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的吶喊,矽谷競爭圈子的黑暗面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6 年 08 月 11 日 16:46 | 分類 科技教育 follow us in feedly
Flickr / Stephen Chin CC By 2.0

全美最聰明的工程師、最酷炫的高科技、世界上最高薪的地方,矽谷同時擁有的是競爭最殘酷的高中。這些高中的學生不但成績好,且各方面都被要求要表現完美。但問答網站 Quora 上出現一個住在矽谷的學生發起一個問題,要大家提出矽谷的黑暗面,居然道出許多不為人知的心聲。



Business Insider 報導指出,矽谷的高中升學率非常高,美國大學申請入學測驗 SAT 分數最高的前 20 所高中當中,有 6 所在矽谷。譬如 Harker 高中過去 3 年有 173 人申請柏克萊大學,光是在 2015 年率取率高達 43%,162 人申請有 69 人通過。在矽谷的所有高中都搶著進入常春藤大學,但背後暗藏的是過勞與過度競爭的文化,意味高中生不再享受免費的暑假。

綜合 Quora 上面的答案,大家最心有感觸的是害怕失敗。這可能跟矽谷這種實驗性的社區,不怕風險,擁抱創新與解決問題的形象大相逕庭,但高中生可不這麼想,他們被自己的專長給牢牢綁死,如果對鋼琴對跳舞有興趣,就必須做到完美,為的是將來可以把這些豐功偉業拿來申請大學。

嘗試新事物與接受失敗已經不再被鼓勵,努力唸書,專研現有專長就可以,一切都是為了進入大學。再來是令人感到窒息的競爭,每個人做任何活動都被量化,有學生表示,他的父母總是問他 SAT 分數,還有要去哪裡念大學來評斷他,他很想告訴父母這些表面的事情不能定義他是誰,他不只是這些考試分數而已。

不可思議的超滿行程更是讓這些高中生受不了的地方,這些高中生的行程甚至比一家公司的執行長還多,放學後,他們要去運動兩到三小時,之後要練習樂器一到兩小時,接下來就到晚餐時間。一小時晚餐過後,別以為只要做功課一小時,9 點就可以睡覺,很多人還要應付高負荷的大學先修課程,還要管理幾個俱樂部與組織,有些人還投入學生政府。

大人告訴他們現在努力一點將來人生才可以享受,高中生都相信如果現在不快樂,表示自己未來就會更好,但陷入這種惡性循環,沒有喜悅的人生價值何在。我們時常在說台灣的教育讓孩子過得太辛苦,下了課不但要應付考試還要去學英文、學才藝的所在多有,看到這些美國高中生內心的吶喊,才知道美國競爭壓力不下於亞洲學生,且有愈來愈相近的趨勢。

(首圖來源:Flickr/Stephen Chin CC BY 2.0) 

關鍵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