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爾併購 SiFive 是一石多鳥的高招,還是浪費巨資的敗筆?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6 月 17 日 8:00 | 分類 科技史 , 處理器 , 零組件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之前筆者就講過,新任英特爾執行長 Pat Gelsinger 並不是 x86 義和團的團員。看到 Nvidia 併購 Arm,英特爾(Intel)似乎也想如法炮製,透過付 20 億美元代價,嘗試踏入 RISC-V 的世界,為 Arm 養出更大的對手,也替自己的晶圓代工業務和客製化產品服務找一條生路。

成立於2015年的SiFive,是以 RISC-V指令集架構為主的無晶圓廠(Fabless)半導體新創公司,並致力推動RISC-V,主要經營項目是處理器核心IP授權。

願意閱讀本篇文章的讀者,也或多或少耳聞「晶片世界的Linux」RISC-V幾個重要特色,像完全開源、高度模組化、號稱可自定義最多1,200個客製化指令、預留128位元記憶體定址等等,也應該知道Arm批評RISC-V的彈性將帶來指令集版本碎片化之類的指控。

對資訊科班背景的讀者,最不該忘記的,更是RISC-V的創造者是大名鼎鼎的David Patterson(見下圖),身為RISC一詞發明者的他,和MIPS生父John Hennessy合著的兩本書《白算盤》、《計量方法》是電腦組織結構最偉大的鉅著。David Patterson這位拿過電腦工業最高榮譽「圖靈獎」(ACM A.M. Turing Award)的偉大計算機結構大師,2016年加入Google,也讓眾人腦中產生無盡遐想,畢竟已有人工智慧雲端TPU前例(還發展到第四代),天知道Google是不是又在「偷偷摸摸」開發自用高效能資料中心汎用處理器,這也是英特爾和AMD(外加 IBM)最不想看到的結果。

(Source:Peg Skorpinski,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諷刺的是,今年3月,擁有MIPS智慧財產權的Wave Computing宣佈放棄MIPS指令集,轉向RISC-V。對經歷SGI繪圖工作站與Irix作業系統全盛時期的老一輩IT人,或一路讀他們著作成長的資訊科班人士,看到昔日高高在上的RISC諸神,繼 PA-RISC、Alpha、IA-64 後(加上岌岌可危的 SPARC)又將再消失一個,想必內心多少會有不勝唏噓之感。

最近幾年來,大概因「中國自主可控晶片研發的希望所寄」,加上諸多媒體「掀起開源架構新風潮,撼動處理器雙雄獨占局勢,打破CPU巨頭的壟斷」之類「當兵晚點名呼口號」式標題的推波助瀾,加上Nvidia併購Arm將危及中立性,以及Arm將自身高昂營運成本和研發開銷,轉嫁到節節高升的授權費用,RISC-V一直都是處理器業界的熱議焦點。

姑且不論SiFive是否有中資背景,會不會只是拿幾個效能不好的IP當門面,公司真正的營運重點其實不是推廣RISC-V等,除了製造Arm的大麻煩(特別物聯網終端裝置領域),英特爾併購SiFive到底能得到什麼好處?

筆者提出三點,這三者之間是環環相扣。

首先,有件事值得提醒各位,英特爾本質上是對嵌入式系統和物聯網(IoT)頗有「怨念」的公司,至今仍堅持以這領域起家,而不是IBM個人電腦、x86的始祖8086(iAPX 86)處理器,如同4004和8008,就是為嵌入式系統而生(The original 8086 started out as an embedded processor),英特爾內部也有專用簡報,刻意強調這段容易被人忽略的歷史。

從Applied Computing Platform(ACP)、Embedded IA、今天的IOTG,以及從Skylake世代將供貨期從7年延長到15年的舉動,處處洋溢英特爾對「發跡地」的執著。近年來AMD也逐漸重視這塊市場,推出一系列特化版產品(Embedded Ryzen,Embedded EPYC),並追加十年供貨期。

就從這個角度來看,英特爾當然不會放過看似將在物聯網的世界蓬勃發展的RISC-V,就算x86真被「典範轉移」,也要「左手換右手」,肥水不落外人田。

其次,筆者其他文章提及一個觀點:英特爾IDM 2.0與晶圓代工策略,背後目的希望改變長期「關起門來自己玩」的製程技術方向和「手工電路最佳化」產品研發文化,徹底與業界接軌,一方面降低營運成本,另一方面也增加未來策略彈性。併購SiFive這種賣IP的公司,對促進這件事絕對很有幫助,避免當年找台積電合作賣Atom IP,卻遲遲乏人問津的慘劇。

Sun推動Throughput Computing時,最重要的一步棋「收購Afara Websystems」,據筆者親耳聽聞公司高層的評論:「這間公司說穿了也沒有真正重要的專利和技術,而是強迫 Sun 整間公司下定決心,走出另一條未知的道路。」現在把這段話套到英特爾,真是再適合不過了。英特爾並不是非得吃下SiFive才能做RISC-V處理器(反正指令集完全開源),但做了這件事,會讓外界對英特爾比較有信心。

最後也很可能是最重要的,得到RISC-V不僅增強英特爾爭取晶圓代工訂單的籌碼(尤其面對台積電毫無優勢,但物聯網設備卻也不需要最先進的製程),更醞釀爭取雲端巨頭客製化處理器的本錢。還記得筆者前面提到David Patterson在Google這件事嗎?假若越來越多雲端業者想為自身量身訂做資料中心處理器,但又不想付授權金給Arm,然後覺得自己開發晶片有點像「為了喝牛奶開一座牧場」,那英特爾的機會就來了。

既然英特爾要面對雲端服務業者越來越不願意花大錢買單的現實(這完全反應在今年第一季那份資料中心利潤不如個人電腦的慘烈財報),那麼改弦易轍、主動改變市場的遊戲規則,充分發揮英特爾巨大研發資源的優勢,並不是不合理的策略,反而Nvidia和AMD還沒本錢這樣玩。

行文至此,對過去幾年癡迷「人工智慧概念新創」而耗費大把鈔票卻幾乎毫無成果的英特爾來說,這種改變商業模式的賭注,20億美元賭本好像也不算太高,即使失敗也不會動搖國本。不過英特爾內部能否對此建立共識,才是高掛筆者頭上的最大問號。

(首圖來源:Flickr/Gareth Halfacree CC BY 2.0)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