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片商大老都忘記週期這回事了嗎?

作者 | 發布日期 2021 年 09 月 25 日 11:30 | 分類 晶圓 , 晶片 Telegram share ! follow us in feedly


晶片是週期性行業,但從業者似乎打算「忘掉」這常識。

週期有兩個意思,一是晶片供需起伏有明顯週期,導致價格呈現明顯週期變化;二是晶片生產從建廠到流片需長時間。這些都是晶片業的「祖傳經驗」,但晶片荒讓許多從業者開始做「違背祖訓」的事。

中國券商報告和投資人一直強調「摩爾定律放緩,國產取代熱潮勢頭正勁,全球缺晶片潮遠未結束,晶片投資仍大有可為」論點;從掌握先進製程能力的台積電、三星、英特爾,到成熟製程的格羅方得、聯電、中芯國際都在擴建擴產。

要是忘記週期這件事,直接看數據,似乎也支持這些判斷。WSTS世界半導體貿易統計協會表示全球半導體市場銷售額今年有25.1%顯著增長,增至5,508.76億美元;2022年增長10.1%達6,064.82億美元。今年亞太地區半導體市場銷售額預計增長更達27.2%。

然而摩根士丹利的半導體週期預估,以DRAM價格為例,市場通常會經歷4~8季下行,然後再經歷4~9個上行,DRAM價格隨時間呈現明顯週期性。近日摩根士丹利還表示:「晶片短缺後大量需求開始回調,供應正趕上需求,價格趨勢可能從明年扭轉向下,尤其DRAM。」

但這觀點很快淹沒在「一片大漲」熱潮下。同時短期利益似乎也讓晶片業一窩蜂做出投資回報明顯錯置的舉動。太平洋兩端廠商爭相投入,擴產再擴產。

但不管開始投資晶片企業還是晶圓廠擴產,都依然需一段時間才能看到成果。假如投資IC設計公司,從產品定義、設計、流片、生產,基本需一年半到兩年,如果不能一次流片成功,時間還會拉更長。

建設新晶圓廠更是費時費力的工程,能兩年蓋完成熟製程工廠、生產線調整及專業人員到位就算神速,先進製程需更久時間,意味即便今年初開始建廠擴產,至少也要2023年產線才能真正上線生產,可到了那時,晶片還缺嗎?

以目前最缺的車用MCU(Micro controller Unit,微控制單元)為例,MCU價格相較2019年翻了10倍多,英飛淩、恩智浦、意法半導體等MCU生產大廠的交貨週期也從8~10週延長至10~38週。

晶圓代工廠龍頭台積電幾乎代工全球約70% MCU晶片,自然能看清MCU市場的風吹草動,台積電表示MCU非常缺的趨勢正在緩解,CEO魏哲家今年Q2財報電話會議稱,台積電今年上半年同期相比提升30% MCU產量,預計全年同期相比提升60%。Q1法說會魏哲家表示,客戶正遭遇橫跨業界的產能短缺問題,主要由長期需求增長和短期供應鏈失衡共同引發。但談論車用晶片供給時他表示,預估缺晶片將在下一季大大改善,此次晶片荒可能只會到2022年。

很明顯,據台積電說法,當2023、2024年台積電在南京、美國亞利桑那等全球各地晶圓廠蓋好投產時,不僅車用MCU,此次全球晶片荒很可能都過去了。

也有越來越多投資者和觀察者覺察到晶片荒風向正在變化。日經新聞報導,全球九家領先晶片製造商總庫存已刷新歷史紀錄。台積電、英特爾、三星電子、美光科技、SK 海力士、WD、德州儀器、英飛凌科技和意法半導體6月底總庫存達647億美元。

但不斷增長的庫存很難準確反映市場對晶片的實際需求──下游汽車製造商晶片庫存計畫產生變化,從過去零庫存、一個月庫存變成部分製造商一年庫存保底。

還是DRAM晶片領域,供需已悄悄接近平衡。市場已看到,部分熱門記憶體型號價格自7月開始就不變,甚至有研究員表示:「記憶體晶片供應可能會在2022年上半年超過需求,導致價格下跌。」記憶體晶片生產大廠三星、美光股價也在同時期下跌。

種種細微變化似乎證實摩根士丹「晶片短缺後大量需求開始回調」推論,此番情形下卻依然怪事迭出。除了擴產,台積電8月25日傳出全面漲價更令業界詫異。媒體報導,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通知所有客戶,晶圓代工費用將在第四季全面上漲,12奈米以下先進製程漲價10%,12奈米以上成熟製程漲幅達20%。

台積電既然表示晶片需求部分緩解,為何轉過頭就漲價? 既然認為市場的晶片需求有回升跡象,不漲價穩住客戶似乎才是較好選擇,且擴產有漲價的不只台積電,幾乎所有晶圓代工廠都這麼做。

背後顯然不只「盲目樂觀」這麼簡單。

三星最近投資者財報電話會議或許能看出端倪。三星投資者關係高級副總裁Ben Suh表示,三星代工業務將擴大平澤S5工廠產能和調整定價以讓投資週期加速增長。

關鍵就在「未來投資週期」。

這意味晶圓代工廠輪番漲價不只台積電「為了讓毛利率保持50%以上」──當晶片供需平衡時間點來到而擴產能未完成,如何在萎靡的市場保證充足現金流支撐企業渡過下行期?

全球晶片荒還未完全結束時齊漲價自然是不錯辦法。豐年多存糧,客戶來買單。

也就是說,這些看似「忘掉」週期的背後,並不是認為有逆轉週期的能力,反而是晶片廠試圖利用週期的野心,以及和晶片業資本的共謀。

市場眼看變差的時候逆週期投資,自身有巨大生產能力、資金能力的前提下繼續建廠加價格戰,讓不具競爭力的對手退出市場,這些操作並不新鮮。1990年代,三星就憑這手使日本及歐美DRAM廠商節節敗退,直接退出競爭。

抓住週期尾巴的一切機會收割,為之後戰爭補充彈藥,這類故事看起來又上演了。不過對資金鏈龐大又微妙的晶片廠來說,與週期博弈,永遠是危險的遊戲,玩不好就會重傷自己。

(本文由 品玩 授權轉載;首圖來源: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