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高通,蔡明介 500 天突圍兵法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9 年 01 月 01 日 8:00 | 分類 晶片 , 處理器 , 財經 follow us in feedly


回顧 2018 年,台灣最重要 IC 設計公司──聯發科的挑戰,就像冷颼颼的北風,一陣接著一陣,從沒斷過。

聯發科最重要的營收來源,是銷售手機晶片,調研機構 IDC 2018 年 12 月分析,2018 年全球手機市場出貨量達 14 億 7,000 萬支,預計比 2017 年下滑 3%,中國 2017 年還要嚴重。IDC 也預期,中國手機市場 2018 年第四季將下滑 3%,衰退持續到 2019 年第一季。

客戶數也變少了,過去聯發科的重要客戶,如魅族、金立,已被市場邊緣化,蘋果和三星自製晶片,聯發科在手機領域最重要的客戶,剩下「華為、小米、OPPO、vivo」4 家。

除了面臨市場需求下滑,聯發科最大的競爭對手──美商高通公司,2018 年也卯足全力,爭奪晶片市場。廣發證券海外電子產業首席分析師蒲得宇觀察,「高通的晶片部門,主要靠高階 8 系列獲利,在中國並不賺錢,做中國的生意,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壓制對手。」

聯發科驚喜不足  急尋新亮點

「聯發科現在最大的挑戰,就是沒有驚喜」,一位長期觀察聯發科的業界人士指出,手機成長停滯之後,所有人都在找下一個亮點,IC 設計的生意高度依賴在地市場,但聯發科看到的機會,別人也看到了,「關鍵在於怎麼與在地對手競爭」。

尤其,美中貿易戰讓市場更混亂,美國制裁中興通訊,又對華為出手,這兩家公司偏偏都是聯發科的客戶,夾在美中兩強之間,聯發科的風險可說是有增無減。

攤開聯發科過去 10 年的營業利益率數字,就知道事情有多嚴重,營業利益是營收減掉銷貨成本和營業費用的數字,是反映一家公司本業獲利能力的指標。2017 年全年,聯發科營業利益率創下 10 年來新低,恐怕也是上市以來最低點,困境至今未能完全解除,聯發科的股價當然也硬不起來,2018 年一度跌到 202 元,一舉跌破聯發科股價 10 年線。

2017 年營業利益率  創 10 年來新低

事實上,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已經看到危機,自 2017 年開始,就已祕密布局改造聯發科。2017 年,他換掉共同營運長朱尚祖,找來中華電信前董事長蔡力行,大幅調整聯發科體質,當時蔡力行表示,IC 設計公司從設計到產品上市,約需一年半到兩年時間,他當時表示,2018 年下半年,將是聯發科可以初步見到改革成效的時候。

過去這 500 天,蔡明介如鴨子划水,低調地在聯發科內部推動改革。

2017 年第二季,聯發科合併營業利益,比去年同期大減 66%,合併營業利益率只剩 4%。主要原因是,聯發科原本發表 X 系列晶片,進攻高階市場,卻未被市場認同,反而市占率大幅流失。

一位分析師觀察,「連線技術和繪圖晶片能力,過去是聯發科較弱的一環」,過去,當手機上玩華麗的電玩遊戲成為主流,或是客戶抱怨連線品質有問題時,聯發科的手機晶片銷售就會出現壓力。

以 2015 年聯發科發表的 X20 晶片為例,這顆晶片採用 LTE CAT-6 技術,同年高通推出的 625 晶片,已做到 LTE CAT 7 規格,手機上網時,資料上傳速度比聯發科快 1 倍,同一年,中國最大電信公司中國移動宣布 2,000 人民幣以上入庫手機,都要具備高速上網能力,讓聯發科在中國市場受重挫。

聯發科 2016 年決定停止 X 系列晶片生產,調集所有資源,改為全力發展 P 系列晶片。在資源有限的考量下,聯發科也暫緩手機晶片採用 7 奈米技術的計畫,因為聯發科盤算,7 奈米製程昂貴,貿然投入只是增加公司的成本負擔,讓划算的 12 奈米技術發揮更大價值,才是精打細算的做法。

改造 1:主力產品汰弱留強

蔡明介的應變方法,是即使獲利有壓力,也要咬牙加大投資,因此,攤開 2017 年年報,當年聯發科本業只賺 98 億元,但投資在研發的金額高達 571 億元!不過對手高通砸更多,2017 年,高通投入研發的資金高達 55 億美元(約新台幣 1,700 億元)。

聯發科快速修補連線能力的弱點,最新的 P90 晶片連網速度已大幅提升,下一代產品將進一步挑戰下載速度每秒 1G 的關卡,在繪圖能力,也改和 Imagination 合作開發新的繪圖引擎,繪圖能力是過去 3 倍,企圖強化手機晶片表現。

但是,整體手機市場持續不振,這麼做只能算滅火,怎麼創造新成長動能才是更重要的事;但挑戰在於,目前沒有足以取代手機的新產品,聯發科只能從幾個高成長的小事業創造成長動能。

過去 500 天,聯發科高階主管每週檢討各事業部門的績效,把沒有貢獻或沒有前景的結束,像功能型手機雖然還有市場,卻停止投入資源,改研發低價智慧型手機;有成長性的新產品線,不斷加人、開專案,聯發科在 ASIC(特殊應用晶片)市場頗有斬獲,就把原本部分做電視晶片的團隊轉移做 ASIC 業務。

投資銀行 Maybank 對聯發科的評論是,「2018 年是聯發科史上營收最分散的時刻」,手機景氣好時,手機晶片占聯發科營收比率長年高於 50%,但 2017 年,手機晶片只占公司 40% 營收,2018 年再下修到 33% 左右。2018 年聯發科的營收有如「三足鼎立」,成熟型產品、成長型產品和手機晶片,各占公司三分之一營收,有助分散風險。

早在 2016 年時,蔡明介便喊出 2,000 億元投資 AI、5G 等新事業,此時看到功效,聯發科在智慧音箱、ASIC 等新市場大幅成長,亞馬遜、Google 和阿里巴巴等都是聯發科在語音和人工智慧平台的大客戶。

▲ 高通全力搶進中國手機晶片市場,印度則是雙方決戰的下一個熱點。

改造 2:開拓新商業模式

只不過,這種生意並不好做,聯發科曾在共享單車等物聯網生意賺到錢,可是共享單車有如蛋塔風潮,無法長期維持成長;2018 年,聯發科便改為推出人工智慧平台 NeuroPilot,利用建立生態系的方式,預先把人工智慧的基礎工作做好,吸引新創公司加入聯發科平台。

同時,聯發科也開發 ASIC 的新商業模式。蔡明介在 2018 年的半導體協會大會提到,「未來可能各行各業都會有自己的晶片」,聯發科正在建構相關的獲利模式。

聯發科副總經理游人傑曾公開表示,聯發科過去的生意,「是讓很多家公司共用同一顆晶片,」現在,當客戶追求差異化的時候,每家公司都想有自己的晶片,聯發科就翻轉自己,提供幫每一家公司開發晶片的服務,把每家公司自己獨特的演算法,結合聯發科的大量 IP,提供全新的「IC 代工服務」。如果 AI 滲透各行各業,自製晶片的需求可能會大幅提升。

改造 3:組織薪酬調整

聯發科取消 X 系列晶片生產計畫後,聯發科內部一度人心浮動,因為聯發科經過多次購併,員工人數站上 1 萬 7,000 人新高點,獲利能力卻一再探底,員工抱怨收入縮水,績效獎金變「激怒獎金」。2018 年,聯發科員工設立的討論群組 App「SOC」就透露,2018 年不只比特大陸挖走了聯發科多位 AI 部門員工,就連 Google 也多次透過 Linkedin 企圖挖角好手。

聯發科應對方法是改變人力結構,財務長顧大為解釋,「Rick(指蔡力行)在法說會也說,2018 年我們的成就之一,是在總費用(聯發科的費用主要來自薪水)、總人數沒有增加的情況之下,做了很大的重分配,把這些人才擺到更多不同的領域。」

一位聯發科資深員工說:「2017 年內部組織有一次大改動,分成 AI、Modem(指手機)和 Mature(成熟產品)3 塊。」《財訊》採訪發現,過去一年半,聯發科員工傳出,2016 年有數百名資深員工,轉到子公司上班。「像絡達就去了 200 人,擎發也有不少聯發科的人過去,」這位資深員工觀察,「讓你離開這條大船,自己再去拚一拚。」過去一年半,聯發科密集進行人力重組。

聯發科還對薪酬制度調整,2018 年開始,聯發科把主管的職務加給併入本薪,在聯發科新舊員工之間引發激烈討論,年輕員工抱怨新制並不公平。對此,顧大為表示,現在聯發科計算員工分紅總額的方式是,公司前一年獲利乘上 20%,就是公司要分給員工的總數,他表示,調整獎酬制度,最主要是和國際接軌,讓制度愈來愈透明。

經歷過 2017 年的谷底後,從獲利率看,2018 年的聯發科體質已有改善,「2018 年我們做得不錯,」顧大為說;從結果看,雖然中國手機市場 2018 年出現衰退,但聯發科的營業利益率連續 3 季上升,第三季上升至 9%。

外界質疑,這是對內省費用省出來的。但顧大為強調,這是產品競爭力提升的結果,「我們在華米 OV 4 大客戶的市占率,2018 年有顯著提升,」他還表示,2017 年聯發科的員工人數仍有「微幅增加」。

或許是因為體質好轉了,蔡明介也似乎對蔡力行更加放手,一位蔡明介友人觀察,前一陣子找蔡明介談投資,蔡明介都要他去找蔡力行,「對外的事情,他不太管了」,另一位半導體業者觀察,過去台積電請客戶吃飯,蔡明介都是一個人參加,「今年卻帶了蔡力行一起去」,顯見對蔡力行的重視。

就連 2018 年在彭博社聯發科分析師績效排名中名列第一、原本看空聯發科的投資銀行 Maybank,2018 年 11 月也發布報告,聯發科「股價已接近底部」,將評等由「減碼」調整為「持有」,認為聯發科的產品組合及資金狀況,足以抵擋接下來的逆風。

現在,蔡明介一有機會,就大談 AI,似乎看好後手機時代無所不在的 AI 需求,會是下一個晶片產品的大機會。加上 5G 串起的新基礎架構,全球科技產業會有一番新局面。聯發科短期靠業外收入支撐每股盈餘,長期則加大投資產品和布局,嘗試新商業模式,多線突圍。

▲ 蔡明介(中)身邊的「4 核心」,聯發科副董事長謝清江(左起)、聯發科執行長蔡力行、聯發科董事梁公偉、聯發科總經理陳冠洲。

體質漸好轉  但前方挑戰仍多

只不過,展望 2019 年,恐怕還會是聯發科苦戰的一年,Maybank 報告也直指,聯發科在 5G 發展前 2 年,仍扮演後進者的角色。

另一個問題是,聯發科成長型產品雖然有雙位數成長,但只占公司營收三分之一,「其他兩塊營收不是持平就是下滑,」報告中指出;就算聯發科的產品組合經過改造,已比過去更加平衡,在中國手機市場和競爭對手勢均力敵,毛利率持穩,短期也看不到危機;但是 2019 年在全球經濟成長放緩的競爭壓力,勢必將比 2018 年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競爭對手高通的晶片部門,2018 年前 3 季獲利率同樣走升,但第四季卻交出獲利率下滑 4% 的成績單,似乎也已經暗示,聯發科在看到曙光之前,需再經歷一次嚴冬的挑戰,蔡明介想要真正走出突圍之路,恐怕還得通過更多考驗。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科技新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