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夾帶闖關,開啟大加班時代

作者 | 發布日期 2018 年 01 月 12 日 17:23 | 分類 人力資源 , 職場 follow us in feedly

1 月 10 日勞動基準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在執政黨的多數優勢下,不顧各方洶湧的反對聲浪強力通過了。但這次的修法除了原先惡名昭彰的「四彈性」之外,還偷渡了一項新的修法內容,引發另一波巨大的怒潮,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更將其喻為「魔王級條款」。




1 月 8 日黨團協商時,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提出了加班補休的條文,讓勞工加班之後可以選擇領取加班費或是補休,補休的時數也以加班費的費率計算。也就是說,加班前 2 個小時可以換 1.33 倍的加班費或補休時間,2 個小時之後可以換 1.66 倍的加班費或補休時間。但這個版本並未通過而是被民進黨立委參考之後,提出了民進黨版本的勞基法第 32 條之 1。民進黨的這個版本才是傳說中的大魔王,而且就夾帶在勞基法修正案中表決通過。

▲ 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三大修法重點。(Source:蔣萬安

三大修法重點,加班惡夢降臨

這次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引發喧然大波的原因,在於三大修法重點。首先,民進黨版本的第 32 條之 1 將補休時數按加班費費率計算,修改為以工作時數計算。也就是加班時數比補休時數從原先的 1:1.33 和 1:1.66,改為只剩下 1:1。原先的版本讓勞工加班之後可以獲得更多的補休時數,但民進黨版本讓資方要求勞方加班的成本降低。以資方角度來看,同樣是加班所付出的成本,一邊是同時數的補休,另一邊則是 1.33 倍和 1.66 倍的加班費,要怎麼選擇看起來很明顯。如此一來,這也讓「四不變」當中唯一不屬於「原則」不變的加班費率不變破功了,因為第 32 條之 1 讓資方可以選擇用補休來迴避加班費率。

讓加班費可以被換成比例較低的補休也就算了,第二項修法重點更對勞工不利。第 32 條之 1 規定這些補休的時數,期限將由勞雇雙方協商。由勞雇雙方協商並沒有規定協商的範圍,意思就是可以是三五年,或是三五十年,又或是三五百年,甚至是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地球末日、宇宙毀滅,都可以,反正只要協商好就可以。現在這個年頭借錢要利息,沒想到借工作時間就不用利息了,而且還是協商期限內零利率,簡直是資方一大福音,根本要感恩政府!讚嘆政府!

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最後一項修法重點在於將原先版本中加班換補休時數,修改為加班或是「休息日工作」換補休時數。這項修法將讓一例一休淪為裝飾品,因為資方完全可以在旺季把休息日全部拿來加班,淡季或是遙遠的協商期限中才讓勞工補休,堪稱是變形工時的進化版。如此一來,資方能夠輕鬆調整工時,要求勞工休息日加班也無負擔,只要在不知是何年何月的時候再給補休就好了,還不用給較高的加班費率。只能再請慣老闆們再喊一次,感恩政府!讚嘆政府!

▲ 勞動部在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中全面撤守,讓勞工自行和資方協商。(Source:勞動部

加班費用何處尋?立法院裡陰森森

英明神武的中華民國政府才不會讓勞工得到這種待遇,勞動部更是針對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的修法做出說明。勞動部表示勞工加班,雇主有義務給付加班費,補休之選擇權在勞工。此外,勞雇雙方可以約定補休期限,但不得無限遞延,若未完成補休應發給加班費。勞動部的說法和把「四彈性」的把關機制交給工會和勞資會議是一樣的,意思就是勞工有辦法自己決定要不要補休,勞工可以和資方去協商出期限。那如果勞資權力不平衡呢?那如果勞工被資方刁難呢?那如果資方威脅要開除勞工呢?那如果資方惡意調整勞工的排班呢?這些問題勞動部長在 11 月就回答過了,「希望企業老闆能自主遵守規定」,語畢,哄堂大笑。

整個勞基法第 32 條之 1 修法最讓人感到荒謬的關鍵,在於這和決定要啟動修法的原因完全背道而馳。2017 年 12 月 5 日行政院院長賴清德表示,有很多勞工需要更大的加班彈性,讓他們可以增加收入和養家活口。但加入了勞基法第 32 條之 1,卻讓資方可以將加班費轉換成補休,而且只需在遙遙無期的協商期限內支付。所以,那個,說好的加班費呢?說好的要讓他們增加收入和養家活口呢?或許當初這些話都只是說詞罷了,就如同 2016 年蔡英文要選總統的時候,也夸夸其談說要降低總工時不是嗎?對了,她也說過「勞工永遠是民進黨心裡最軟的一塊」。

(首圖來源:Flickr/中岑 范姜 CC BY 2.0)

延伸閱讀: