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燈會最大推手,他如何讓 50 萬遊客湧入嘉義抓寶?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3 月 18 日 12:00 | 分類 社群 , 科技政策 , 網路 follow us in feedly

台灣燈會期間,歐洲限定的寶可夢「魔牆人偶」,大量出現在嘉義沿海地區,讓嘉義縣一天增加了 40% 人口。31 歲的王景弘,如何以 12 萬元經費,引進 3,900 名志工,在西部最窮縣完成一場漂亮的「數位觀光」實驗?



2 年前,311 地震的重災區,日本東北的宮城、福島、岩手 3 縣,兩週內湧入 10 萬旅客,為當地創造如同久旱甘霖的 2 億日圓觀光收入。

這是手機 AR 遊戲《精靈寶可夢 GO》(Pokémon GO)開發商、Google 子公司 Niantic 做的「數位觀光」(Cyber Tourism)實驗,讓遊戲中的稀有怪、原名乘龍的「拉普拉斯」在限定時間,於災區大量出現,10 萬名「訓練師」便義無反顧地坐新幹線去抓寶,順便觀光。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嘉義沿海地帶。只不過 Niantic 這次更慷慨,在台灣燈會於嘉義舉辦的部分時間,祭出本來只有飛到歐洲才抓得到的區域限定版的「魔牆人偶」,以及罕見的「未知圖騰」、金色鯉魚王等稀有怪。

▲ 玩家在燈會期間,有機會抓到歐洲限定版的寶可夢精靈「魔牆人偶」。(Source:嘉義縣政府)

結果造成轟動,光是 228 假日當天,就有 20 萬「訓練師」湧入嘉義,讓這個台灣西部最窮、人口老化最嚴重的農業縣,一下子多了 40% 人口。許多寶可夢玩家社群紛紛安排遊覽車,要團進團出,一起抓寶。

從 2 月 16 日大年初一開始,展期長達 24 天的燈會尚未結束,但初步估計旅客人數可望達到 50 萬。遊客足跡也從燈會展區向外延伸到故宮南院、東石漁港等知名景點。

住在中和的中年上班族陳則緯,也是 20 萬名訓練師之一。前一天才臨時決定要去燈會的他,在 228 當天早上 11 點就搭高鐵到了嘉義,待到下午 4 點半才走。

他拿出手機,細數當天的戰績。由 26 個英文字母和 2 種符號組成的「未知圖騰」,全台灣一天出現頻率不超過 10 次。但去了一趟嘉義,不僅未知圖騰增加 115 隻,台灣首見的「魔牆人偶」也成功捕獲 36 隻。

▲ 大量稀有的寶可夢,讓眾多玩家湧入燈會抓寶。(Source:嘉義縣政府)

用寶可夢帶動觀光人潮,嘉義燈會不是國際首例。但把 50 萬人拉進嘉義,靠的不只是寶可夢的稀有怪,還有融合社群操作和資訊工具的這幾招,讓對內、對外溝通無縫接軌。

從《Ingress》談起  到讓魔牆人偶降臨台灣

「因為我們很認真規劃《Ingress》跟很早就談了《Ingress》的合作,因為接觸所以開啟了《Pokémon GO》合作的契機。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嘉義縣智慧城市暨青年創業推動辦公室執行長王景弘在 Facebook 寫到。

寶可夢怎麼出現的?身為資深遊戲玩家的王景弘坦言,他一開始想的不是寶可夢,而是同樣隸屬 Niantic 公司旗下的前一款 AR 遊戲、稱為《精靈寶可夢 GO》前身的《Ingress》。

「因為從數位觀光的角度來看,對我來說,《Ingress》比寶可夢更重要,」王景弘說。

2012 年問世的《Ingress》,是個較《精靈寶可夢 GO》難度更高、玩家也小眾的遊戲,和寶可夢一樣,同是 Google 旗下成立的 Niantic Labs 開發而成。玩家分為「啟蒙軍」和「反抗軍」兩大藍綠陣營,必須互相入侵、插旗,占領世界。

《Ingress》和寶可夢一樣,都是建立在現實地圖的虛擬世界。雖然名氣不如寶可夢,但玩家依舊活躍。具有至少 3 年資深玩家歷練的王景弘估計,台灣的《Ingress》活躍玩家至今仍有上萬人。

2 月 24 日,上千名《Ingress》玩家從全台各地、甚至遠從日本東京來到嘉義,參與任務日(Mission Day)。只要從預設的 13 條路線、78 個景點中,任選 2 條完成,就能獲得禮物。包括一級古蹟王德祿墓、保安宮等,都在景點規劃之中。

王景弘認為,觀光除了人數,更要講求內涵。除了旅客一次性地湧入,更要長久綿延,讓遊客能真正認識嘉義的深度。因此,2017 年 2 月,就有了讓遊客透過遊戲打卡的想法。

一開始,王景弘就鎖定《Ingress》的年度活動「變異日」(Anomaly Day),希望能和以往活動規模一樣,號召 3,000、4,000 名玩家到嘉義,在指定時間內搶奪目標。

直到 2017 年 11 月後,嘉義縣政府和 Niantic 的合作項目,才出現了玩家人數遠多於《Ingress》的《精靈寶可夢 GO》。

嘉義縣政府團隊到底怎樣說服這家 Google 子公司大力相挺?王景弘因為簽有保密協定,不方便多說。面對《天下》記者的詢問,截至截稿時間前,Niantic 尚未回應。

▲ 王景弘是資深《Ingress》玩家,他說因為很早就談了《Ingress》的合作,才在接觸中得到寶可夢與燈會的合作契機。

2017 年一整年,31 歲的王景弘身上掛的專案至少 12 個。一身 T 恤、休閒褲搭配招牌涼鞋的他,既是嘉義縣政府智慧城市暨青年創業推動辦公室執行長,同時也是台灣大車隊的技術顧問、新北市青年委員、台北市政顧問等。

元智大學資管系肄業的他,打過幾場漂亮的仗。4 年前,柯文哲競選團隊打出的官方網站、線上募款等大小專案,多半出自王景弘之手。除了八仙塵爆後的傷者查詢系統、台北市預算視覺化等專案,嘉義東石出生的他,返鄉工作前也進過政委蔡玉玲辦公室當研究員。

對他而言,從中央到地方、從政府到民間,跨界從來不是難事。經營社群,也是多年來累積的熟練。過去,他是台大批踢踢實業坊(PTT)以 JavaScript 學習為主的 Ajax 和軟體業工作為主的 Soft_Job 板板主。

展期最長、範圍最廣、志工最多的一場燈會

現在,他的社群範圍更廣,不只對外經營寶可夢玩家關係,還要兼顧來燈會志願服務的上千名志工。

這次的嘉義燈會,除了展期最長之外,從嘉義縣政府前串聯太子大道到故宮南院,占地 50 公頃的活動區域,也是刷新燈會紀錄。

從報名、交通到膳食、打卡,破紀錄的 3,900 名志工規模,如何有效管理也是一門學問。

▲ 嘉義燈會全景。(Source:嘉義縣政府)

線上教學管理系統  省下 3,900 名志工的溝通成本

王景弘舉報名為例,一開始就請報名的志工網路報名,再綁定 LINE。單靠畫面指引,讓使用者掃 QR Code 加入,就有六成綁定成功。

2017 年 9 月開始,志工就分組培訓近 2 個月時間,每個人都要經過約 8 小時的基礎和特殊訓練,才能正式加入志工行列。加入後,不僅可以自行上網登錄排班,還有簡訊搭配 LINE 訊息,提醒隔天值班時間,讓嘉義縣政府省下許多溝通成本。

王景弘坦言,這套志工管理系統,包含設備在內,成本大約只有 12 萬左右。相較於他同樣有參與協助的世大運期間,不僅成本不到百萬規模,也從當時的經驗中吸取教訓。

回溯過去一年的燈會籌備期,負責跨部門溝通協調的吳芳銘坦言,政府要接受新東西,就需要協商。不只寶可夢,還有利用悠遊卡來出勤打卡、管控膳食,這些資訊傳遞、管理,都需要串聯各局處的系統。

「人對改變總是比較難適應,所以需要溝通,培養感情才好做事,」吳芳銘說。

寶可夢和燈會的結合,是數位觀光的起點。能不能延續這次的人潮和熱度,改變嘉義的觀光生態與環境,就看燈會結束後的下一場實驗。

(本文由 天下雜誌 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