodobashi

失業率是判斷景氣的指標之一,失業率低的國家社會較安定,也較能期待民間消費為經濟帶來活水。從 2010 年以來包括美國、日本、德國,甚至台灣失業率都在下降。然而,當政府與媒體端出看似欣欣向榮的就業市場成績單時,這裡面其實頗有玄機,並無法反應真實的勞動市場就業狀況。



unemployment rate

(Source:2010 – 2015 年美、日、德、台灣失業率走勢,Stock-AI)

以日本為例,日本去年十二月失業率 3.4%,為十七年來最低,外界認為這是因為過去一向採取終身制的日本企業,被安倍政府以企業活化為名,鼓勵任用聘雇員工取代終身制,安倍政府以為這樣可以讓企業多雇點員工,此舉的確降低了失業率,但也產生更多工作沒保障,薪水更低的勞工,且這些員工的工作時間跟全職一樣長。

日本勞工團體抨擊安倍政策反而讓企業更有理由裁員,轉而增加約聘員工名額。像是一名在日本汽車零件廠上班的 49 歲員工,一小時薪水 1,000 日元,遠比他原本的全職工作時薪 1,400 日元低,他告訴華爾街日報記者,他是被迫做約聘員工,因為他已經很多年找不到全職工作。

就算日本企業願意替員工調薪,約聘身分也享受不到調薪好處。日本瑞穗證券首席市場經濟學家 Yasunari Ueno 就直言,別指望今年春天的企業調薪會帶動私人消費強勁復甦。

日本今年一月的超低失業率幾乎已經達到完全就業,過去這樣的水準可以推升企業調薪,以爭取優秀人才,但是安倍上任兩年來,日本非正規員工從 182 萬人增加到 199 萬人,增加幅度約 9%,而全職工作從 334 萬人下降到 327 萬人。

日本勞動政策與培訓研究所經濟學家認為,非正規員工快速增加會拖累經濟,壓低薪資成長與消費支出。日本的消費支出占 GDP 的六成。即使大企業願意於春天勞資談判中讓步,但是日本有七成員工受雇於中小企業,加上將近四成的兼職工作者,則不在安倍經濟學的保障之列。

但安倍政府仍然非常樂觀,他們認為勞動市場緊縮同時可帶動非正規員工薪資上漲,且更多非正規員工轉正職的機會更多。像是今年日本迪士尼飯店以及豐田汽車宣布擴大非正規員工轉正職的職缺。

瑞士信貸銀行報告中指出,在日本驅動薪資成長的關鍵仍是生產力,長期來看扣除通膨率的實質薪資仍然與勞動生產力一致,因此除非企業預期物價會大幅上漲,否則員工實際拿到的名義薪資仍然會受到壓抑。

不過瑞士信貸的結論不適用於台灣,台灣勞動生產力早與薪水脫鉤,台灣 20 年來勞動生產力大幅提高,但報酬分配率卻大幅下降,根據台灣經濟研究院分析,台灣必須將過去以出口帶動經濟成長策略,轉向以薪資帶動成長,進行一連串政策推動改革,才能解決長期薪資停滯的問題。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