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年「抗癌新藥」得砸 300 萬元,學者倡議改革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7 年 03 月 02 日 11:39 | 分類 生物科技 , 醫療科技 follow us in feedly

在美國,醫藥費用是個人破產的一項主要原因。2012 年美國新上市的 13 種抗癌藥物中有 12 種,一年的藥價高於 300 萬元(約 10 萬美元),而且費用仍有持續增加的趨勢(註 1)。近兩、三年來,筆者就讀的學校(陽明大學)幾乎年年都有教職員自發的募款活動,希望能為不幸得了癌症的教授籌措藥費,以支付高昂的「抗癌新藥」費用,否則教授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效果較差的藥物。如此高不可攀的藥費,對不幸罹癌的病人無疑是雪上加霜。抗癌新藥為什麼如此昂貴呢?



新藥價格昂貴的原因

對於昂貴的藥價,「大藥廠」的說法是:新藥的開發,耗時、費力、風險高、投資又大,所以要將研發成本合理反映在藥價上,後續才有足夠的資金持續開發更新、更有效的藥物,醫學才能不斷的進步。但是這種說法在個人化醫療的時代已經有些牽強了,因為許多標靶藥物開發時的臨床試驗,會篩選有特定遺傳變異的受試者參加,所以只要數十人到數百人的規模就可達到統計學上的意義,不再是傳統臨床試驗的規模,動輒需要上千名受試者,因此藥物開發的費用應該已經降低許多了。例如 2016 年 FDA 剛通過,肺癌病人若 ROS1 基因突變可以使用標靶藥物 Crizotinib 進行治療,該臨床試驗的受試者僅有 50 人。

合理的懷疑,藥廠在決定藥物價格時並非依循傳統的經濟原則,而是以病患的「容忍度」為主要考量。例如免疫治療的抗體藥物適用範圍,已經由單一種癌症持續擴大到數種癌症,市場規模不斷擴大成本自然會下降,然而藥廠並沒有大幅度調降藥價,因為病患仍能「忍受」較高的價格。這不禁令人感嘆,藥價的制定已超乎合理的利潤原則。

此外,「醫療照護處方用藥改善及現代化法案」(2003 Medicare Prescription Drug, Improvement and Modernization Act)限制美國聯邦政府與大藥廠談判藥價。這也是美國的癌症用藥售價居高不下的另一項原因。美國總統川普於競選期間曾承諾,他當選後政府將與大藥廠談判,要求降低藥價;然而在他上任與大藥廠的領導人們會晤後,卻背棄了他的宣示。

有些癌症病患受惠於新藥療效而康復的同時卻也傾家蕩產;有些人則因為負擔不起,選擇放棄治療。這樣的結果,究竟是福氣還是詛咒(A blessing or a curse)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新藥必定為大藥廠帶來豐厚的收益。

一名癌症病患感慨的說:「 沒人負擔得起的新藥對病患又有何意義呢?」救命的藥物卻訂定一個高不可攀的價格,這不是很荒謬嗎?藥物的開發模式真的到了需要有革命性改變的時候了!如此才有機會提供癌症病患負擔得起的治療方式。

「反轉藥價」的新希望──學界藥物開發

荷蘭癌症研究所(Netherlands Cancer Institute)的伯納德斯(René Bernards)教授,於今年 2 月在《細胞》期刊上的一篇評論文章中高聲疾呼,學術界應該挺身而出,取代國際大藥廠,扮演新藥開發的主要角色,希望能以此改變癌症藥物開發的生態,翻轉藥價,造福無數的癌症病患。以下是他的觀點。

許多新藥的初期研究原本就是在學術研究機構完成的,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e)每年的研究預算高達 1,500 億元(約 50 億美元),基本上可以保證有源源不絕的癌症治療新發現。原本就擅長基礎研究的科學家,如果能有更充裕的經費挹注以及藥物開發各領域專家的密切配合,就有機會組成學術新藥開發的團隊。倫敦癌症研究所(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 London)以及德州的安德生癌症中心(MDAnderson Cancer Center)都已經組成了規模龐大的癌症藥物開發團隊。

當藥物進入人體試驗階段,只要有符合優良實驗室規範(Good Laboratory Practice)以及優良生產規範(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的製藥工廠配合生產符合人體試驗規範的藥物,教學醫院的醫師與醫護人員都有執行臨床試驗的經驗與知識,因此只要引進足夠的資金與適當的人才,學術界絕對有能力承擔藥物開發、臨床試驗的任務。

從何著手?

「老藥新用」(drug repurposing,註 2)是學界藥物開發時可以的考慮的方向之一,因為這些老藥已經廣泛運用於人體,所以不用顧慮藥物的毒性及可能的副作用,能大幅減少開發的時間與經費。另一個方向是綜合兩種以上之前開發過程中認為無效的藥物,找出有效的藥物組合。上述兩種風險較低的開發策略,將很適合為學界藥物開發初期,幫助建立成功的運作模式、驗證此概念的可行性(proof of concept);待開發模式運作較為成熟後,再進一步挑戰更具新創性的藥物。

學界將藥物開發完成後,尚需合適的藥廠負責將品質優良、價格合理的新藥生產、上市,才能造福病患。已經適應了低利潤的經營模式的學名藥廠(註 3)可能是很適合的合作夥伴。此外,學名藥廠並不需要承擔藥物開發的風險與投資,因此提供價格較低的藥物並無損其合理的利潤。

在文章最後,伯納德斯教授預見:當學界新藥開發體系與學名藥廠(或其他新創的公司)形成新的夥伴關係,將能大幅降低新藥的價格,發展出可永續發展的(sustainable)癌症新藥開發模式。

註 1:若癌症病患同時使用兩種免疫治療的抗體藥物治療,一年的費用將高達 750 萬元(約 25 萬美元)。
註 2:老藥新用是藥物開發的一種策略,指將已被核准做為某一臨床用途的藥物,用於其他新的治療用途。
註 3:學名藥指專利保護期限已過的藥物,其他合法藥廠可依相關規定生產該藥物。

(首圖來源:Stocksnap.io) 

關鍵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