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社交媒體

為何新手媽媽愛 po 小孩照片?研究指是過度焦慮

作者 |發布日期 2019 年 05 月 13 日 14:45 |
分類 科技趣聞

到了三十幾歲這個年紀,會發現 Facebook 上的照片全都是朋友的孩子,朋友自己和另一半幾乎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很多人會想新手父母貼孩子照片單純只是分享新生活而已,跟一般人分享生活動態的動機差不多,但其實不然,研究指出,貼文者多半是新手媽媽,她們照顧新生兒已經夠忙了,還會利用寶貴時間「過度貼文」,背後其實是一種焦慮的展現。 繼續閱讀..

習慣遊走虛擬世界,年輕人愛戴口罩是一種心理防禦

作者 |發布日期 2019 年 04 月 25 日 16:04 |
分類 科技生活

即使不是流感季節,也沒有空氣污染,你可能會發現在城市街頭戴口罩的人愈來愈多,在辦公室裡也一樣。近年的口罩文化其實是從亞洲開始,特別是日本,很多外國人對日本的口罩文化感到好奇,其實口罩反映的防禦意味很多,對年輕人而言,更多是反抗城市化,以及網路世代下的身分標記變化。 繼續閱讀..

負面情緒太可怕,透過社交媒體如散播病毒

作者 |發布日期 2019 年 03 月 06 日 17:39 |
分類 社群 , 科技教育 , 職場

心理學家早就發現,即使在無意識下,一個人的情緒狀態也可以感染傳遞給他人,導致人們在沒有意識的情況下體驗相同的情緒。如同耶魯大學社會學家 Nicholas Christakis 表示,如果有人向你微笑,你會對他們微笑,這是一種非常短暫的人際間情緒感染。甚至情緒也可以透過社交網路傳播,散播方式幾乎像流感或感冒。 繼續閱讀..

禁止青少年使用手機,研究指不需要矯枉過正

作者 |發布日期 2018 年 09 月 14 日 9:00 |
分類 手機 , 科技教育

社交媒體成為展示舞台,每個人都把最好一面展現在眾人面前,這種個人化公關讓這個社會產生更普遍性的比較心理,若心理建設不夠健全,很容易就會被影響。專家已經將社交媒體視為導致青少年憂鬱症上升的禍因之一,但一項針對美國 100 萬名青少年所做的研究顯示,社交媒體本身並無罪,問題在於過度使用。 繼續閱讀..

隨時分享完美時刻,HP Sprocket Plus 口袋相印機全新上市

作者 |發布日期 2018 年 08 月 29 日 17:58 |
分類 app , VR/AR , 周邊

惠普(HP Inc.)推出全新 HP Sprocket Plus,是目前市面最薄的口袋相印機(註)。超薄機身卻能印出比 Sprocket 增加 30% 的相片(5.8×8.6cm),搭配 HP Sprocket 應用程式及 AR 技術,即可個性化手機內或社群平台相片並印製,讓使用者展現個人創意,真正將美好回憶重現。 繼續閱讀..

腦容量有限,最親密朋友最多 5 人

作者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16 日 17:34 |
分類 生物科技

早在 1990 年代,英國人類學家 Robin Dunbar 就注意到靈長類動物大腦與牠們形成的社會群體之間的顯著相關性,這種相關性很簡單,即大腦越大,社會群體就越大,這解釋似乎是合理的,因為有更大腦力的動物記憶更好,因此可與更多同齡動物產生有意義的交往。由此推論,人類社會的社交群體不會超過 150 人。 繼續閱讀..

「等等啦!先讓我自拍一下」沉迷於危險中拍照的重度社交媒體使用者

作者 |發布日期 2017 年 10 月 03 日 8:00 |
分類 社群 , 網路 , 網路趣聞

現在似乎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社交媒體重度使用者們用近乎瘋狂的自拍(或拍攝),呈現出他們認為的完美,即便眼前有可怕的颶風、龍捲風襲來也一樣。數以百計的美國人最近從艾瑪(Irma)與哈維(Harvey)颶風風暴中逃離,卻看到有許多人冒著生命危險觀浪與拍攝。 繼續閱讀..

如何解決困難問題?Facebook 發布「Hard Questions」徵求眾人意見

作者 |發布日期 2017 年 06 月 20 日 18:00 |
分類 Facebook , 數位內容 , 社群

身為全世界最大的社交平台,如何去審核內容、尊重多元文化、接納不同意見並且在安全與自由間取得平衡一直是困擾 Facebook 的問題,因此為了找出更好的解決方案,Facebook 發布了一張困難問題清單(Hard Questions),對於這些問題有任何建議或回饋的人可以寄信至 hardquestions@fb.com

繼續閱讀..

來參加聖戰重拾哈里發的光輝吧!ISIS 如何宣傳極端組織(國家)

作者 |發布日期 2014 年 09 月 02 日 17:46 |
分類 網路

ISIS 以席捲之勢,讓敘利亞和伊拉克的政府軍聞風喪膽,紛紛棄守崗位,佔領大片領土,甚至大城摩蘇爾。釋出的影片,採用殘酷的方式對待俘虜,以及控制區的其他教派人民,顯示其殘暴及用嚴厲的伊斯蘭法行事作風。他們靠著各種手段賺取資金,成為全球最有錢的極端組織。除了威嚇敵人以外,用多樣而且有效的方式宣揚信念和能耐。值得一提的是他們具有很明確的社交媒體策略,用好幾種語言傳遞訊息。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